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剑情长- 第六百二十三章:千钧一发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长沙鲁小肃 书名:执剑情长
    闻言,唐北鸿也不看林彦一眼,两眼只是凝重地盯着前方的叛军军阵,看着那几经冲击都不肯让开生路的叛军大军,宛如万斤巨石一般拦在面前毫无动摇,饶是自己众人如何努力都不曾将其向后推动半分,便听唐北鸿启齿沉声喝道:“还能如何?当然是唯有硬闯了!”

    说着之时,唐北鸿右手抓着长枪在身侧一转,枪尖划破空气,发出轻微鸣响,然后被负在身后,左手又紧握着战马的缰绳,身形随之微躬,已是作好了再次冲锋的准备,唐北鸿的神色也因此变得愈发地沉重起来。

    几次冲锋都无法突围出叛军的包围圈,反而还折损了不少骑军,叛军显然是不打算给自己等人任何生路。而且这四周的叛军人山人海,一时也数不清有多少人马,好似杀之不尽一样,想来不论自己带兵从哪边突围都要打上一场硬仗,这必定是要付出不小的代价,但唐北鸿与林彦二人此事已是没了选择,只能率领麾下将士们硬闯了。

    至于能不能突围出去,这或许就要看天意了…

    听得唐北鸿所言,又见唐北鸿已是作势再冲,林彦嘴唇微抿,也不再多问。既然自己都已是来了此处要和唐北鸿联手突围,那些叛军又布下层层包围,自己等人早已没了选择,林彦也只能狠下心来,便要舍命陪君子一番!

    “那好!如此的话,那林某便同唐将军一起,再将这些叛军杀得个天翻地覆!!”

    一席话脱口而出,可是豪情万丈,直将那叛军大军视如无物,好似眼前的叛军大军不过是一群土鸡瓦狗罢了。

    只见林彦手持长戟在身旁挥舞,戟锋之上那还未干涸的叛军将士之血被洒下,落在马前的土地之上,其气势丝毫不在唐北鸿之下,直让唐北鸿闻言之后不禁侧目看来,便觉林彦此人给人的感觉,好似与自己心目中所想不大一般,或许自己的父亲,当真不是死在林彦的手中…

    如果真是林彦害死了自己的父亲,如果他真是想要投靠叛军的话,去享受荣华富贵的话,又如何会再次归顺朝廷呢?

    难道林彦是那种贪生怕死之徒?至少在今日的唐北鸿看来,有着一身还在自己之上的武艺,林彦他不是这样的人…

    倘若真是如此的话…那么现在自己等人被叛军大军重重围困,林彦看着突围无望的话,又如何会杀到此处来,还要与自己联手?他大可使上阴谋诡计来暗算自己,趁着自己对其防备松懈之时擒下自己,便当作是重新投靠叛军的投名状,相信那逆贼楚天扬也会不计前嫌地重新接纳林彦,毕竟林彦的一身武艺,就连唐北鸿有时候都自叹弗如,可是当得起那“天下无双”四个字,楚天扬又如何会放着林彦这一身本事不用呢?

    要知现在叛军已是被逼上了绝路,这天下虽大,但叛军大军已是无处容身,楚天扬自是会格外珍惜自己手中的每一分力量…

    “看来父亲之死,其中还是另有蹊跷,当需好生弄个明白才是,万不可错怪了无辜之人…”

    心道了一声,唐北鸿心中再无任何杂念,眼下还是先突围出去,事后再论其他之事…

    念及至此,目光这就重新落在那些叛军的身上,右手将枪身紧握,两眼深处便有杀意涌现出来,然后弥漫到了全身之上,直让林彦觉着惊讶,然后朝着唐北鸿看来,只觉得唐北鸿身上有一股让人不寒而栗的气势,可是让林彦对唐北鸿刮目相看。

    似这般慑人气势,林彦武艺高强、久征沙场,自然也是有的。只是今日在唐北鸿身上竟然还能见到,便让林彦觉得唐北鸿的身上好似有着自己的一丝影子,若是让唐北鸿继续这般成长下去的话,相信也用不上几年,唐北鸿的武艺定然能够达到自己今日这般地步,到时候的唐北鸿,或许就能与自己打得一个势均力敌了…

