执剑情长- 第六百二十二章:相邀联手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长沙鲁小肃 书名:执剑情长
    “是你!?”

    “唐北鸿!?”

    林彦单枪匹马地杀到叛军包围圈中,其身后还有麾下骑军正在掩杀过来,却发现此处包围圈中之人竟然是一直对自己心怀仇恨的唐北鸿,二人皆是惊呼了一声,不由得面面相觑,脸上皆是布满了愕然之色。

    “杀!!”

    但还不等二人回神过来,身后喊杀之声已至,众人一同翘首望去,只见林彦麾下数千骑军正将一众叛军杀得人仰马翻,不一会儿就杀到了包围圈中,随后将自家将军拱卫了起来,唯恐会有宵小之辈会对林彦趁机下手、暗箭伤人。

    看着麾下骑军杀到,林彦渐渐地惊愕之中缓过神来,待得略一思索之后,这就望向唐北鸿拱手呼道:“唐将军,叛军势大,我军怕是难以取胜,但总不能眼睁睁地看着叛军大军杀到兰州城去,所以还请唐将军上马,这就随林某一同从此处突围,待回去大军军阵之后,再听从元帅定夺!”

    说完,林彦也不理会唐北鸿,这就抓起了马缰调转了马头,月牙戟被其单手拎在身侧,便打算与唐北鸿一众冲杀出这些叛军的重围。

    “哼!我唐北鸿今日就是战死沙场,也绝不会受你这杀父仇人的恩情!”

    可还不等林彦下达突围的命令,便听着一旁传来冰冷话声,直让林彦闻言一怔,再一转头看去,只见唐北鸿仍是立在原地不动,其目光满是怨恨地瞪向自己,却是丝毫没有想要突围之意,显然是并不打算与自己联手起来杀出重围。

    见此不禁一阵皱眉,林彦不知唐北鸿心中所想,便是不解地问道:“不知唐将军此言是何意?”

    说完,林彦目光瞟向别处,只见麾下骑军此时已是有不少人同着叛军士卒厮杀起来。

    自大战开始之后,林彦带着麾下骑军于叛军军阵之中冲杀,便如那唐北鸿一军一般,可是杀得不少叛军丢盔弃甲,还因此斩获了不少叛军将士的首级。只是在见到叛军势大之后,心知自己若是继续这般在叛军军阵当中冲杀下去的话,定然会被从四面八方赶来的叛军给围住,到时候可是插翅难逃,林彦故此也无心再与叛军继续缠斗,这就要带着麾下骑军杀回自家大军之中。

    但等到林彦想要率领麾下骑军冲杀回去之时,发现已是迟了一步,数不胜数的叛军大军正向着自己所在合围了过来,正是因为楚天扬对唐北鸿与林彦二人下达了杀无赦的军令,一些叛军将领也不去顾及战局胜负,反正在他们看来,今日大战的胜负已是定下,这就带着麾下士卒气势汹汹地杀来,一心要将唐北鸿或林彦斩杀于阵中。

    被叛军大军堵住了去路之后,林彦也知形势不对,但他已是背叛了叛军一次,自然不可能为了活命再投降回去,就算他们如此做了,那楚天扬也不见得会轻易放过了他们。与其如墙头草地这般反复,倒不如拼死突围而出,心中这般打定了主意,林彦也不见犹豫,这就当机立断地带着麾下骑军在叛军大军当中又继续冲杀起来,而那些叛军大军竟是未能拦下林彦一军,反而让林彦率军杀到了附近,远远地就望见了被叛军大军困住的唐北鸿等人…

    在杀入包围圈中之时,那林彦尚且不知被围困在此处之人乃是唐北鸿,他只知是有天秦军马被叛军大军困在此处,为了让自己能够突出重围的希望更大,也是为了卖那员天秦将领一个情面,好让自己能够重新在朝廷大军之中站得住脚,林彦登时就决定要将此处天秦军马救出,双方再合作一处地杀出重围。

    可是在邀请着唐北鸿联手突围之后,林彦却想不到唐北鸿会说出那么一番话来,他满是疑惑不解地望向唐北鸿,便见唐北鸿啐了一口血水,这就冲着自己嘶吼道:“狗贼!你杀我父亲,我唐北鸿与你不共戴天!你竟然还妄想我唐北鸿与你联手突围?简直是痴心妄想!”

