冷宫翻身:暴君独宠小妖后夏清浅萧墨寒- 第27章

类别:女生小说 作者:佚名 书名:冷宫翻身:暴君独宠小妖后夏清浅萧墨寒
    第27章

    夏清浅深深的吸了口气,垂下眼帘,“回太后,臣妾也是被尖叫声引来的,所以臣妾也不知道。”

    太后又问,“那你是在皇上之前还是之后来的?”

    当然是之后!

    这狗皇帝不知道在这儿干什么见不得人的勾当,她只是误闯进来的好不好?

    可是夏清浅知道,要是她说完之后狗皇帝立马反驳她,那她就真的百口莫辩了——比起她这个冷宫弃妃,所有人肯定会选择相信他们的皇帝陛下。

    所以尽管气得不轻,她还是咬牙道:“之前。”

    说着,还暗暗瞪了男人一眼。

    萧墨寒对上她嘲讽的目光,眸色微暗,面无表情的移开了视线。

    德妃立刻冷笑,“哪儿有这么巧的事,皇上说听到尖叫声走来,你也听到尖叫声走来。可是太后带着大家过来的时候,没有任何可疑之人出现,凶手说不定就在原地来不及跑。你一个冷宫弃妃出现在冷宫以外的地方,本就十分可疑,而且莲妃与人无冤无仇,只在前几日与你结过怨。今天你又刚好聚出现在她被害的地方——这么多的巧合加起来,不是你贼喊捉贼还会有谁?”

    她这番话说的有理有据,义正言辞,好像已经亲眼看见她杀了人似的。

    其他人也纷纷点头附和,“是啊,德妃娘娘说的没错!”

    “我道皇上怎会与这女人如此亲近,原来是她做出这种丧心病狂的事情,还想勾引皇上!”

    “不错,皇上早就不想理会她了——定是她见自己所做的事情败露,便要使用美人计蒙混过关!”

    “枉费太后娘娘如此好心放她出来参加祭祀,没想到她的心肠竟如此歹毒心机!”

    “请太后立刻将清妃治罪!”

    “......”

    妃嫔们刚才他们看到清妃和皇上亲吻,就觉得满心不是滋味儿。

    现在一逮着机会,自然是把什么罪名都往她身上推!

    不管怎么样,错都是夏清浅的!

    至于皇上,还是他们高洁的圣上,不可能与清妃有如此亲密的行为!

    夏清浅听着四周的声音,一下子气笑了,“我出现在冷宫以外的地方,是因为太后娘娘允我前去参加祭祀,德妃娘娘说我可疑的意思是——怀疑太后吗?”

    德妃脸色一变,“你别胡说,本宫什么时候这么说了!”

    夏清浅扯了扯唇,“还有,莲妃发出尖叫,那凶手也不是傻子,不会自己站在原地等着旁人找来吧?我是第一个出现在这山洞里的人没错,可大伙儿都是从假山这边进来的,然而假山那边还有一个出口——我若是真的下了毒,为什么不直接从那边离开?”

    她指着假山里侧的洞口,眼风还若有似无的扫过萧墨寒。

    多亏了狗皇帝在这儿跟人秘密接头,她才知道,内侧还有一个洞口!

    “不过德妃娘娘说的也有点道理。”夏清浅话锋忽然一转,“给莲妃下毒的凶手,很可能是在下毒之后发现这么多人都来了,所以故意挑了个好时机出现在这个山洞里,正好以此洗清自己的嫌疑——比如在我之后,也比如在我和皇上之后。”

    说到这里,她意味不明的笑了一声,“所以德妃娘娘怀疑的是皇上,还是这里的其他人呢?”

    此话一出,众人的脸色都变了。

    怀疑皇上——这种话她也说得出来,怕不是疯了?!

    萧墨寒冷冷盯了她一眼。

    夏清浅毫不心虚的和他对视,既然他想把她留在火坑,那就别怪她拉他一把。

    反正她又不欠他的——相反的,这男人还欠她一次呢!

    德妃怒喝,“放肆!夏清浅,就算是太后心善让你出来祭祀上苍,你也不能在太后面前这么大放厥词!本宫什么时候怀疑皇上和其他人了,本宫怀疑的分明就是你!”

    “证据呢?”夏清浅冷冷的看过去。

    “还要什么证据?!”德妃冷着脸,“第一个出现在莲妃身边的是你,你的嫌疑最大,这一点无论放到哪个衙门去说都是毋庸置疑的!你别想混淆视听,模糊概念!”

    “嫌疑最大,那也只是嫌疑而已——德妃娘娘却一上来就说我贼喊捉贼,到底是谁混淆视听、模糊概念?”夏清浅嗓音愈冷,“做贼心虚、贼喊捉贼的又到底是谁?”

    “你......”德妃脸色铁青,噎得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这个蠢货到底什么时候变得这么伶牙俐齿了?

    一番说辞,竟然把矛头引到她的身上来?

    她胸闷的看向太后,一改刚才咄咄逼人的态度,柔声道:“太后,臣妾只是想替莲妃妹妹找出凶手而已,还望太后明察。”

    太后沉吟片刻,也没有怪责她的意思,“德妃,哀家明白你是一时情急。清妃也不必紧张,若你真的是无辜的,哀家不会冤枉好人。”

    夏清浅还没来得及开口,德妃就点了点头,“太后英明,只要莲妃醒来,一切就会水落石出了。”

    夏清浅却眼神微微一变。

    在德妃说这句话之前,她也是这么以为的——太医解了莲妃的毒,就能水落石出。

    可莲妃说完这句话,她就觉察到了不对——这女人的态度像是胜券在握。

    所以,如果太医也解不了莲妃的毒,或者莲妃也不知道凶手是谁呢?

    更有甚者,莲妃本就是和人串通好的,故意用“中毒”的毒计来诬陷她呢?

    而接下来的事情证明,她猜的没错。

    太医很快就到了,却在给莲妃探脉之后,颤着腿儿跪下,“太后恕罪,老臣无能,莲妃娘娘这毒实在来得蹊跷,老臣这一辈子也是见所未见......”

    他的话还没来得及说完,夏清浅就倏地转身走向了地上的莲妃。

    “夏清浅,你干什么!”德妃厉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