    一想到唐北鸿的武艺有可能追上自己,那么自己在这世上便有了敌手,林彦心中顿时生出了一种跃跃欲试之感,只恨不得唐北鸿的武艺现在就能进步起来,然后再与自己大战三百回合。

    可这么想归想,倒是不切实际,眼下面对着叛军的重重包围,还是应当先想着如何突围脱困才是…

    放下了心中的他念,林彦整个人的气势也变得不同起来,与唐北鸿齐肩并马地立在此处,兵锋低垂在二人的身侧,残破的披风随着血腥微风轻摆,沾满鲜血的发丝纠缠在一起,黏在同样满是鲜血的面上,两道目光与利剑一般射出精芒,呼出的鼻息也变得滚烫灼热起来…

    此时此刻,二人宛若化作了两尊杀神一般,望向那叛军大军的眼神也满是煞气流露,好似下一刻便要纵马狂奔而出,再在那叛军大军之中卷起一阵腥风血雨…

    察觉着唐北鸿与林彦二人变得与之前不一样的气势,特别是那择人而噬的眼神,直让一众叛军士卒瞧得心寒、如坠冰窟…

    心头突突猛跳的同时,额上也冒出了冷汗,被那微风一吹,只觉得格外地冰凉,就连手脚都有些发颤起来。

    不少叛军士卒悄无声息地吞咽了一口口水,身形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两步,直到撞在身后袍泽的身上,这才不得不停了下来。若非有着自家将军在此坐镇的话,只是这些叛军士卒们,怕是早就被唐北鸿与林彦二人的犀利眼神给吓得三魂离体,然后丢盔弃甲地向着四方逃去…

    但正是因为有着不少叛军将领奉着楚天扬之命,前来围杀唐北鸿与林彦二人,而包围圈的军阵之后还有不少督战的亲卫军们手持刀兵,正呼喝着那些叛军士卒向着包围圈中的天秦骑军步步紧逼过去,这些叛军士卒已是没了选择,只能硬着头皮地提起手里的兵器,再强迫着自己的两脚向着包围圈中央之处走去…

    望着四面八方正步步逼近的叛军军阵,唐北鸿与林彦二人早就已是迫不及待起来,只见两个人的身形紧绷,就像满月弓上将要离弦的利箭,其身后数千天秦骑军皆是一般,也不等那些叛军大军来到近前刀兵相接,这就忽地听唐北鸿口中发出如惊雷炸响地一声暴喝…

    “儿郎们…随我杀!!”

    “杀!!”

    一声暴喝出口,额上青筋已是暴起,其身后数千虎狼之师纷纷响应,杀声震天直让那些叛军士卒闻之神色剧变!

    而喊杀声响起的同时,只见唐北鸿一打胯下战马,那战马便如迅雷一般奔腾而出,直向着面前的叛军军阵所在杀去!

    其身旁,林彦见着唐北鸿已是冲出,他自然也是不甘落后,便是几乎同时地策马狂奔,两名天秦将领二马当先,两骑就此化作两道残影卷起疾风,手中的兵器也变成惊虹,闪着寒芒地直取最近的两名叛军士卒,便在那惶恐睁得老大的眼眸之中,一枪一戟两个倒影迅速地放大,随后只见血光忽地闪过,尸身没了生息地扑倒在地,两骑身影此时已是掠了过去,冲向远处,而身后则是数千虎狼铁蹄如影随形一般的跟随…

    再次杀入到叛军军阵当中,唐北鸿与林彦二人皆是使上了浑身解数,就像是两头猛虎下山一般,扑入到了人群里撕咬,不时就能见到断臂残肢冲天飞去,然后重重地跌落在尘埃,又被铁蹄踩踏得稀碎…

    人影绰绰之间,只见唐北鸿一人一马,抬手便是一枪刺出,那枪头正中一名叛军士卒的胸膛,登时就破开了血肉,枪尖又从其后心探出,便是一枪将那名叛军士卒刺了个透穿。身形一震之下,那名叛军士卒就此没了动作,又随着唐北鸿猛力一拔地将枪头取出,血肉洒了出来,身形轰然倒地,却是将四周见此一幕的叛军士卒给吓得魂飞魄散。

