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龙族开始打穿世界- 第九十二章:死侍军团

类别:女生小说 作者:起飞的大象 书名:从龙族开始打穿世界
    陆晨醒了,不如说他就没有睡着。

    他精力本就旺盛,加上有了昨晚的经历,不知为何他有些翻来覆去睡不着。

    忽然,他一直放在身上的那颗纽扣震动,他的手机也在嗡鸣。

    这是紧急求救信号!

    他连忙查看了下两人的位置,然后……点了个导航。

    用了几秒功夫看清楚路线,他迅速穿衣提起藏在枕头下的红枫,他的动作很轻,不想吵醒还在睡觉的绘梨衣。

    轻轻的拉开门,直接走向阳台,衣衫下的肌肉微微膨胀,言灵.金刚!

    电梯太慢了,救人如救火。

    凌晨四点,即便是东京这样的城市也没有那么的耀眼了,在昏暗的天空中,有一只夜枭掠空而下,黑色的风衣被劲风吹得飒飒作响。

    伴随着沉闷的重响,地面豪华的大理石尽数崩裂,碎石四溅,酒店门前的摄像头还未捕捉到夜枭的模样,身影便已消失不见。

    楚子航和凯撒可不是璐缇希娅师姐那样“孱弱”的人,以他们的骄傲,任务上出了些许问题也不会向他求助。

    但这次两人直接动用了紧急联络方式,尽管没有直接的信息说明,但求救的意思再明显不过。

    以他对凯撒和楚子航的了解,这两人即使被日本分部围困甚至捕捉,都绝不会激活纽扣,显然两人现在遇到了极其危险的意外状况。

    “有意思。”

    刚刚踩倒一根电线杆的陆晨在空中忍不住咧嘴笑了笑,或许又有不错的敌人可以砍了。

    ………………

    “日本人不是说很有工匠精神吗,这门的质量怎么看起来并不怎么好?”

    看着合金门不断的颤动,带着墙壁都开始掉下碎石,凯撒不禁吐槽道。

    “他们在使用言灵,这门设计出来并没有考虑承受大量死侍进攻。”

    楚子航看着那扇门,浑身血液开始沸腾。

    岩流研究所位置很偏僻,距离半岛酒店有近四十公里的距离,即使陆兄体力旺盛,速度再快,他们也必须顶住至少三分钟。

    目前看来,这扇们很可能顶不了那么久。

    楚子航站在一台机箱旁,他在等小型诺玛运算,结束的第一时间他就会回收,这是他们冒险的成果。

    “你说这些家伙有什么目的?”

    凯撒给沙漠之鹰重新装填子弹,他实在想不通这群死侍进攻岩流研究所的目的,难道和他们一样来偷资料?

    可这群家伙嗜血无脑的样子,不像是能干这种精细的特工活。

    他们现在簇拥在外面,对着合金重门冲撞抓挠,倒像是一群闻到腥味儿的猫在想办法开罐头,而他和楚子航就是罐头中的美味。

    但外面的东西可比猫这种可爱的动物恐怖恶心多了,他和楚子航也不是待食的鱼肉。

    “死侍不能说是无智的,但他们主要被最纯粹的欲望所主宰,比如杀戮……进食。”

    楚子航评论完后,言灵已经开始吟唱。

    小型诺玛仪器响起提示音的瞬间,他拔掉收入作战服的口袋中,走到凯撒身边示意他后退些。

    于此同时,那扇合金重门轰然倒塌,霎时间,宛若地狱的恶鬼冲入人间,蛇形死侍们张牙舞爪,一双双黄金瞳透着杀戮进食的欲望看向机房内。

    而被他们注视的那个少年的黄金瞳在这一瞬却比他们更刺目,机房内的温度瞬间攀升,君王般的烈火洪流冲向地狱的恶鬼。

    一度暴血,君焰。

    凯撒也有些讶异的看着这一幕,他猜到楚子航的言灵或许不简单,不然也不会总一个人执行任务,显然是有些忌讳,但没想到是这么暴力的言灵。

    热浪反扑在他的脸上,额前的金发都有些焦糊,惊讶只是一瞬间,下一刻他便反应过来朝火焰中的那些挣扎的恶鬼开枪。

    君焰确实是强大的言灵,但这些蛇形死侍生命力惊人,数量又极多,火焰冲过前面的死侍蛇墙后威力削减不少,后面大量的死侍涌入,在烈焰中哀嚎翻滚,一时间场面宛若人间炼狱。

    蛇形死侍越过前面几具焦黑的尸体,迎接他们的是凯撒的子弹,混乱的场面加上火焰烟雾的掩盖,他们的反应显然不如第一只死侍那般敏锐,当即就又倒下两个。

    好似是初战大捷,但凯撒和楚子航并不敢放松警惕,因为他们能看到那宽敞的走廊中挤满了蛇形死侍,婴儿啼哭般的嚎叫声灌入他们的大脑。

    “还能再来一次吗?”

    凯撒打完一梭子子弹后,和楚子航一同后退时换弹。

    楚子航没有说话,而是以实际行动回答了凯撒,又一批蛇形死侍涌入时,迎接他们的依旧是君焰,比刚才的范围和威力更广!

    此时火焰已经蔓延至机房中,不少主机已经开始被焚毁,电路烧断后刺目的火花不时闪烁。

    天花板顶部开始喷洒干粉,机房中自然有防火系统,然而面对如此突然的高温烈焰,有点杯水车薪的意思。

    连续释放两次君焰的楚子航即使处于暴血状态,也仍旧有些疲惫,短时间内如果想再来第三次,他就必须继续精炼血统。

    而他上次二度暴血的结果,是他永不熄灭的黄金瞳。

    陆兄提醒过他,这门技术不能滥用,他放在了心上,但在生死一线间,很多时候顾忌不了那么多。

    就像陆兄曾经对他说的,“力量这种东西,总是当你遇到更强的暴君,才会感慨不足。”

    他很庆幸,自己在濒临绝境时,还有用命一搏的资本。

    强大的风压逼近,一只极为壮硕的蛇形死侍腾身而起,利爪挥舞带起破风声,目标是他的咽喉。

    枪声响起,蛇形死侍反应收手挡在额前,但下一刻楚子航的村雨出窍,暴血加成下的力量配上锋锐的炼金刀具砍在蛇形死侍的脖颈上。

    凯撒冲过来一脚踹开抵住楚子航的蛇形死侍,随后又补上一枪带走对方,楚子航居然没能一刀枭首。

    “这些玩意儿骨头硬的很,别硬砍,后退,我们打游击,等你恢复体力!”

    凯撒抽刀架住一个体型“稍小”的蛇形死侍的利爪,踹开对方喊楚子航一同后退。

    复杂的机房宛若迷宫一般,能为他们争取更多的时间。

    两人飞速的移动,不知不觉间整座机房都亮了起来,蛇形死侍被烧透后内部油脂丰厚,他们是天然的蜡油。

    被烧灼的蛇形死侍在烈焰中翻滚,疼痛感驱使着他们不停的乱窜,让整片机房都烧了起来。

    顶部的换气机已经功率作用到最大,但即便如此,火场内的烟雾和越来越低的氧气浓度还是让凯撒和楚子航渐渐脱力。

    在他们又一次被五只蛇形死侍围堵时,楚子航皮肤开始出现细密的鳞片纹路。

    二度暴血,君焰三次爆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