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占金枝- 第一百三十二章 不背这个锅了

类别:女生小说 作者:漫漫步归 书名:独占金枝
    “已经发了两封飞鸽传书了,”虽然比起方知慧的暴脾气,青梅显得有些温吞,可三小姐交待的事她却并没有磨蹭,闻言也有些不解,道,“可芝芝小姐还在找。”

    方知慧捂着发疼的胸口,有种喘不过气来的感觉:“那有没有找人同她说?”

    “已经找了!”青梅闻言忙道。

    方家身手最一等一厉害的护卫已经被大小姐带去晏城了,剩下的矮子里头她也找了两个腿脚快的高子赶去找芝芝小姐。

    “可这芝芝小姐不知道怎么回事,”即便是温吞如青梅说起这件事来也是火大,“知晓他们在金华,护卫连夜赶过去,结果他们刚赶到便听说芝芝小姐一行人已经离开了。金华、涂县、常县、溧城都是如此……”

    两个护卫也赶出了一肚子的火,这芝芝小姐一行人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似是在……

    “这是在跟我们躲猫猫么?”方知慧气的又一脚踹到了牢门上。只是这一脚准头没对准,一脚踹到了大脚趾上,十指连心,方知慧痛的惨叫了一声,单脚跳着抱着脚直喊疼。

    “二小姐!”青梅看的吓了一跳,连忙问她,“你没事吧!”

    “没事你个头,你踢个脚趾试试!”方知慧抱着脚单脚跳了一会儿,待缓些了才放下踢疼了脚趾的脚,一边痛的“嘶”声一边说道,“你说那杨仙芝是不是有病啊!我赔了方家的生意是让她去找季世子使美人计的,不是让她在这里跟我的护卫躲猫猫的!”

    气急之下,方知慧也不喊什么“芝芝”了,干脆直呼其名。

    “早知道就该让那杨仙芝关进来。”方知慧恨恨道,“一会儿要看兰花,一会儿要挖兰花,成天还没开口就红了眼睛,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怎么她了呢!仔细想想我会被关进来是因为她,没什么事去挑衅姜四那臭丫头也是因为她!”

    她此前忙着掌管手下的绸缎庄和胭脂水粉首饰铺子,哪有什么功夫去管长安来的姜四?更懒得去管姜四觊觎的什么季二公子。她都不认识什么季二,再者也不好那等成日里落花流水感慨的文弱公子那一口。

    若不是芝芝一直说着,她也懒得去挑衅姜四。再者,就算去挑衅姜四,指挥马车相撞的也不是她的人。姜四那护卫也是个练家子,寻常相撞也只有旁人吃亏的份,没有她姜四吃亏的。家里的好手早被大姐带去晏城了,若不是芝芝身边那两个护卫主动请缨,她也不会干出这等事来。

    有些事不能细想,越想方知慧越觉得有些不对劲。

    她自小到大长在方家。方家姐妹都是脾气暴躁、手段雷厉风行的。就连手下的丫鬟兴许性子如青梅这般温吞了一点,可却从没有杨仙芝这样的。

    一开始她以为是自己不够“女孩子”,再加上杨仙芝那天仙似的样子,以为这就是什么文弱女子。被关了那么多天,细一品才察觉这文弱女子的举动有些说不出的奇怪。

    没办法!关在大牢里除了吃饭睡觉之外也没有别的事了,骂骂姜四那臭丫头以及赵家骂够了也没劲了,闲着无事的她便开始细想整件事。

    大抵当真是人不能多想,越是多想越容易出事,方知慧总觉得杨仙芝有些不对劲。

    “你说……”方知慧翘着一只受了伤的腿问青梅,“这杨仙芝是不是故意整我呢!怎么要兰花招来大不敬的是她,挑衅姜四的也是她的人,这蹲大狱的却是我?”

    青梅听的也是一愣:“这……”

    她也没见过杨仙芝这样的女子,不过到底自小耳濡目染的是做生意的方家,凡事讲究回报。这么一算,二小姐这一番怎么半点回报没有还不算,倒是白白被关了进去?

    “总觉得我似个傻子一样!”才骂完杨仙芝跟没头苍蝇一般找季世子像个傻子,才发觉自己也像个傻子。

    “你说……杨仙芝找不到季世子会不会也是被人算计了?”方知慧脑中一道灵光闪过,大抵当真是蹲大狱人手脚放不开来只能动动脑子了,蹲了十多日的方知慧只觉的自己越发聪明了,“要么便是她故意整我们方家,可我们方家跟她无冤无仇……比起这个来,我总觉得其中有人设计了她。”

    杨仙芝虽然喜欢哭,可怎么瞧都不像个傻子。若不是有人设计了,应当也不会似个没头苍蝇一般乱转吧!

    “你说会是谁做的?难道是姜四?”方知慧坐在牢床上认真思考了起来,只是这般一想便摇了摇头,“不对!在我们挑衅姜四之前,姜四都不知道杨仙芝这个人。再者能如此掐着点叫杨仙芝同我们的人错开的,那个人在江南道的人手必然不少,就东平伯府在江南道那几个人手应当做不到。可不是她的话,又会是谁?”

    一旁的青梅听到这里,突地目光一闪,对方知慧道:“二小姐,你还记得姜四小姐说季世子他不喜欢女人么?”

    当时这话虽然大家都是将信将疑的,可此时再想起来,突然觉得有些说得通了。

    如果季世子不喜欢女人,对于长辈给他安排了个女人必然是避之不及的,可又不好拂了长辈的好意,便想办法避了过去。

    以季家的人手,应当可以做到这一点的。当然,最重要的是……青梅说道:“其实不少兔儿爷长的都挺不错的,季世子便长的极好!”

    当时对姜四的话半信半疑,可此时越是细想越发觉得姜四说的极有可能是真的。

    坐在牢床上别处施展不开的方知慧充分的动着此时唯一不受控制的脑子,越想越发觉得就是那么一回事。

    “所以杨仙芝摆了我一道,叫我替她背了这个黑锅,她又被季世子摆了一道,跟没头苍蝇一般到处乱找人?”方知慧说到这里不由冷笑了一声,道,“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她就是个螳螂而已!”

    青梅在一旁偷偷瞥了方知慧一眼,没敢多说,只是心道:二小姐你个蝉就不要笑话螳螂了。

    想明白了这一点的方知慧自不肯再忍下去了,当即便从石床上跳了下来,哼道:“我不干了!你去把吴有才找来,说剩下的两个月零二十天的大狱叫挖兰花大不敬的杨仙芝自己来蹲吧!”

    原本讨好杨仙芝是为了使个美人计,眼下叫她脑子清醒的一番分析,那还蹲个鬼!对不喜欢女人的季世子强硬的塞个女人给他,确定不是雪上加霜?

    既然如此,她何苦替杨仙芝背这个黑锅?还是赶紧出去救她的生意要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