    但饶是如此,仍然又不怕死的叛军士卒冲出人群,高举着兵器直取唐北鸿所在。

    听闻到一旁有动静传来,唐北鸿身形不动,只是斜眼瞥去,瞧见数道人影已是杀到近前。于是看也不看地手起枪落,那长枪枪头也不知是如何伸出来的,就这么挡在了一名叛军士卒的身前,那名叛军士卒见状顿时吓了一跳,但他冲得太急,已是止不住脚步,只能在惊恐之中眼睁睁到底看着自己的身子撞上那道枪头,接着就是“扑哧”一声地利刃入肉轻响…

    胸前一痛,意识渐渐地流失,然后生命逝去,两臂身形耷拉了下来,尸身被唐北鸿奋力一甩地飞了出去,撞在正朝着自己冲来的两名叛军士卒身上,将二人撞得摔倒在地不起。接着枪头一转,又重新刺出一枪,直取身侧的另外一名叛军士卒。

    那叛军士卒也没想到唐北鸿能在眨眼之间这就解决了三人,此时见到唐北鸿调转枪头对向了自己,可是将那名叛军士卒吓得大惊失色,匆忙之中就挥舞着兵器招架过去,企图将唐北鸿送来的枪头挡开。可当那长刀将要挡在枪头上之时,但见唐北鸿握着枪尾一端的手臂一抖,那枪头竟是在瞬息之间避过了刀锋,又以一个不可思议地角度直冲着那名叛军士卒刺去!

    “扑哧!”

    又是一声闷响传来,枪尖刺穿了脖颈,鲜血喷了出来,又是一条性命成为了唐北鸿的枪下亡魂…

    一连杀了四名叛军,唐北鸿可是面不改色,好像只是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

    但看着自家将军如此神勇,接连杀了几名叛军不说,还将其余的叛军尽皆吓破了胆,一众天秦骑军皆是受了唐北鸿的感染,厮杀之时不禁更为搏命,直将叛军大军杀退了许远,而且好像还有余力一般。

    麾下将士如此血勇,唐北鸿仿佛已是看到了突围在望,其面上不由得露出一丝欣慰微笑,整个人也就此变得松懈了下来…

    “叮!”

    可就在此时,忽闻一声利刃破空传来,竟是就在自己身侧不远,直让唐北鸿闻声心头陡然一惊,目光就此斜着瞥去之时,便见一道寒光出现在了自己的视野之中,那光亮刺得自己双目一阵生疼,就这般向着自己面门直取而来!

    “不好!”

    心中惊呼了一声,唐北鸿神色骤然大变,那寒光来的突然,自己可是全无防备,此时想要举起枪身去招架已是不及,只能使出全身力气夹紧了马腹,又尽可能地侧开身子,试图躲过这致命的一击。

    但看着唐北鸿想要躲闪,那寒光也跟着偏了方向,竟是不依不饶地追着唐北鸿而去,好似不取唐北鸿性命誓不罢休!

    见此一幕,唐北鸿的脸色不禁变得更为难看,这一击直冲自己袭来,看起来可是绝不普通,那冲着自己出手之人定然不是寻常的叛军士卒,极有可能是一员叛军将领,在见到自己杀了许多叛军士卒之后,不肯再这么看着自己杀下去,才会一直潜伏在一旁,直等到自己放松戒备之时,再使出这势在必得的一击,正是要取自己的性命!

    仅在顷刻之间,唐北鸿的脑中便想了许多,可这些却是无法阻止那一击冲着自己袭来,唐北鸿此时斜身坐在马背之上,身子已是失去了重心,想要再偏转已是不成,只能睁眼看着那寒光离得自己越来越近,神色也是变得越来越紧张…

    而寒光后方,一名叛军将领面上挂着狞笑,其手中长枪平端,枪尖就这般直直地刺向唐北鸿面门所在,在见到唐北鸿已是避无可避之后,其脸上狞笑不由变得更为狰狞可怖,枪势送去这就更快三分,好像已是看到了唐北鸿死在自己枪下的一幕。

    “哼!”