    骂咧了一声,唐北鸿抬起左手一把抹去挂在嘴角的血水,右手将手中长枪朝着地上一杵,枪尾没入泥土之中,溅起泥块四散,这又冲着林彦沉声吐道:“世上只有战死的唐北鸿,绝无与你林彦狗贼联手的唐北鸿!!”

    先后说出两番话来,但话中之意皆是一般无二,唐北鸿之意已是昭然若揭,分明就是不可能与林彦联手,哪怕自己今日战死于此,也是在所不惜。

    听得唐北鸿此言,林彦脸色不禁变了数变,万想不到唐北鸿对自己的仇恨竟然会有如此之深,他不惜战死于沙场之上,也不愿意和自己联手起来杀出这叛军军阵,竟是连生死都置之度外!

    而唐北鸿此言一出,林彦尚未来得及答话,便见唐北鸿身边那边亲卫一个个皆是如临大敌一般地看着自己,眼神之中满是仇恨与杀意,仿佛与自己也有着不共戴天之仇一般,好似要将自己碎尸万段…

    “……”

    见此便是眉头深锁、沉默无言,林彦驰骋沙场多年,自然也看得出唐北鸿身边的亲卫不是寻常的士卒,只从他们的站位与气势上看,便能看出他们都是一个个的沙场老兵,而唐北鸿才从军几年?其身边自然不可能会有这样的老兵追随,那么如此看来的话,这些亲卫老兵的来历便只有一个解释,他们曾经都是唐北鸿的父亲唐啸身边的亲卫,只在唐啸身死之后,才会回到唐北鸿的身边,再继续为唐家效力。

    天下都在传言,当年楚天扬起兵造反之时,自己身为唐啸麾下的一员小将,唐啸正是死在了自己的手中。而后自己又投靠了楚天扬,成为了其麾下四军苍龙骑的一员将领,这更是让林彦对此事百口莫辩。此时,面对着唐北鸿与其麾下亲卫老兵的怒目视来,周围还有无数叛军大军围困,正是危险重重之时,林彦也不知此事自己该从何处开始解释,何况就算是解释了,唐北鸿等人又会不会相信自己…

    但不论如何,眼下突围才是当务之急,林彦看向唐北鸿,见到对方瞪向自己射来的仇恨目光,其口中不由得发出一声轻叹,也不去与唐北鸿解释什么,只是语速飞快地说道:“唐将军,不论你信与不信,令尊之死虽然与林某有着干系,却并非是林某所为!而且现在也不是谈起这些的时候,你我还是先联手起来杀出重围,日后林某自会向唐将军解释清楚!”

    此言一出,林彦本以为唐北鸿等人会选择相信自己、与自己暂时联手,却不想唐北鸿在听了自己这一番话之后,竟是发出嗤之以鼻地一笑,冷哼说道:“哼!我爹唐啸就是被你这贼子害死,你还有什么好解释的?难道我爹当年的亲卫还会骗我不成?”

    话音落下,便见唐北鸿身边一名亲卫老兵上前一步,指着远处林彦就破口大骂道:“老将军就是被你给害死的!”

    这名亲卫老兵说完,其余的亲卫老兵皆是群情激奋,纷纷冲着林彦骂道:“当年逆贼楚天扬造反之时,老将军率领我们前去平反,谁料你这贼子贪图荣华富贵,竟然将老将军害死!”

    “亏老将军那时候还对你器重有加,你这白眼狼竟然忘恩负义地害死老将军,就算你现在归顺了朝廷又如何?但总有一日,我们一定能为老将军报仇!”

