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世界学才艺- 第22章 无奈分别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寸夕日 书名:影视世界学才艺
    一处秘密的所在,徐多艺与瞿恩相对而坐。

    “林娥的身份有多少人知晓?”既然木已成舟,徐多艺只能转变计划了。

    “立仁呐,你让我说你什么好。怎么能在这么关键的时候把心思放到儿女情长上呢,太危险了!”瞿恩恨铁不成钢地说道。

    第一次围剿刚刚开始不久,所有战线上的同志都繁忙无比,徐多艺和林娥这事,确实有瞎添乱的意思。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事已至此,还是想办法如何补救吧。”徐多艺淡然道,同时古怪地看了瞿恩一眼。

    如果不是有他的介入,如今的林娥都已经怀了瞿恩的孩子了。

    “尽管成为你的联络员后林娥的身份已经被列入绝密,可是她入学无线电学校的事情知道的人可不少,一旦暴露,后果不堪设想。”瞿恩面色凝重道。

    “顾顺章知道吗?”徐多艺问。

    “当然,他可是中央特科第三科的负责人,怎么可能不知道?”瞿恩没好气地回道。

    由周公统率的中央特科下设总务、情报、保卫、通讯四个科,顾顺章的三科也叫做红队,俗称“打狗队”,负责镇压叛徒特务,立青之前就是在他手下做事。

    由于顾顺章领导的“红队”极为活跃,惩治了不少叛徒特务,使敌人闻风丧胆,他的地位也日益提升,了解机密之多自是不用多说。

    正是因为如此,他的叛变才造成了极为恶劣的影响,中共中央不得不从沪上转移到苏区,堪称改变了此后中国历史的走向。

    “那可就麻烦了。”徐多艺闭目摇头道。

    “你怎么老是关注顾科长?话说,立青也跟我抱怨过,你们两兄弟倒是默契的很呀。”瞿恩啧啧称奇,因为立青也向他表达过顾顺章说不定会叛变的担忧。

    “他已经被金陵、沪上、江城等多方面盯上了,就他那个吃喝嫖赌抽,五毒俱全的家伙,一旦被捕,铁定叛变。”徐多艺睁开眼睛,射出两道锐利的光芒。

    “唉,顾科长确实腐化的厉害,周主任也在考虑对他下一步的安排。”瞿恩皱眉道。

    “无论如何,派人盯紧他,以防万一。一旦出了什么岔子,立刻转移他所知晓的所有地下机关以及联络站!”徐多艺斩钉截铁道。

    “这个情况,我会向周主任反应的,还是继续谈你和林娥的事情吧。”瞿恩扶了扶眼镜道。

    “两个办法。”徐多艺举起两根手指,“一是彻底封锁林娥的身份。”

    “这不可能,根本办不到。”瞿恩的头摇的好似拨浪鼓,徐多艺此言的意思明显是要解决掉知晓林娥身份的其他相关人等,这是绝对不可能做到的事情!

    “那就只能将林娥送走了。”徐多艺道,他很清楚敌后谈恋爱乃是大忌,尤其是在顾顺章即将叛变的当口,只能挥剑斩情丝。

    “你……”瞿恩诧异地看向徐多艺。

    “你真以为我被爱情冲昏了头脑?”徐多艺平静地注视着瞿恩道,“孰轻孰重,我还是分得清的,不会为一时的情情爱爱,耽误了组织的大事。”

    徐多艺嘴上说的冠冕堂皇,但实则就是担心顾顺章叛变一事,一旦此事发生,所有顾顺章知晓的我党地下人员必须全部撤离,林娥也包含其中。

    既然林娥早晚要走,倒不如将主动权握在他们手中,省的到时候麻烦更多。

    “你有这种觉悟就好啊。”瞿恩的眉头终于松开,脸上也有了一抹笑意。

    “再等几个月吧。”徐多艺终还是有些舍不得林娥,无奈叹道,“到时候,恐怕我还得亲自派人抓她。”

    “有这个必要吗?”瞿恩觉得徐多艺有点小题大做了,让林娥悄悄撤离就是了,没必要搞出这么大的动静。

    “有。”徐多艺点点头,“否则此事万一日后被人翻出来,我会十分被动,因为这件事情根本解释不通。”

    来到这个世界已有三年,徐多艺行事愈发谨慎,因为破绽越少,他才越安全。

    闻言,瞿恩一怔,随即同意道:“也好,这样倒是能洗去你身上的嫌疑,只不过这样对待林娥,是不是不太好?”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只有这样,我才能更好地潜伏,发挥更大的作用。所以为了党和组织,只能委屈她了。”徐多艺摇头叹气,他心里也疼啊,可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瞿恩点点头,在这个为了理想而拼命的年代,个人感受确实无法兼顾,多少人连命都搭进去了,受点委屈又算得了什么呢。

