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产千金是全能大佬- 第122章 该不会是定情信物吧?

类别:都市言情 作者:田辛 书名:破产千金是全能大佬
    赵阳一脸沮丧的看着旁边的舒心棠,“你真的要走?”

    舒心棠郑重的点点头。

    之前她进池氏的设计部只是想打探消息,接近池乘。

    现在那两块地的秘密很快将要揭晓,她和池乘的关系也变得不一般,再在这里呆下去好像没有什么意义。

    况且,她还有很多事要做。

    现在最重要的就是找到另一把钥匙,她不想把时间都放在建筑设计上。

    这件事,她已经跟池乘商量过了。

    池乘无条件支持她,就是有些遗憾,不能和她每天一起上下班了。

    “你走了,这次的设计图怎么办?这么好的机会……”赵阳想不明白,这么好的机会摆在面前,怎么说走就要走了呢?大好的前程啊!

    舒心棠笑笑,拍了拍他的肩膀,认真道,“设计图就交给你了,你来担任这次的总设计。”

    “我?”赵阳指着自己的鼻子,瞪大了眼睛。

    自己怎么能行?

    自己在整个设计部的能力平平,也没什么创造力,怎么能担任总设计呢?

    况且谁任总设计,那可不是他说了算。

    “放心!我已经跟丁老推荐了你,他已经同意了。以后你就是总设计!加油哦!”

    “啊?!”赵阳除了震惊还是震惊,心棠怎么会推荐自己呢?丁老还同意了?“你的那些设计……我根本不会……,我怕……”

    “别怕,你有问题可以随时打电话问我,我看好你!你一定行!”

    “可是……可是……”那是你的设计成果啊!

    舒心棠看出了他的担心,“我只是做了一部分,后面的还得靠你自己,不是我一个人的成果!我对建筑设计本来就没啥兴趣,以后也不打算在这方面发展。”

    也是。

    他看着舒心棠天天在位置上打游戏,无可聊奈的。

    是对建筑设计不感兴趣的样子。

    而且说不定她以后还是池氏的老板娘,建筑设计师的前程也就一般了。

    想到这,赵阳轻松了许多,“谢谢你!”把这么好的机会给我。

    “加油!”舒心棠已经收拾好东西,准备去舅舅家一趟,问问钥匙的事,“拜拜,有空聚。”

    赵阳恋恋不舍的把舒心棠送出了门。

    罗家。

    舒铭将钥匙拿在手里反复的看了好几遍,就是一把非常普通的合金钥匙,要说特别的话,就是样子很特别,不是直的,竟然是一轮弯月的样子,仔细看,上面还有一朵朵的小花,很小很小,小到若是不仔细看,还以为是经年累月留下的擦刮的痕迹。

    他又拿起装钥匙的盒子看了看,盒子很精致,外面的一层木盒有些年头了,木材也极好,像是艺术品。里面的合金盒子质量上乘,构思精巧。

    上面刻的水仙花更是栩栩如生。

    他拿起钥匙和盒子,一对比,发现钥匙上的小花和盒子上的一模一样,都是水仙花。

    装钥匙的人也真是用心,一把钥匙两层盒子。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装得是什么珍稀宝贝呢!

    “舅舅,看出来了吗?”

    舒铭没有任何头绪,摇了摇头,“我没有见过这把钥匙和这个盒子,上面的水仙花我也没见过,这不就是一把很普通的钥匙吗?”为什么装得这么小心翼翼?

    “是一把普通的钥匙,不过是母亲留给我的遗物。我想着保存这么好,会不会是舒家的传家宝?”

    关于那两块地与池家老爷子的前因后果,以及她对自己母亲死因的怀疑,舒心棠并没有跟舒铭提,免得他担心。

    所以钥匙是打开巨石门的钥匙这件事,她也不打算说,只问了舒铭有没有见过这把钥匙和水仙花的标记,看他有没有一把类似的钥匙。

    “我们哪有什么传家宝,有的话我怎么不知道?”就算有传家宝,也不会是一把钥匙吧!

    “那可能是传女不传男呢?嘻嘻……你帮我问问小姨有没有见过这个?”她和舒玉关系一般,不想直接问。

    “嗯,那我拍几张照片发给她,看她见过没。”他拿起手机拍了照,发给了舒玉。

    舒玉正在理发店里做头发,收到微信,仔细看了看盒子和钥匙图片,没有印象,她没见过。

    “小姨怎么说?”

    “她说她也没见过。”

    舒心棠手曲拳放在嘴边,咬了咬。

    这不应该啊!

    如果这是舒家流传下来的秘密,就算他们不知道这是用来干什么的,也该见过才对!

    难道这不是舒家传下来的?

    那母亲是怎么有这把钥匙的呢?

    “舅舅,你再帮我在舒家的各个亲戚那里打听一下。”

    舒铭这就不理解了,疑惑道,“这关其他亲戚什么事?你是不是有什么事瞒着我?”

    舒心棠连忙摆手,“没有,没有……”又感觉没有二字太苍白,怕舒铭不相信,补充道,“这是一把钥匙,也许我母亲给我留了什么东西,保险柜什么的。但是我却没找到,问问亲戚,万一有线索呢?特别是舒家亲戚,舅舅你一定记得帮我问。”

    遗产?

    自己的妹妹哪可能还有什么遗产?

    给舒嫣留的那笔钱,可能就是最大的遗产了!

    可锁着的是什么秘密也说不定!

    比如说,心棠的生父……

    舒铭不经抬头看了一眼舒心棠,要知道心棠的生父,他也没见过。

    舒嫣将心棠从外面带回来的时候,孩子已经两三岁了。

    为此,他还和舒婉吵了一架,大闹着要去找那个负心汉、薄情郎替她出气。

    可舒婉始终没有说出孩子的生父是谁!

    后来怕舒婉伤心,他也就不再提了!

    若钥匙真是锁着心棠生父的秘密,他倒要好好找找了,万一找到了,他得替自己死去的妹妹出口恶气!

    至于父女相认?就算了吧!

    总不能便宜他,让他捡了个这么大的闺女!

    舒铭点点头,拍着胸脯,“心棠,你放心,我一定帮你打听。”

    他把钥匙又拿在手里看了看,这会儿怎么看,这钥匙怎么像工艺品!不然哪有钥匙是月牙状的啊!

    该不会是定情信物吧?

    越看越像!

    “舅舅,我走了,池乘发消息说在门口接我了。”

    “你把他叫进来,在家里吃了晚饭再走。”

    “不了,我们还有事。”

    “那好吧。”舒铭也不留了,小年轻总有小年轻的去处,多约会约会,感情才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