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剑情长- 第六百二十四章:大战未歇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长沙鲁小肃 书名:执剑情长
    天秦大军被自己麾下大军打得节节败退,战线向后推移了许多,朝廷军马的战败只是时间上的问题,楚天扬自是不会去在意战局之事,所以在此时此刻,让楚天扬最为关切的,便是那唐北鸿与林彦二人的生死。

    恨极了唐北鸿与林彦二人,楚天扬一心要取二人的性命,便是下达了“杀无赦”的号令。但在望见远处战场之中,唐北鸿与林彦二人不仅是生龙活虎,还在自己麾下大军的重重包围当中不断地突围,杀了不少将士不说,更是差些冲杀了出去,可是让楚天扬的脸色变得铁青十分难看,已是到了盛怒的边缘…

    “派人过去问问,那些废物究竟在做些什么,不过是去让他们杀两个人而已,为何那二人到现在还是活蹦乱跳的!?”

    紧咬着牙关,强忍着心中的滔天怒火,只见楚天扬伸手一指远处,便冲着身边的几员叛军将领喝问道。

    闻声,几员叛军将领皆是吓一大跳,惊慌失措地冲楚天扬跪拜在地,便听有人结结巴巴地说道:“末、末将…这就着人…去问个究竟…”

    说完这话,已是汗流浃背,可这员叛军将领却是不顾,只是急忙地挥手一招,便有叛军士卒会意,登时打马冲出就向着远处的战场所在奔去,要将那边的军情探明之后再回来禀报。

    看着那名叛军士卒策马奔去,楚天扬的脸色这才好看了许多,可仍是沉沉地喘着粗气不停,目光又不由自主地望向远处的战场,望见唐北鸿与林彦二人的身影还在人海之中一往无前,枪戟挥舞之间,就有麾下将士身亡丧命,数十万大军在二人的兵锋之前宛若无物一般,楚天扬的脸色这又渐渐变得难看了起来,心里想要将二人杀死的想法也不禁更为迫切。

    人山人海之间,那名叛军士卒赶去之后,在问起了战事之后,又提起了楚天扬方才的模样,几员带兵围杀唐北鸿与林彦二人的叛军将领神色立马就变得不自然起来,目光不禁向着楚帅这边望来,好似生怕会惹得楚帅盛怒,再落自己一个督战不力的罪名,于是也不用楚天扬再次下令去催促,几员叛军将领各自下达了军令,更多的叛军士卒投入到围杀唐北鸿与林彦二人之中,不取二人性命便不罢休!

    但此时,唐北鸿与林彦二人已是带兵杀到了包围圈的边缘之处,眼看着就要突围而出,那些叛军士卒再包围过来已是迟了。只见二人首当其冲,仿佛两把利剑的剑尖,狠狠地扎入到叛军大军的包围圈上,枪风戟影不断地闪过,挑飞着从此处射来的冷箭,也在收割叛军将士的性命,血箭与断臂不住地冲天飞起,偶尔还可以见到几颗硕大的头颅,面上布满了惊骇不甘之色,却只能如死物一般地跌落在泥土之上…

    忘我地厮杀之间,唐北鸿与林彦二人几乎同时刺死了身前两名叛军骑军,待满含杀意地眸子瞥向四周,准打算搜索着下一个下手的目标之时,却发现身前四周竟是空荡荡的一片,唯有满地的尸身血流成河,竟是不再见到一个站着的叛军身影。

    见此一幕,二人齐齐便是一愣,停下了手中的兵器,待互视了一眼之后,唐北鸿与林彦二人又一同朝着身后望去,赫然见到一眼望不到尽头的叛军大军已是被自己二人甩在了身后,而叛军大军的包围圈此时已是被自己等人撕开了一道巨大的裂口,麾下的数千天秦骑军正从那破口之处鱼贯而出,冲出之时还不忘杀伤着两侧的叛军,不让那些叛军能轻易地将包围圈给重新合上…

    “我们…这是…”

