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涛骇浪- 第538章 领导面前的彭毕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天下南岳 书名:惊涛骇浪
    彭毕得知许一山已经约好了胡市长,只等他从省里开完会回来就见面,顿时高兴得直夸许一山办事稳。

    其实,许一山对胡进接不接受约见不抱希望。而且他内心倒希望胡进拒绝他的要求。

    但胡进在考虑之后说,这个约,必须接受。

    胡进答应约见,让许一山多少有些失望。

    心里想,看来胡进下到地方以后,也抗拒不了迎来送往的俗套。

    时间过去几天后,许一山突然接到胡进的电话,让他晚上与彭毕一起去市里见他。

    按胡进的说法,这是见面纯粹属于私人间的聚会。他一见面就立了规矩,不谈工作,不聊感情。

    许一山心里想,既不谈工作,也不聊感情,见面做什么?

    彭毕却赞同胡进的要求,客气道:“对对,私人聚会,我们听胡市长的指示就对了。”

    从年龄上看,三个人当中,彭毕年长。他至少比许一山和胡进要大上十岁。

    在级别上,胡进又比彭毕大上两级。

    作为地市级的市长,胡进已经进入正厅,算得上是高干。

    而彭毕,在地方上,级别确实不低,正处级。可是却还属于基层干部,并未进入高级干部的圈子里。

    见面的地点选在胡进下榻的林荫假日酒店。

    林荫假日酒店是市委市政府定点接待酒店。民营性质。酒店五星级,是目前衡岳市最高档的酒店。

    胡进是外地空降来的干部,在住宅尚未完全准备好的情况下,通常都下榻在酒店里。

    本来市里是有领导住房的,是一个单独的物业小区,叫市委家属院。

    家属院里高楼不多,小别墅却不少。

    市委市政府主要领导都集中住在小区里。由于胡进的家属没有随他来,他一个人占着一座别墅也不太合适。因此胡进就选择住在酒店。

    胡进定了一个包厢,许一山和彭毕赶到时,胡进早已在包厢里等着他们了。

    许一山上次接受了老董的开导后,不像过去见到胡进表现得那么大大咧咧。而是客客气气,恭恭敬敬,谦逊有礼。

    彭毕本来跟在许一山后面,推门看见胡进后,他赶紧抢上几步,双手紧紧握了胡进的手,满脸堆笑道:“胡市长,您好。”

    胡进淡淡一笑,示意他们入座,他回头招呼服务员,可以上菜了。

    未等彭毕开口,胡进先表态道:“彭县长,老许,这顿饭我来请,你们谁都不可以买单。”

    许一山没表示任何意见,在他看来,吃他胡进喝他胡进都是理所当然。谁让他有钱,又是市里大领导。让他请吃顿饭,还吃不穷他。

    彭毕却客气说道:“哪能让领导买单?这顿饭我来买单。”

    胡进也没表示反对,只是笑了笑。

    菜一上来,许一山便觉得大开了眼界。

    虽然三个人,菜却没少点。而且很多菜看起来就像一件件精美的艺术品,令人不好意思下筷子。

    许一山过去很少见到这么豪华的饭菜,很多菜他连名字都叫不上来。

    菜一上齐,胡进便招呼他们两个动手开吃。

    彭毕愣了一下,小声问:“胡市长不喝一杯吗?”

    胡进抱歉道:“对不起哦,我不喝酒。”

    胡进不喝,彭毕想喝也不好张嘴了。

    许一山明白彭毕的意思,便笑嘻嘻道:“这么多好菜,不下酒就浪费了。领导,你不喝,我和彭县长都不敢喝啊。现在又是下班的时候,喝点酒不算违规吧?”

    彭毕立即接过去话说道:“是啊,胡市长您不带个头,我们”。

    胡进一愣,摆摆手道:“你们随意就好。想喝就喝,我这里没有规矩的。一切以开心为主。”

    彭毕便暗示许一山去车里拿了酒来,却不是茅台,也不是其他名贵的酒,而是茅山县最常见的稻谷烧。

    这下让胡进有些意外了。他盯着酒瓶子看了好一会,饶有兴趣地问:“这什么酒啊,市面上没见着有卖的啊。”

    彭毕便介绍道:“胡市长,这是我们茅山县最有名的稻谷烧,纯粮食酿造,酒精度数高。我这里是头曲,纯度最高的好酒。”

    胡进哦了一声,随口问道:“这比茅台要好?”

    彭毕认真道:“若论名气,肯定比不上茅台。价格更是不敢望其项背。不过,这酒好在价格便宜,喝了也不上头。我打算,今后我们茅山县的公务接待,一律上这个酒。物美价廉啊。”

    胡进又哦了一声,道:“你就不担心客人嫌弃?”

    彭毕礼貌一笑道:“嫌弃也没办法。我们茅山县可不是地主老财,每一分钱都是纳税人的血汗钱。我们作为政府干部,岂可将纳税人的钱花在吃吃喝喝,贪图享受上啊。”

    胡进赞许点头,主动要求他也尝一口。

    在彭毕嘴里被吹得天花乱坠的稻谷烧,许一山知根知底。

    所谓稻谷烧,其实就是将稻谷煮熟后,摊在竹席上晾干,然后掺入药引子让其发酵。待到一定程度,便将稻谷置入木质甑桶。桶上置一大铁锅,锅里装满冷水。

    甑桶加热后,桶内稻谷蒸汽便往上升腾,遇到铁锅冷水,便凝结成水,从桶内流出来,即为酒。

    此酒气味浓郁,味道辛辣,入口就像喝了刀子一样,顺着喉咙一直划到肚子里。是寻常百姓家喜闻乐见的一种待客之物。

    出生在乡下的许一山是亲眼见过酿酒的。他不但知晓稻谷烧的熬制方法,还知道乡下每家每户最爱酿的糯米黄酒。

    这种连乡镇干部都不屑的稻谷烧,到了彭毕的嘴里,恍如甘霖一样让他赞美不休。

    彭毕赞美完酒,马上就将话题转移到许一山身上,认真道:“一山同志就像这稻谷烧一样,外表不被人认同,但品质却是好品质。”

    许一山倏地一下红了脸。别人当着胡进的面赞美他,让他感觉到无地自容。

    毕竟,胡进对他知根知底,他许一山是什么路上的人,胡进比熟悉自己掌纹还要清楚。

    彭毕的赞美,让许一山尴尬不已。他赶紧拦住彭毕的话道:“彭县长,我除了做点实事,并不像您的那样好。”

    彭毕深深看他一眼道:“你好不好,我心里有数。今天当着胡市长的面,我想征求一下你的意见。”

    许一山小声提醒他道:“不是不谈工作吗?”

    彭毕正色道:“这不算工作,只是我们之间私自的交流心得。一山啊,我们县里的情况你现在也看到了,要想不拖全市的后腿,我们就要壮士断臂啊。”

    许一山吃了一惊道:“彭县长,还要壮士断臂啊?什么事那么严重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