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世界学才艺- 第2章 狼与狐狸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寸夕日 书名:影视世界学才艺
    “哥们,你是怎么进来的?”徐多艺自来熟地问道,倒是真带着点拉丁小伙的热情。

    “抢银行,你呢?”迈克尔对其入狱的缘由并不遮掩。

    “酷啊,我是抢劫便利店的时候,恰好被条子堵住了。”徐多艺根据苏克雷的记忆说道,“说说你怎么抢的银行呗!”

    “没什么大不了的,无非是把枪带进银行,逼着让工作人员把钱交出来。”迈克尔耸耸肩,一脸无所谓的表情。

    “然后呢?”徐多艺无奈地咧嘴道,心说:您这确实就是“找死”。

    “然后,警报就响了,为了防止被击毙,我只好缴械投降了。”迈克尔一本正经地说道。

    “emm……因吹斯汀。”徐多艺感觉迈克尔颇有点话题终结者的意思,就是于老师来了也未必捧得住。

    “那你这罪过不小啊,估计得被判不少年。对了,你是干什么工作的?银行家吗?喜不喜欢园艺?”徐多艺刻意道。

    “肖申克的救赎?”迈克尔可是芝加哥大学的高材生,瞬间便听懂了徐多艺话语中的含义。

    “是啊,二十年挖出一条通道,真是厉害。就因为这事,现在监狱里都不让贴海报了。”徐多艺似是开玩笑般说道。

    《肖申克的救赎》中,主角安迪用了整整二十年,方才以一柄小鹤嘴锄挖出了一条通往外界的通道,而这通道便藏在他监室内的美女海报后面。

    正是有了这样的“前车之鉴”,狐狸河监狱中禁止悬挂任何海报,也没有人能将小鹤嘴锄弄进监狱里来。

    徐多艺特意向迈克尔提起此事,为的就是有意无意间透漏出他也有越狱的想法,进而顺利加入迈克尔的越狱小分队。

    果然,当迈克尔听到徐多艺这么说,看向他的眼神中多出了几分莫名之色,眼底的警惕之意也略有减轻。

    “无业游民罢了,不值一提。”迈克尔不愿提起他的职业,随口糊弄道。

    徐多艺并不介意,迈克尔可是要做大事的人,怎么可能一上来就跟一个陌生人掏心掏肺,随即十分自然地转移了话题。

    在徐多艺的刻意引导之下,迈克尔的态度逐渐转变。

    聊了十几分钟后,两人便热络起来,初步建立起同室之谊。

    然而就在这时,监狱里便发生了恶性伤人事件,看到一名犯人倒在地上血流如注,迈克尔顿时没了聊天的兴致。

    徐多艺心中也有些戚戚然,但是由于被系统灌注了苏克雷的记忆,他的表现倒像是个监狱中的老鸟,甚至还跟迈克尔开了个玩笑:“欢迎来到监狱乐园。”

    流血事件很快平息,监狱方面提前熄灯。

    黑暗的囚室中,徐多艺和迈克尔均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不知过了多久,方才进入梦乡。

    初来乍到的两人这一夜睡的并不安稳。

    ……

    翌日,监狱放风。

    徐多艺正在给迈克尔介绍监狱内的势力划分:“黑人帮街头流氓占据着篮球场,白人组建的北风帮占据着看台……”

