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历史军事 >娘子且留步 > 第一七三章 吊子(iampetty打赏加更)
我的书架 | 加入书架 | 举报章节错误 | 返回书页

娘子且留步- 第一七三章 吊子(iampetty打赏加更)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姚颖怡 书名:娘子且留步
    范无病得过御厨亲传,手艺不是吹出来的,是实打实的真功夫。

    拔丝苹果是很常见的菜式,只是颜雪怀还真的没有吃过。

    拔丝苹果是真的好吃,范老头也真是不对劲。

    这老爷子眯着一双小眼睛,笑眯眯地看着颜雪怀吃得热火朝天。

    “小妮儿,好吃不?”

    “好吃。”颜雪怀送上一个又傻又白又甜的笑容。

    范无病高兴了,问道:“小妮啊,你见过你外公吗?”

    颜雪怀眨眨眼睛:“小时候见过,外公已经去世好多年了。”

    “是啊,是去世了,你外公是个好人,你听你外公说起过你娘小时候的事吗?”范无病又问。

    颜雪怀点点头:“外公说我娘做菜有天份,一教就会。”

    “你娘是几岁时来的你外公家里啊,这事你知道吗?”范无病再问。

    颜雪怀的耳朵支愣起来,来了,来了,这老头的狐狸尾巴终于露出来了。

    “我娘很小很小的时候,就来外公家里了,那时候我还没出生呢,没有看见。”

    范无病怔了怔,你娘很小的时候,你若是出生了那才叫奇怪。

    “你没听你外公说起过?”范无病不相信,胖子李是出名的话痨,他就不信了,胖子李会不给小外孙女说这些?

    他的孙子就常常问他:“爷,我爹小时候淘气吗?”

    颜雪怀想了想,像是忽然想起来了,她兴奋地说道:“我娘以前的家里很有钱。”

    “有钱?”范无病的小眼睛贼亮贼亮的,他连忙追问,“这是胖子,不对,是你外公说的?”

    颜雪怀点头:“是啊。”

    唉,那位没见过面的外公啊,你要原谅我,我也是没办法的。

    “那你外公有没有告诉你,你的亲外公家里姓什么?”

    颜雪怀歪着脑袋,认真地想了想,又摇摇头:“好像没有说过。”

    范无病有些失望,他叹了口气,小声嘀咕:“这个胖子李,该说的不说,不该说的整日话痨。”

    正在这时,范无病的小儿子阿苦走了过来,看到老爹和一个小姑娘面对面坐着,阿苦先是一怔,接着便认出来,这小姑娘就是李食记那位老板娘的闺女。

    阿苦觉得自家老爹越来越不像话了,你个小老头,找人家小姑娘套话,让那位厉害的老板娘知道了,还不拔了你胡子?

    “老爹,灶上人手不够,您快进去帮忙吧。”阿苦说道。

    范无病翻翻眼皮:“炖个大锅菜,还要让我帮忙,你们这些废物点心。”

    “老爹,大锅菜该放盐了,我们拿捏不准,您快去看看吧。”阿苦再说。

    范无病看一眼颜雪怀,真丢人呐,让胖子李的外孙女知道他老范家的儿孙们连盐都不会放,他这老脸算是丢尽了。

    “行了行了,我进去看看。”

    范无病站起身来,颜雪怀连忙告辞,她无意间瞥一眼阿苦,却见阿苦像是松了口气。

    颜雪怀走出范记,就看到正在原地转圈圈的珍珠。

    “颜姑娘,你总算回来了,我还以为你......”

    没等珍珠把话说完,颜雪怀就冲他做个噤声的手势,然后凑到他耳边,压低声音说了几句话。

    范家人多,每晚留两个人在铺子里值夜,其他人回去睡觉。

    今晚轮到阿苦和堂弟阿咸当值,送走最后一个客人,范家的人也陆陆续续都走了,铺子里只留下阿苦和阿咸。

    工地上的铺子都是临时搭建的,四面透风,阿苦和阿咸虽然累了一天,可这会儿却也不想早早睡下。

    阿咸说道:“哥,要不咱们去找李食记的崔旭聊聊天吧,上次那小子说起他们村里老财主娶小老婆的事,别提多好玩了。”

    “有啥好玩的?”阿苦好奇地问道。

    “老财主五十多了,看上了一个十八岁的小寡妇,费了好大的劲儿,才把小寡妇纳回来,为这,还把他那正室的老伴给气病了。没想到成亲的那天晚上,小寡妇的丈夫找上门来了,你猜怎么着,那人没死,还活着呢,老财主不肯把人还回去,于是那妇人的丈夫便往新房的喜床上一躺,说啥也不肯走了,于是,那一晚,三个人在新房里住了一晚,第二天早上,两个男的勾肩搭背走出来,一问才知道,老财主认了那妇人当干女儿。”

    阿苦听得哈哈大笑,拉上阿咸,跑去了李食记找崔旭。

    今天辛伯也在,听说他们来找崔旭,便道:“我这大晚上的想吃老杜家的吊子,崔旭那孩子便帮我去买了。”

    阿苦一怔,问道:“工地上到了晚上不是不许出去吗?”

    辛伯压低声音说道:“是不许民夫们出去,咱们可以,怎么,你们没出去过?”

    “没出去过啊,真没,你们经常出去?”阿苦忙问。

    “是啊,每天晚上都出去,你们居然不知道,唉。”

    阿苦跃跃欲试,怎么办,他也想吃老杜家的吊子了。

    这大冷的天,吃一碗热气腾腾的吊子,就着大葱,再卷个煎饼,阿苦咽咽口水。

    从李食记出来,阿苦就问阿咸:“我要去吃吊子,你去吗?”

    阿咸缩缩脖子;“我才不去呢,那么冷,对了,你要是去,给我带两个羊肉包子,我烤着吃。”

    行吧,阿苦答应着,便往工地口走去。

    不去不知道,去了才发现,那工地门口人来人往,有工部派来的小管事,也有在工地上值班的内侍,还有打杂的杂役,除了没有民夫,什么人都有,只要有进出的牌子,就能随便出入。

    阿苦觉得他们老范家太亏了,都怪开张第一天出的那件事,把他们家的人全都给吓傻了,一到晚上便老老实实留在铺子里挨冻,竟然不知道出去走走乐呵乐呵。

    阿苦拿出牌子,门口的兵士看了一眼,便放行了。

    阿苦往老杜家的方向走去。

    工地里亮如白昼,可是从工地往老杜家的这段路,却没有灯,黑压压的。

    阿苦是个年累力壮的小伙子,身上只有二三十个铜钱,他自是不怕被人劫财劫色,一边走一边吼:“当哩个当,当哩个当,当哩个当哩个当哩个当!闲言碎语不要讲,表一表好汉武二......”

    后面的那个“郎”字还没有说出来,阿苦便觉有个什么东西打到了他的脑袋上,他的身子晃了晃,被人从后面抱住,接着,一条麻袋套在了他的头上。

    ------题外话------

    这是第三更,久等了!这是给iampetty的打赏加更,谢谢!

    明天继续三更,等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