    “对!老将军在天之灵,也一定会保佑我们,为他报仇雪恨!”

    ……

    骂声络绎不绝地传来,还有不少亲卫老兵高举着手里的兵器,好似随时都会向着林彦扑过去一般。

    见此一幕,林彦的脸色毒誓变得难看,其身周亲卫也满是警惕紧张地盯向唐北鸿麾下的亲卫老兵,以防止这些亲卫老兵被仇恨冲昏了头脑,会趁机冲着自家将军杀来。

    不想这些曾经跟随着唐啸左右的亲卫老兵,竟然都认定了自己乃是杀害唐啸的凶手,林彦心知自己再如何解释也是无用,目光便不由自主地落在了唐北鸿的身上…

    而人群之中,听着麾下的亲卫们义愤填膺地喝骂着林彦,唐北鸿对此却丝毫没有制止之意,反而还任由这些亲卫老兵越骂越凶,其眼神当中唯有仇恨闪烁,若非此时并不适合与林彦拼杀,又因为林彦已是重新归顺了朝廷,与自己好歹也算是同一战线之人,唐北鸿说不定早就提枪过去与林彦交手起来。

    瞧清了唐北鸿看向自己的眼神,林彦心中也是悔恨无比,但四面八方的叛军已是越逼越近,自己麾下都有不少骑军战死,林彦可没有心思在此与唐北鸿对峙下去,其心中略一思索之后,便是说道:“唐将军,关于唐老将军之死,林某知晓唐将军并不信任林某,但眼下叛军攻势凶猛,还请唐将军以大局为重,先与林某联手起来杀出重围,莫要将性命白白葬送于此,林某相信唐老将军在天有灵,也不愿见到唐将军战死于此!”

    被林彦抛出“大局为重”四字来,唐北鸿的神色不禁有些动容,他身为天秦一员将领,自然也知晓其中利弊关系,但肩负杀父之仇,唐北鸿又不愿与林彦联手御敌,心中正值左右为难之际,却又听到了林彦的话声传来…

    “其实林某也晓得唐将军心中对林某深恶痛绝,但林某却是一直寻不到机会和唐将军说个明白,这才会让唐将军对林某的误会渐深…不过林某可以在此立誓,等到战事结束之后,林某定会和唐将军解释清楚有关唐老将军之死一事,若是到时候唐将军仍是不肯相信林某所说的话,林某也不再作任何解释,便是要杀要剐,林某都悉听尊便、绝不会皱半点眉头!”

    林彦这一席话说得笃定无比,直让不少人闻言之后神情都是一怔,唐北鸿同样也是定定地朝着林彦看去,却见到林彦从战马身侧取来一支箭矢“啪”地折断,又扬声道:“若是林某所言有半字虚假的话,下场便有如此断箭!”

    音落之时,两截断箭已是被林彦奋力地掷在地上,再见林彦满面正色,模样看起来也不似说假,唐北鸿双目痴痴地望着被林彦扔在马下的断箭,满是仇恨怒火的心中竟是有了一丝的松动…

    “少将军!”

    但就在此时,忽闻身后有话声传来,唐北鸿扭头看去,便见一名亲卫老兵满是焦急不安地冲着自己呼道:“少将军!那贼子阴险狡诈,老将军便是中了他的暗算才被害死,少将军可千万不能听信那贼子的话!”