    看着身后的情形,只听二人又齐声痴念一声,好似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不想自己二人还真的带兵杀出了重围,那漫无边际的叛军大军,此时已是被自己甩在了身后,这本是不可能完成之事,但自己居然还真的做到了。直至现在,二人都彷如还在梦境云端一般,只有一种轻飘飘地感觉萦绕着身周,久久都无法散去…

    数千天秦骑军被围,这数量看着虽多,但没过多久之后,这些天秦骑军都从包围圈中杀了出来,每一个人都是浑身浴血,从尸山血海当中逃出来的。

    尽管这些天秦骑军逃了出来,可仍是有不少天秦将士们被永远地留在了里边,侥幸有一些人还未死去,却也在叛军的屠刀之下咽去了最后一口气,尸身被随意地丢弃在地,也无人去理会,这些人此生往后都无法再见到家乡的景色…

    望向身后,望向自己等人齐心协力才杀出来的一条血路、生路,许多天秦骑军身受多处创伤也在咬牙硬撑,众人的眼眶之中都噙满了热泪,心中念着那些死去的同袍,那战场之上还能不断地听到有喝骂与痛呼声传来,随后声响渐渐地停息了下去,虽是再也听不到动静传来,可许多天秦骑军皆是激动得浑身发颤,听着那些惨叫声,这些逃出来的天秦骑军们一个个都能以平复胸中的愤恨…

    当初可是有许多人同身边之人许下了承诺,几人相约着同生共死、一定要一起杀出重围,哪怕真有人不幸地战死了,其他人就是抬着拖着,也要带着同袍的尸身离开这里,将同袍的尸身送回到故土去。

    可现在,自己等人是逃了出来,但兵荒马乱之间,已是无法顾及得了同袍的尸身,许多天秦将士的尸身只能被留在了原地,落到那些叛军的手中,也不知那些叛军会如何去对待天秦将士的尸身…

    战死沙场,连死后的尸身都不得安宁,一众天秦骑军虽是刚才修罗场中拼杀了出来,可想到同袍的尸身此时就在那些叛军的手中,无数人只想再杀进去,哪怕拼着身受重伤,也要将同袍的尸身带回来,能带回一个便是一个…

    可知晓此事乃是不可能,众多天秦骑军还是强忍了下来,哪怕有一些冲动之人想要返身再杀回去,也被身边之人给死死的拖住,说什么也不能见着自己的同袍再回去送死…

    毕竟从包围圈中杀了出来,这些天秦骑军已是付出了不小的代价,数千人战死在沙场之上,唐北鸿与林彦二人麾下的骑军可是死伤了大半,如今从叛军的包围圈中杀出侥幸活下来的只有区区四成,他们自然不能眼看着同袍再杀回去白白丢了性命。

    众人都在安抚着身边的袍泽,眼下能从叛军的包围圈中突围出来可是实属不易,好死不如赖活着,能活着可比什么都要强。

    而唐北鸿与林彦二人,此时正坐着战马并肩而立,二人身上叛军的血液早已干涸,衣甲也变得残破不堪,在战场之上厮杀了这么久,多少难免是会负伤,不过二人却并无大碍,只是望着远处渐渐合拢地叛军军阵,那些叛军被自己等人逃了出来,眼下却是不见急着来追杀,也不知那些叛军将领在打着什么主意,倒是引得二人对此一阵起疑。

    自己等人终究是杀出一条血路逃了出来,可现在却不是值得庆幸的时候,只因这场大战还在继续,一行人纵使杀出了重围,但这战场之上四周还是能够见到叛军的身影,何况天秦大军正被叛军大军杀得节节败退,眼看今日一战就要落败,他们这些人自然是要立即赶回去支援自家大军,即便无法阻止败势,但能多抵挡住叛军一刻便是一刻,总不能让叛军大军顺势杀到兰州城去。

    “唐将军!”

    念及至此,林彦转头过来看向身旁的唐北鸿,后者闻声也看了过来,两人的目光对上,都在对方的眼神之中看到了彼此的决定,便只是心照不宣地相互点了点头,旋即一同调转马头过来,望向还跟在自己左右的将士们,只见唐北鸿打马上前一步,冲着余下的数千天秦骑军高声呼道:“还有力气提刀的,都随我来!!”

