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宫翻身:暴君独宠小妖后夏清浅萧墨寒- 第12章

类别:女生小说 作者:佚名 书名:冷宫翻身:暴君独宠小妖后夏清浅萧墨寒
    第12章

    然而下一秒,却像是接触到什么东西似的,纷纷被阻挡在周遭一尺的距离之外!

    最后,甚至不约而同的飞走了!

    萧霓裳大喜,这符的效果,竟比锦儿刚才给她的还要强!

    “清妃,真的可以,而且这符的效果好像更好了,你好厉害啊!”

    萧墨寒饶是已经猜到事情的结果,可是亲眼所见的时候,眼底还是闪过了一丝惊讶。

    夏清浅笑眯眯的道:“多谢公主夸奖,这符确实比早晨卖出去的效果强一些,而且早晨那些只持续半个月,这道却是可以持续一个月,所以价格上也要略贵一些。”

    萧墨寒没想到她竟然主动承认了,微微的眯了下眼睛。

    夏清浅察觉到他的目光,一脸坦然。

    价格的问题,其实她可说可不说,碍不着什么事儿。不过她明显感觉到刚才报价的时候,这男人身上一闪而过的不悦——他大概是从柳絮的反应,看出自己故意报了个高价。

    所以她现在特意带一句,算是解释。

    不管怎么说,和人间帝王闹僵了关系,于她而言都没什么好处。

    所以在不影响自身的情况下,她都会尽力维护表面上的和平——这也是她刚才在这两人进门的时候,故意装受伤的原因之一。

    “好好好!”萧霓裳连声接口,“钱不是问题,你不知道这驱虫符有多好用啊。现在有了它,本公主这个夏天都不用担心那些蚊虫了!”

    而且一想到这驱虫符人人都可以有,她的心里就有些微妙的酸溜溜。

    可现在夏清浅却告诉她,她这个比其他人的都要好,自然是大大的满足了她的虚荣心。

    萧霓裳高兴道:“等一个月之后,我再来找你买!”

    夏清浅点了点头,又提笔画了一张符,塞到萧墨寒的手里,“皇上也拿一张吧。”

    男人愣了愣,凝着她的目光微微一深。

    她的表情并无丝毫谄媚讨好的意思,甚至都没有像对着萧霓裳那般对他笑。

    可她不是说,直接赠送会造成因果么——现在又不考虑那所谓的因果了?

    还是说,她想借此跟他有什么......

    萧墨寒脑子里的念头还没来得及完整化,就听她笑着继续道:“您那玉佩十分贵重,买了公主的符还有剩的,所以您也拿一张,便算是两不相欠了。”

    萧墨寒,“......”

    男人脸色微不可觉的沉了沉,然后转身就走。

    夏清浅素来通透人心,然而此刻却看着男人离去的背影,却有些茫然的扭头问萧霓裳,“他怎么了?”

    萧霓裳跺了跺脚,恨铁不成钢的道:“你怎么能说两不相欠呢——我皇兄差的是那一块玉佩的钱吗?你当然应该告诉他,那符纸是因为你深爱他才送给他的呀!”

    夏清浅,“......???”

    所幸萧霓裳没有继续这诡异的话题,让太医院拿了点伤药来,就离开了冷宫。

    柳絮正打算给夏清浅上药,夏清浅却摆了摆手,“没事儿,不用。”

    柳絮只当她是强颜欢笑,忧心忡忡的道:“主子,您不用安慰奴婢,都这样了怎么可能......”

    她的话音戛然而止,因为夏清浅忽然抬手,虚虚的往自己脸上摸了一下,然后那张惨不忍睹的脸刹那间又恢复成了完好无损的模样!

    柳絮蓦然瞪大了眼睛,“这......怎么会这样?!”

    她还没来得及说出个所以然来,井里却幽幽的传来一道声音,“看不出来,你演技还挺好的啊。”

    柳絮吓了一跳,猛地回头,“什......什么玩意儿?”