    这名亲卫老兵说完,其余几名亲卫老兵也是纷纷附和,皆是不肯让唐北鸿相信林彦所言,不肯让唐北鸿受了林彦的蛊惑。

    若是在平时,唐北鸿自是不会听信林彦所言,只会认为这是林彦的满口鬼话。但此时此刻,看着那支被林彦折断的断箭,唐北鸿目光一阵闪烁,就此不禁变得有些犹豫起来,心中竟是开始有些相信林彦的话。

    身为军人,当是最重信义,林彦如今连毒誓都立了下来,甚至还说了到时候任由自己处置的话。也不知为何会变得如此,但唐北鸿心中总是有一个声音在告诉着自己,要让自己相信林彦一次…

    “或许,我该是听他说一说有关于我爹的死…再将此事从长计议…”

    心道了一声,唐北鸿这就有了决定,再看向林彦的目光这就变得稍稍缓和,却仍是提枪起来,枪尖遥指远处林彦、高声呼道:“既然如此,那本将军就姑且相信你这一次,但如果被本将军发现你这是在欺骗本将军的话,就算是有元帅保你,我唐北鸿也誓必取你狗命!”

    被唐北鸿如此无礼以对,林彦却不见半分气恼,反而颔首一笑答道:“林某相信,事情的真相,绝对不会让唐将军失望!”

    说完,便不再朝唐北鸿看来,只见林彦反转了马头,手中戟锋一挥,正好劈落了一名纵马掠过的叛军骑军,又厉声喝道:“将士们,随本将军…杀出去!!”

    “杀!!”

    一听自家将军号令,林彦麾下那些天秦骑军纷纷响应,下一刻数千骑军随之一动,万马奔腾起来,直随着林彦杀向一方。

    望着林彦带兵杀向远处,唐北鸿已是答应了林彦联手之事,自是不会留在此处,于是翻身上了战马,唐北鸿振臂一呼,冲着四方部下喊道:“弟兄们!带上袍泽,随我杀出重围!”

    “誓死追随少将军左右!”

    听得唐北鸿所言,那些余下的天秦骑军只觉心中热血沸腾,敲击着刀兵发出震天的巨响,连甲胄都在颤动,然后轰然允诺之下,余下的天秦骑军以唐北鸿为首,求生的欲望在心中爆发,便纵马疾驰,紧随着林彦一军后方,开始冒死杀出此间重围!

    于是两支骑军汇聚成一道汹涌洪流,声势顿时变得更为壮大,为了替惨死的袍泽报仇,为了自己生存下去的希望,天秦骑军兵锋所到之处,无数叛军被杀得不成阵型,连那些叛军将领都无法镇压住这些被杀得胆寒的叛军士卒,众人纷纷抱头鼠窜而逃…

    见到两军竟是想要突围而出,冲锋势起之后,还真将不少堵截的军阵杀得溃散,镇守在此处的几员叛军将领见此不禁大惊失色,自是不敢让两军走脱。那些天秦骑军的生死倒是其次,反正天秦大军兵败已是成了定局,但唐北鸿与林彦二人可是楚帅下了军令要围杀的人,假如只逃走了一人倒也罢了,倘若二人都逃离了此处的话,他们这些人可都是要受军法处置。

    “结阵!结阵!!”

    “赶紧拦下他们!!”

    “千万不能放他们逃了!!”

    ……

    一道道军令下达了下去,所为目的皆是一个,就是一定不能放唐北鸿与林彦二人逃走。

    而得了将领号令,那些叛军大军便纷纷动身,合围的阵势也就此刻有了变化,便以二人为中心地转移过去,不论二人带兵杀到何处,放眼望去四周,入眼处满是人头攒动的叛军身影,仿佛如何都无法从这包围圈中冲杀出去一般。

    又向着叛军军阵进攻了几次,可每次都被大股的叛军给逼退了回来,林彦与唐北鸿依旧被围困在包围圈中,二人经过一日的厮杀,早已是疲惫不堪,大口的喘着粗气,手中兵器低垂指地,新鲜的血液从枪尖戟锋之上滑落,目光仍是紧紧地盯向四周,看向那些欲上又止,不敢放松了警惕戒备,唯恐叛军会趁机蜂拥上来。

    “唐将军,这些叛军好似并不打算放我们离开,即便死伤惨重,这阵型也没有太大的松动,不知唐北鸿可有突围的主意?”

    趁着这一会儿歇息地功夫,林彦见着几番突围皆是无功而返,这就朝唐北鸿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