    “林娥若是离开,情报传递必然不畅,正好可以趁这段时间的时间予以解决。”瞿恩倒是为徐多艺找出个好理由,能够多留林娥一段时日。

    “出了林娥这样的事情,我的身边暂时便不适合再有联络员了。既然排名第一的明线走了,那便启动排名第二的暗线吧。”徐多艺道。

    他想要趁机对沪上站进行一次清查,此时再派新的联络员肯定是不合适的,而且徐多艺的身份是最高机密,少一个人知道,便多一分安全。

    瞿恩思虑片刻后道:“可以,但是程真儿年纪尚小,还需要更多的历练和考验。”

    “所以我说让她作为暗线,让她凭自己的实力从我那里窃取情报,就当是对她的考验了。”徐多艺笑道。

    “你可不要搞得太过火了,我们在你的沪上站一共就这么两个报务人员。”瞿恩提醒道。

    “放心吧。”徐多艺拍拍瞿恩的胳膊,“如果我不暗中帮她,你觉得她能窃取到什么重要的情报,只不过要隐藏我的身份罢了。”

    议定了有关林娥的事宜之后,徐多艺和瞿恩匆匆离开。

    徐多艺第一时间便将组织决定传达给了林娥。

    作为刚刚坠入爱河的女生,林娥自是对这个决定非常不满。

    但是作为一名坚定的红色革命战士,林娥又很识大体地表示遵从组织决定。

    接下来的四个月时间里,两人固然经常私下密会、如胶似漆,但是由于即将离开,林娥表面上表现得有些忧伤,反倒没有引起有心人的怀疑。

    四个月后的一个雨夜。

    林娥按照计划故意卖了一个破绽给徐多艺派来盯梢她的沪上站特务,而后连夜离开了沪上,只留下一路上恋恋不舍的目光。

    ……

    翌日。

    “林娥果然有通共嫌疑!”听罢手下特务的汇报,徐多艺右拳用力地砸向桌面。

    林娥被迫离开,他心里当然憋了一肚子火,正好趁机发泄一二。

    “派人去她家了吗?”徐多艺抬眼看向毕恭毕敬站在办公桌前的小特务。

    “去了。”被徐多艺如刀般锋利的目光一扫,小特务只觉两股战战,无比心虚地说道,“可是已经人去楼空了。”

    “那你特么还站在这里干什么,还不快去给我追!”徐多艺顺手将桌上的一个文件夹砸到小特务的脸上。

    如今的果党内部还是以前的旧军阀做派,打骂手下乃是常有之事,卧底于此的徐多艺也只能尽力融入。

    “是,主任。”小特务战战兢兢地将文件夹捡起来放回桌上,然后飞一般地逃出了徐多艺的办公室。

    小特务离开后,徐多艺又一掌拍在了桌面上,整个沪上站似乎都颤了一颤。

    沪上站中的众人面面相觑,心中或多或少都有些害怕与戒备,尤其是正在接收电报的程真儿,一脸心事重重的模样。

    当日,徐多艺便在沪上站中开展了一次清查活动,由于提前做好了准备,我方地下人士毫发无损,反倒是误打误撞揪出了几个其他势力的无名小卒。

    来到沪上站之后,林娥就故意疏远了程真儿,且瞿恩行事严密,故而尽管两人在无线电学校时关系不错,她也并未因此遭到责难。

    晚上,消息灵通的楚大秘书长便给徐多艺打来了电话。

    “听说你那位世交林妹妹是共党?”楚材开门见山。

    “是啊,狐狸终究是露出尾巴来了,还好我多试探了几次,否则让她接触到核心情报,那麻烦可就大了。”徐多艺一本正经地说道。

    “美人计。”楚材揶揄道。

    “共党净耍些小花招,难登大雅之堂。”徐多艺顺着楚材的意思道。

    “好在你没有被美色冲昏头脑,行事小心。”楚材对徐多艺颇为信任,不但没起疑心,反倒夸他小心谨慎。

    “我已对沪上站开启自查,倒是抓住了几条小鱼。我这小小沪上站,还真是什么牛鬼蛇神都有啊。”徐多艺无奈道。

    “最近泄密的事情时有发生,校长很是不满。你那里恰好又出了这样的事,虽说没什么大鱼,恐怕这责任是要你来背了。”楚材沉声道。

    “真是倒霉,就这几条小鱼,能走漏什么情报,我这是替人背过啊。”徐多艺佯怒道。

    “谁让你那出事了呢,怨不得别人。不过这事我已经帮你压下了,你就安心管好的你的沪上站,万勿让这样的事情再发生了。”楚材语重心长地告诫道。

    ‘老楚是真够意思。’徐多艺嘴上说着感谢,心中则暗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