    可就在那枪尖即将刺中唐北鸿面门这千钧一发之时,忽闻着一道冷哼之声传来,动静虽是不大,却是让那名叛军将领闻声一怔,手中的枪势虽然不见缓减,但一股强烈的危机之感却是在其心中突然爆发,就像是自己的身后有一头猛兽正朝着自己扑来…

    “什么!?”

    口中呼了一声之时,这名叛军将领下意识地回头看去,见到的却是一人一马突然杀到!

    “!!”

    见此一幕,这名叛军将领惊得双目圆睁,可还不及反应之时,那身影忽地抬手一晃,一道戟锋如鬼魅般地出现在自己的身侧。他都还未能看得清楚那戟锋是如何出现的,锋锐的戟锋就已是狠狠地斩在了自己的腰间,便宛如宝剑落在了豆腐上一样,戟锋不费吹灰之力地破开了这名叛军将领身上的衣甲,然后继续破开了衣甲之下的血肉,直到那戟锋从这名叛军将领身子的另一侧挥出之后,扬起一片血雾,一股撕心裂肺的剧痛之感这才迟迟地传来,直疼得这名叛军将领脸色变得煞白,可想要张口痛呼,却是无法使上力气…

    而这疼痛之感,来得虽迟,但去得也快,这名叛军将领立马就感觉不到疼痛,但同样也无法再感受到其他的感觉…

    “砰!”

    下一刻,半截尸身还端坐于马背,半截尸身则已是摔落在地上,花花绿绿的肠子从拦腰斩断之处流了出来、散落满地,四周的叛军士卒却是吓得脸色惨白…

    “将、将军…死了…”

    “将军死了!快逃啊!”

    ……

    见着自家将军当场战死,一众叛军士卒没了主心骨,还有不少人早就已经不想再继续打下去,唯恐会在天秦骑军的铁蹄之下丢了性命,这些叛军士卒登时就如散沙一般四散逃走,竟是连天秦骑军都追之不上。

    四周叛军如同潮水一般退走,虽然远处还有不少叛军正在与天秦骑军厮杀,但唐北鸿已是没了心思去顾及,其目光只是落在那一杆长戟之上,那长戟看起来十分眼熟…

    于是两眼又顺着戟身向上看去,只见一道熟悉的身影正在挥剑杀死一名经过其身边的叛军士卒,待热血顺着剑锋扬在了战马之上,那道身影对此无动于衷,却觉着有目光看向自己,便也顺着看来,就此和唐北鸿的目光对上。

    “唐将军,这战场之上,可是容不得分神啊…”

    见唐北鸿正定定地看着自己出神不动,林彦好意提醒一番,也无多言,只将月牙戟提在身侧,这就继续带兵向着重围外边杀去。

    望着林彦渐渐远去地背影,心中想着方才险些丧命的一幕,幸得林彦在最后关头赶来救下了自己…

    唐北鸿渐渐回神过来,此时其麾下亲卫老兵也在此时陆续赶到,立马像铜墙铁壁一般地护在自家将军左右,不让其他叛军士卒得以靠近,这才有一名亲卫老兵上前关切问道:“少将军,你…”

    可话还不等说完,就被唐北鸿抬手给止住,亲卫老兵看着自家将军闷不做声地模样,只能将后边的话咽回了肚里。

    而唐北鸿,他的目光跟着远去地林彦背影望向更远处,天秦的军阵已是被叛军击退得更远,看来要反败为胜已是极难。那叛军士卒的身影漫山遍野皆是,如铺天盖地一般,自己想要带兵杀回自家大军当中,可是还有一段漫长的路要走…

    “跟着林将军…继续杀出去,再努一把力,我们就能成功了!”

    沉声吐道,唐北鸿的脸色逐渐变得坚韧,之前的心有余悸也在此时也褪了去。只见唐北鸿坐直了身子,手中长枪前指,枪尖所向一处,正是一众天秦将士们的生路…

    “杀出…重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