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大医精诚- 178:双肾鹿角形结石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单身汪w 书名:重生之大医精诚
    b超屏幕上的画面着实把马医生吓了一跳。

    简单来说,b超就是通过20000hz以上的声波通过组织的声阻抗差别来成像的。

    黑色,代表声波可穿透。

    白色,代表声波无法穿透,被反弹回来。

    而一般来说,肾脏内的结石难以被声波穿透,所以会在b超下显示出发光的白色小点。

    普通的肾结石病人,b超检查会有几颗散在的小白色光点,在整个黑色的背景下显得弱小又可怜。

    可此时躺在手术台上的这个病人,他的b超却白得刺眼。

    肾脏被点亮了……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结石,而且……”

    马医生移动探头,开始检查另一侧的肾脏,结果依然是白茫茫的一片:“两侧肾脏都被结石布满了?”

    双侧鹿角形结石!

    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马医生整个人都懵住了。

    “术前没有做检查吗?”马医生慌张地看向身旁的助手。

    “检查?我记得上次晨会你特意叮嘱治疗组,有个病人半个月前刚刚做了全套的检查,这次可以节省一点,最基本的血常规、血型那些东西准备一下就行了……你说的该不会就是这个病人吧。”

    马医生回忆了一下,瞬间就带上了痛苦面具。

    竟然是我自己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但短短半个月,为什么这个病人的结石会发展的这么快?

    马医生明明记得,就在半个月前,这个病人的结石还只是轻度,b超结果和普通病人一样也只有点点白光。

    现在只不过半个月的时间,结石怎么可能发展的如此迅猛,直接长满了双肾,白光照亮了整个肾区?!

    “马老师这台手术怎么办,似乎已经不是我们可以应付的样子了。”助手担忧道。

    “去找许精诚……”

    马医生下意识就想去求助许精诚,可话还没有说完,他便想起来许精诚现在还在回医院的车子上呢!

    今日份,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x2。

    马医生此时再也没有上台前的自我膨胀,看着b超屏幕上白得刺眼的肾区,他只恨自己这段时间太跳脱了,竟然连术前检查都敢不完善就把病人送上手术台。

    但这都是马后炮了,正常来说,短短半个月时间结石绝对不会有多大变化,这个病人绝对是特例中的特例,至于为什么半个月的时间结石能长这么快,马医生暂时还没想明白。

    现在最重要的,是决定这台手术是否要继续!

    马医生沉思良久,反复观察着病人肾脏里的结石,然后咬牙道:“咱们试试吧,怎么样?”

    助手苦笑道:“马老师,你不用看着我,既然你都能问出这种问题,说明你心里已经有答案了。”

    “你说得对,我确实很想做这台手术。”

    马医生解释道:“其实这个病人和之前何柴的那个鹿角形结石病人挺像的,当时咱们科水平不够,请了王学教授来主刀手术。

    现在过去了一个多月,咱们科技术水平提高了不少,一期手术也许解决不了问题,但按照王学教授的想法分期手术应该会降低不少难度。

    大不了我手术效果不好,后面让许精诚帮我找补一些就行了。”

    马医生仔细想了想这个方案的合理性,确信没有任何纰漏后,做出了继续手术的决定。

    这是助手突然问道:“我记得当时那个鹿角形结石病人好像手术出了点意外,王学教授差点都宣布手术失败了,许精诚医生最后上台才把手术解决了……”

    马医生一愣:“听说好像是结石的成分比较特殊,硬度很大,但那种情况非常少见,临床哪有那么巧合!”

    助手努了努嘴唇还想说什么,可见马医生都已经拿起穿刺针进针了,顿时也没了开口的欲望。

    手术已经开始了。

    ……

    ……

    许精诚今天在外面开了一天的会,说起来会议的内容和他关系倒也挺密切的。

    何伟鸣创办的医疗期刊虽然目前收录的论文不多,但质量都属上乘,在国内已经引起了不小的关注,徽京医科大学非常看好期刊的未来,所以决定加大投入,帮助何伟鸣完成他一直以来的夙愿,把期刊做大做强。

    许精诚一开始听各位领导在台上发言还津津有味,可时间一长就全在灌水了,越听越犯瞌睡,最后实在受不了便和何教授打了个招呼,提前溜走了。

    可刚刚回到科室,他就看到了气成包子脸,愤懑不平的杜小明。

    “怎么了?谁欺负你了?”许精诚问道。

    “泌外科那个姓马的,今天抢了我们的手术台子,病人都推出科室了,没办法又送回来了,现在他家属还在护士站闹呢!”

    许精诚伸长脖子望了一眼护士站,确实看到几个脑袋在那里前后摆动,显然是放大招前的后摇动作,紧接着就是一阵争吵声传来,声音尖的简直要刺破耳膜。

    “嗯,看样子病人意见非常大。”许精诚判断道。

    一旁的手术主刀医生打圆场道:“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病人反应过激了一点,我问了泌外科的医生,他们手术差不多半个小时就能结束,这个点估计已经快完了。”

    “你这人怎么一点脾气都没有,人家都欺负到我们头上了,硬抢了我们的手术台,你还帮他们说话。”杜小明气冲冲道。

    “别和工资过不去啊……”

    软弱的声调让人更加恼火。

    许精诚摸了摸下巴,看了眼时钟:“你确定他们半个小时能完成?如果我没算错时间,他们现在至少已经上台四十分钟以上了。”

    “大概三十分钟,误差十分钟也不算什么吧。”

    许精诚没有说话,看着墙上的时钟默数着,十个数后他开口道:“好了,现在已经误差十一分钟了,人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咱们去手术室让姓马的给我们一个说法吧。”

    杜小明顿时挥舞起拳头,歌颂许精诚实在太帅了!

    旁边的主刀医生一脸为难道:“许医生要不然再等等吧,其实这真不是什么大事,泌外科现在不是在和我们科室合作吗?为这点小事和他们起争执不好吧。”

    许精诚一脸奇怪的看着他:“你不会一直以为,维系两个科合作的基础是一味地忍让退缩吧?

    而且,一台普普通通的经皮肾镜手术也不会花四十一分钟,手术肯定出了问题,马医生说不定现在特别想见到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