    “我才不是什么玩意儿,我是花中之王,世上最漂亮的向日葵!”

    “......”

    柳絮脸都白了,瞪大眼睛惊恐的看向夏清浅,“娘......娘娘!”

    夏清浅安抚的拍了拍她,“没事,别慌,只是井底压着个小妖精而已。”

    柳絮,“......?!”

    您是如何做到,用这么平和的语气说出“只是个小妖精而已”这几个字的?!

    那可是妖精啊!

    柳絮觉得自己的世界观在这几天受到了连续不断的冲击。

    夏清浅为了避免麻烦,又重新给自己的脸上弄了障眼法,然后不悦的朝着井边道:“你前两日不是做得很好么——有人在的时候从来不出声,现在怎么回事儿,无端端的出来吓人?”

    向日葵精不高兴了,“这不是没有外人吗?我都把我的小秘密告诉你了,你连话都不让我说?”

    “柳絮从未见过妖精,会怕。”

    “那现在不是见到了?”向日葵精不悦道,“凡事总要有第一次,难道你打算让我一直见不得光?”

    “......”

    这控诉的渣男的语气是怎么回事?

    夏清浅嘴角抽了抽,知道和它争不出个结果来,遂把目光移向了柳絮,“它不会伤害你的,你把他当成个普通的小孩子就行,不用怕他。”

    柳絮实在是没法儿把一个妖精当成普通的小孩子。

    可是听着主子和他的对话,好像还挺熟,她也不想让主子为难,只好怯怯的点了点头,“是。”

    不过后来除草的时候,她都尽可能的离那口井远远的。

    夏清浅也不闲着,在柳絮除完杂草的地方,她全都洒满了种子,然后用井水灌溉了一下。

    说来也怪,这地方虽然是冷宫,但是除了杂草丛生看起来荒芜之外,占地面积却出奇的大——按照夏清浅的粗略估计,大概有寻常宫殿的四五倍。

    所以柳絮带回来的种子根本不够,只洒了屋子后方的一点土地。

    主仆二人忙完已经是天黑,随便吃了点东西就睡下了。

    第二天早晨,夏清浅是被柳絮的尖叫声吓醒的。

    “主子,主子!”她甫一睁开眼睛,就看到柳絮一脸惊恐的道,“那些李子和西瓜、那些青菜、还有那些花儿......怎么都已经长出来了?”

    “哦?”夏清浅眼神亮了亮,穿上衣服立刻走了出去。

    饶是她已经猜到那井水能加速植物生长,也没有想到,才一晚上的工夫,西瓜和李子都已经长破土而出,牡丹芍药虽未开花,却也有了结苞的趋势。

    荒芜的冷宫里,终于出现了第一抹生机。

    “柳絮!”夏清浅喜道,“一会儿再弄点其他的种子回来。”

    “可是......”柳絮脸上的惊恐又变成了为难,“娘娘,我们没有钱了。”

    昨日虽然赚了一两银子,可是这些种子已经花光了所有的盈利,就连肉都没换到,哪儿还有闲钱去继续换种子呀?

    “这还不简单?”夏清浅本来想说继续卖符就是了。

    可忽然却像是想起什么似的,凑到柳絮耳边,小声嘱咐了一句。

    “听懂了吗?”

    柳絮的表情顿时又变成了最初的惊恐,颤颤巍巍的道:“这......这样不好吧?!”

    夏清浅笃定的笑,“非常好哦。”

    柳絮的脸五颜六色的变换着。

    她觉得再这么下去,自己迟早要被吓出心脏病的。

    ............

    两个时辰以后,后宫掀起了一阵不大不小的风波。

    无数人涌向冷宫,荒芜的院内热闹非凡。

    而人群的正中央,夏清浅正举着一块玉佩大声吆喝,“走过路过不要错过,皇上的贴身玉佩拍卖现在开始,起拍价一株灵芝加一千两银子,现在有意者可以开始加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