    音落之时,唐北鸿与林彦二人已是一同打马、提着兵器,便向着自家大军所在的战场奔去。而那些天秦骑军在见到自家将军二人这般举动之后,也不用有人把话言明,一众天秦骑军就知晓自家将军言下之意,旋即铁蹄渐渐地奔跑了起来,数千骑军又回身杀向自家大军所在,以助得天秦大军抵御叛军。

    “可恶!!”

    看着唐北鸿与林彦二人率领一众天秦骑军杀了回去,几员叛军将领未能将二人留下,只是杀了数千天秦骑军,却是无用,于是几员叛军将领皆是咬牙喝骂了一声,心中不禁生出不好的预感,心知自己几人可是大难临头…

    倒不是这些叛军将领不想去留下唐北鸿与林彦二人,只是自己麾下的士卒们已是被二人给杀得吓破了胆,似那二人这般的武艺,世上已是鲜少有人能够匹敌,这些叛军士卒的心也是肉长的,若非是像那些天秦骑军被人逼到了绝路之上,又有谁会悍不畏死地去与人拼命?何况还明知自己上去也是枉死…

    所以在一众天秦骑军冲破了叛军的包围圈后,饶是那些叛军将领不断地呼喝着麾下的士卒,一心要将包围圈的缺口给重新围上,可那些叛军士卒也是无心从命、皆是慢慢吞吞地赶去,又装腔作势一番,却是不肯拿着自己的性命去拼。否则由数万之众的叛军组成的包围圈,仅是凭着数千天秦骑军,他们又没了让战马能够奔跑起来冲锋的地方,就算再是奋不顾身地以命相搏,又怎么可能这般轻易地突围出去。

    在那些叛军士卒看来,当时被他们围住的已经不是人、不是朝廷的兵马,而是一个个化身为只知道噬人的猛兽,要让那些叛军士卒用自己的性命去与这些天秦骑军拼命,叛军大军本就因为久攻兰州不下而失了军心,就算此次大战占据了上风,一众叛军士卒的心里最为在意的还是自己的小命,他们自然不会乐意去遵从这样的号令。

    也正是因为如此,唐北鸿与林彦二人才能率领部下杀出重围,而天秦骑军突围了之后,那些叛军士卒皆是松了一大口气,个个都是一副如释重负般地模样,可是没了再与天秦大军厮杀的心思。

    他们将那两只天秦骑军围困起来,虽说也留下了大半的天秦骑军,可叛军同样也付出了不少的伤亡,仅是粗略估计一番的话,此次死伤人数怕是不怕万人…

    ……

    再说唐北鸿与林彦二人气势汹汹地带兵反扑杀去之后,天秦大军一直被叛军压制的局势终是得到了些许的缓解,也让众多天秦将士肩上的压力小去了不少,一些天秦将领终是有了机会重新指挥麾下士卒抵抗叛军。

    数千天秦骑军从后方杀来,叛军大军哪怕咬得天秦大军再紧,也不可能对这数千骑军不闻不问,不然便是给人在自己背后捅刀子的机会。

    于是望着二人率领着数千天秦骑军杀来,那些与天秦大军激战正酣的叛军大军便不得不分出万人来迎击,而唐北鸿与林彦二人带回来的骑军只有数千人,这对于有着数十万人之中的大战来说,无异于杯水车薪,想要力挽狂澜地颠覆整个战局,自然是无能为力。

    但心知无力扭转战局,唐北鸿与林彦二人仍是义无反顾地率领着麾下余下的骑军们冲杀了过去,哪怕能多拖住叛军大军一时半会儿的也好,如此也能让兰州城那边有更多的时间布置防守,不让叛军能有机会攻下兰州城。

    只要兰州城还在,他们就能将叛军挡在中原之外,让叛军无法将战火燃烧到中原之地去。

    正是本着这个信念,看着距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叛军大军已是摆好了阵势,唐北鸿等一众天秦骑军的眼里与脸上,赫然全是义无反顾的神情,数千战马越跑越快,哪怕今日自己等人会葬身于此也无怨无悔,能够为了江山社稷而战死,这正是他们这群军人的归宿!

    况且…阴曹路不平,袍泽先行,自己怎能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