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版主网 >历史军事 >蛰雷 > 第二百一十四章 提出批评(四更)
我的书架 | 加入书架 | 举报章节错误 | 返回书页

蛰雷- 第二百一十四章 提出批评(四更)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只爱煞英雄 书名:蛰雷
    当魏定波再度回到武汉区内,还未来得及询问王雄,望月稚子有没有回来,便听王雄率先说道:“区长找你。”

    “我去一趟。”

    来到姚筠伯办公室门前,通报之后进入,魏定波便直接解释说道:“望月队长想要租一间房子,我今天去看了看。”

    你若是无故旷工没有一个领导会喜欢,虽说你是情报科的,但是任务刚刚结束很难说立马就有新的任务,所以魏定波自然是要先为自己解释一番。

    望月稚子的要求魏定波作为情报科二队队员岂能有不听之理,姚筠伯对于这样的解释自然是能接受的,反而是问道:“租好了吗?”

    “区长放心,已经租好了。”

    “望月队长为区里忙碌没时间理会这些琐事,你多帮帮她。”

    “属下明白。”

    “这是给你的‘喜金’。”姚筠伯打开抽屉拿出一个信封从桌面上推过来,他还是习惯称呼为喜金。

    “多谢区长。”

    “这一次任务做的不错,总部和日本人都很满意,再接再厉。”

    “属下定当继续努力,再创辉煌。”

    “好。”姚筠伯近几日心情不错,武汉区初成立便完成如此重要的任务,得到了李士群的嘉奖,日本人方面自然也是表示肯定。

    特工总部武汉区的重要性体现出来,他这个武汉区区长地位自然也是水涨船高,开门红这一炮算是打响。

    并未在办公室内多说什么,魏定波拿了钱便离开,出来之后打开信封看了一眼,果然正如望月稚子所说是五百块。

    看来这武汉区内的喜金,再高也高不过总部,能持平已然算是重要任务的附加值。

    回到办公室内,魏定波直接将信封扔给王雄说道:“有机会见到王木琰,给他分二百。”

    王雄一数开口问道:“你呢?”

    “队长会给我,不然就这五百块,分来分去还能剩多少。”魏定波无所谓的说道,其实他只是不想拿汤岩性命换来的钱罢了。

    活生生一条人命,就换来五百块钱。

    王雄并没有推辞,毕竟他也能看出魏定波有想要收拢王木琰之意,当即表示会将事情处理好。

    不过此时拿了奖金自然是要请魏定波吃饭,毕竟他这三百块钱拿的算是轻松,至于胡善平拿的也不少,不过那是抚恤金,也不知道最后会给谁,胡善平家里的情况大家也不太清楚。

    说起请客吃饭,魏定波还想要当夜与望月稚子见面,表面上是打算说一说租房子的事情,其实是想要参加后续的任务调查。

    索性就答应王雄的提议,在距离武汉区不远的地方两人随便吃点,之后陪着王雄回去,却还未见望月稚子回来,看来今日她是不会回来的。

    难不成昨日回来是听闻自己这边任务结束,专程回来给自己祝贺的?

    魏定波心头不由这样想到。

    不过此时望月稚子不来魏定波自然也不会再等,与王雄告别回家,回到家中冯娅晴已经热了剩菜吃过饭,两人便坐在一起聊天。

    “组织怎么说?”魏定波当即问道。

    “组织方面早先便已知道管城侯同志的想法,明令禁止他如此选择要求他执行命令,可是管城侯同志都拒绝了。所以对于你的事情,组织方面表示可以理解,且管城侯同志或许早就料到了会遇到你,在给组织最后传递的一份情报中,写过这样的场面就是为了防止你被怀疑。”

    汤岩决定赴死,便已经将可能遇到的情况一一想明,魏定波此时不会被组织怀疑审查,也是汤岩的提前安排。

    “对于管城侯同志不惧牺牲的精神组织给予肯定,但是对于管城侯同志不服从组织安排,不执行组织命令的行为,组织提出严厉批评。”冯娅晴转达组织意思。

    冯娅晴继续说道:“借此机会组织让我通知你,严格执行组织命令,遵守组织纪律,不能个人英雄主义。”

    对于汤岩的牺牲组织心中万分悲痛,为杜绝日后类似的事情发生,自然是要加强教育。

    不仅仅是冯娅晴向魏定波转达这样的指示,同样有人向冯娅晴转达相同的指示,其他组织同志也是如此。虽然他们可能并不知道与汤岩的牺牲有关,但每个人都会被强调此事,杜绝类似的事情发生。

    “我知道了。”魏定波说道。

    汤岩如何不知自己是在违抗命令,可他作为参加工作多年的组织同志,却毅然决然选择如此,那么他所带来的价值是什么?

    魏定波继而问道:“租界内是什么情况?”

    “组织决定完成管城侯同志的遗愿,用他的牺牲在租界内发动游行,唤醒更多的人以及要求法租界当局严禁伪政府和日本人的情报机构人员进入租界,同时追究在租界内杀人的凶手。”

    “希望可以遏制伪政府的嚣张行事。”

    武汉区成立便是要对法租界内的抗日组织进行打击,现在租界内因汤岩的死闹的正凶,如果租界内各界人士联和起来向法租界当局施压,确实能让武汉区的行事变得更加不便,也将日本人想要利用武汉区对付法租界的想法落在空处。

    这便是汤岩牺牲所带来的价值,他可以在很大程度上保护隐藏在租界内的抗日组织总部,保全抗日组织的完整性和领导性。

    “军统方面也参与其中,这一次一定会取得成效,不会让管城侯同志白白牺牲。”冯娅晴说道。

    军统在武汉区的总部同样隐藏在法租界内,甚至于他们的多部电台也在其中,武汉区如果对法租界进行大规模的调查抓捕,军统武汉站首当其冲,所以借由此次机会,他们也会多方配合。

    姚筠伯和日本人还以为此次行动起到了非常大的威慑力,殊不知租界内已经在酝酿一场针对他们的活动,联和各界人士一同抵制,到时会让他们知道这一次行动,将带来什么样的影响。

    不过魏定波并未完全放心,他说道:“就算一切顺利,到时伪政府和日本人是会受到阻碍,但他们对租界内的行动不可能完全终止,还是要多加小心才行。”

    “组织有这方面的考虑,已经在租界内做出调整,该静默的人员静默,该认真工作的成员要打起精神,不能再认为租界安全便放松警惕。”

    “如此便好。”魏定波微微点头,与敌人的交手不容有半分松懈,不然便是不可挽回的损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