    迈克尔仔细地听着,表面上看神情无比轻松,眼底却流露出一丝凝重。

    昨夜,迈克尔已亲眼目睹一名囚犯被另一人捅伤,更加切身体会到监狱的凶险。

    哪怕他提前做足了准备,但监狱里的情况远比迈克尔预想中还要复杂的多,越狱的难度自是比他设想中来的更为困难。

    “那个抱着猫的人是谁?”定了定神,迈克尔假装不经意地问道。

    徐多艺顺着迈克尔的目光看去,一个正在撸猫的老头映入眼帘。

    “那是d·b库珀,大名鼎鼎的劫机犯先生。”徐多艺知道迈克尔在明知故问,却也乐得解释一二。

    这位老爷子入狱多年,乃是囚犯中最为德高望重之人,和狱警方面的关系甚是不错,甚至当上了囚犯理事。

    迈克尔的计划中便包括这位老爷子,或者说他盯上了老爷子藏匿的巨额劫机脏款。

    “我想打听个人,他叫林肯·布鲁斯。”迈克尔一边继续观察着周围的环境,一边说道。

    “你打听他做什么,你们认识?”徐多艺装作漫不经心地问道,随即挥挥手,带着迈克尔来到操场的另一端,看到了单独关押在另一处铁丝网内的林肯。

    “有没有什么机会接近他?”看到林肯,迈克尔眼中露出几分激动之色,赶忙追问道。

    “做礼拜时可以短暂见面。还有监狱工厂,只要你能进入监狱工厂,就能和他多待一会儿了。”徐多艺如实相告。

    “谢了哥们。”迈克尔拍拍徐多艺的胳膊,随即转身离开,不过没走几步,他又退了回来。

    “对了,他是我哥哥。”说完这句话,迈克尔头也不回地走掉了。

    “我当然知道。”徐多艺低语,进而也跟了上去。

    “你进监狱就是为了你哥哥吧。”徐多艺追上迈克尔后,开门见山道。

    闻言,迈克尔诧异地看了徐多艺一眼,却并未开口。

    “说真的,你一看就不像是会抢银行的人。”徐多艺耸肩道,“你看看你的周围,这里的人大多是些没上过学的混混,而你,看着可不像混混。你和这里格格不入,就像是混入狼群的狐狸。”

    “那你呢?你是狼,还是狐狸?”迈克尔忽然反问道。

    “我说过了,这里只有狼群。”徐多艺意味深长地说道,“不过我也不介意拥有狐狸一般聪明的头脑。”

    而后,徐多艺凑到迈克尔的耳边道:“林肯马上就要被执行死刑了,你为了来这里,不惜犯下抢银行的罪过,我想应该不会只是来见他最后一面这么简单吧。”

    “你到底想说什么?”迈克尔瞳孔急缩,低声喝问道。

    “我是想说,我们是室友,是一条船上的人,如果你有任何想法,我可以帮得上忙,毕竟我也不想在这该死的地方再多待一天了。”徐多艺挑挑眉,似是有种高深莫测之感。

    昨夜,徐多艺思考良久,他觉得为了避免夜长梦多,还是直接和迈克尔摊牌来的爽利。

    如他所言,只要迈克尔想要执行越狱计划,那么室友必然是他绕不开的一道坎。

    既然如此,一个表达出乐意合作的精明室友,难道不正是迈克尔最好的合作对象吗?

    互相试探什么的,完全没有必要。

    早点逃出去,徐多艺才能早点回家。

    他是真的一天也不想在监狱里面多待,这种日子委实是太过无趣与煎熬。

    迈克尔盯着徐多艺看了良久,猛然笑了,小声道:“你可不是狼,你是披着狼皮的狐狸。”

    徐多艺也笑了,看来迈克尔已经初步接纳他了。

    “我需要一种药,富格纳克。”迈克尔正色道。

    “交给我了。”徐多艺不假思索地揽下了这件事,他明白这算是他的投名状,更知道迈克尔为何需要这种药。

    医务室乃是迈克尔越狱计划的最后一环,那里靠近监狱的高墙,且守备松懈,绝对是越狱的最佳之所。

    医务室外墙上那根又黑又粗的电缆就是他们通向外界的最终桥梁。

    为此,迈克尔不惜谎报了糖尿病史,去医务室里接种他根本不需要的胰岛素,进而实施他的越狱计划。

    富格纳克则是用于对抗胰岛素效用的一种非处方药。

    只有提前服了这种药,才能避免被医生发现,迈克尔并未患病的事实。

    见徐多艺毫不犹豫地答应下来,而且并未追问他需要此药的原因,迈克尔心中满意地点点头。

    如此,两人的合作便已有了一个良好的开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