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视世界学才艺- 第43章 迁都

类别:科幻小说 作者:寸夕日 书名:影视世界学才艺
    金陵,立华家里。

    “国民政府从今天起,迁都山城。”立华神情沉重地对家里人道。

    “我知道,已经广播了。”杨廷鹤点点头,“既然沪上已经沦陷,金陵肯定也保不住。”

    立华没接杨廷鹤的话,有条不紊地安排着搬家的事宜:“家里得收拾收拾,我也在第一批撤离名单里。姨,你和保姆挑一些紧要的用物,船票非常紧俏,咱家人又多,大件东西就别带了。”

    “怎么会这样呢,不是调来好多好多军队?还打不赢!不是前几天你们还说,立仁和老董打了一场漂亮仗吗?”梅姨小声嘀咕道。

    “你懂什么,一脑门的妇人之见!”杨廷鹤呵斥道,“一场胜仗,能扭转整个战局吗?会战打到结尾,才打出一场大胜。虎头蛇尾固然不妥,蛇头虎尾又有何用?”

    “爹,你少说两句吧。”立华有些不爱听,徐多艺和老董通力合作取得大胜,她内心是极为开心的。

    “好,不说沪上的事,就说这次迁都的事。”杨廷鹤立马妥协道。

    “迁都好,明智之举。日本人胁迫我们要在金陵作城下之盟,咱们能顺着他的意思?跟他速战速决?不!他小日本拖不起,越是想快点决胜,我就越要事事相反,跟他慢,跟他拖,跟他耗,看谁能熬得过谁?”

    杨廷鹤早年间追随果党元老陈其美上过日本陆军士官学校,言谈之间显露出老军人的通达。

    “看看地图你们就知道了,迁都山城,诱敌西上,就变成敌人难攻而我们易守了。我们愈向内地迁移,敌人财力人力的损失也将愈大,以空间换时间,是对抗敌人精劲武器的唯一办法……”

    “道理是这么个道理,可是实行起来谈何容易,说的倒是轻巧。”立华嘟囔道。

    “所有的工业要西迁,政府机关、所有的学校都要西迁,金融、商业、公共交通、医疗卫生等,一大堆的国计民生都得西迁,还有数以千万计的难民,半个国家都要迁往西部,不容易啊!”

    立华作为监察委员,对这些工作自是如数家珍,迁都之事,确实困难重重,十分棘手。

    “蜀道难,难于上青天。但在中国地理上,川蜀是复兴民族最好的根据地。西迁难,唯其难你做到了,你才配作为一个国家的存在。倘若这样的困难都不能克服,还有什么生存下去的理由?”杨廷鹤对西迁充满信心。

    “要不是立仁有先见之明,提前把沪上的工业和金融业迁出,事情就更麻烦了。”立华叹道。

    “立仁这次做的真不错。”杨廷鹤露出欣慰的笑容,“只可惜啊,他是一介书生,无法带兵打仗。”

    “对了立华,立仁呢?他不和我们一起走吗?”梅姨问道。

    “楚材说立仁要先留在沪上,不跟我们一起走。”立华道。

    “沪上不都沦陷了吗,立仁留在沪上,多危险啊。”梅姨道。

    “总要有人留在敌后,立仁倒也合适。”杨廷鹤苦苦一笑,“立仁立青,一南一北,深入敌后,都是栋梁之才,栋梁之才啊……”

    立华心中同样哀叹一声,立青还好,他是领兵的将领,身边有士兵拥簇,而且华北那么大,随便钻到哪个山沟里打游击都成.

    相比而言,留在沪上的徐多艺的处境要危险太多了。

    徐多艺当然同样知晓此时的沪上危机四伏,不过他也听过“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这句话。

    运用此般逆向思维,徐多艺于沪上市长俞鸿钧宣告沪上沦陷的当天,秘密潜回了英美租界之中。

    由于中统、军统常出叛徒,徐多艺这次连副官都没带,知晓他具体行踪的绝不超过一掌之数,而且这其中还包括一个正忙着迁都的楚材。

    运用自身技能改头换面后,徐多艺化名厉冰雪,以商人的身份,重新活跃在依旧纸醉金迷的租界富人区。

    厉冰雪取自文天祥的《正气歌》,“或为辽东帽,清操厉冰雪”,乃是原剧中杨立仁所用的化名,如今被取名无力的徐多艺顺手拿过来用用。

    安顿下来之后,徐多艺第一个约见的便是他手下目前最得力的间谍周宇浩,周浩宇是我党同志,自然更受他信任一些。

    “日本人对你作何安排?”徐多艺问。

    “日方拟在沪上成立特战总部,这个机构表面上隶属于沪上警察局,可实际上是由特高课直接指挥,主要工作是搜捕租界内的抗日分子,重点是中统、军统以及共党的谍报人员。我应该会被派到那里去任指挥官。”周宇浩道。

    “意料之中。”徐多艺点点头,又问,“那你的上司是谁?”

    “青木武重被您抓了之后,新到任的特高科科长从关外调来的仙道枫,而我的直属上司则是一个叫南田洋子的日本女人。”周宇浩道。

    “南田洋子……”徐多艺陷入沉思,很快想到了此人的身份,《伪装者》中的特高课课长。

    ‘看来现在还没到南田洋子上位的时候,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在死间计划开始之前,周宇浩跟着她混好像也还不错。’徐多艺斟酌着。

    “好好潜伏,在你能做到的情况下,尽可能多保全一些抗日义士吧。战争方面的动向也要关注,情报传递的方式一定要隐秘。”徐多艺随即将一个中统秘密联络点以及新的接头方式告诉给周宇浩。

    “是,主任。”周宇浩敬礼道。

    12月,金陵陷落,那场惨绝人寰的屠杀还是发生了。

    徐多艺早便将此事上报老蒋,可是作为金陵保卫战的战败一方,他们又能做什么呢?

    即便老蒋提前将此事披露给了国际社会,希望以舆论的方式,让日方有所顾忌,放弃疯狂血腥的屠杀计划。

    但是奈何丧心病狂的鬼子们并不吃这一套,所谓的舆论,在枪炮面前,那是一文不值。

    老蒋此举除了收获到了国际社会的同情之外,并无任何效用。

    但是同情没法当饭吃,更没法当枪使。

    只有赤果果的利益,才能让英美等列强插手其中。

    除此之外,老蒋留下的战地记者拍摄到了不容鬼子狡辩的如山铁证,算是他为数不多的贡献了。

    沪上与金陵的接连沦陷,使得徐多艺的心情极为糟糕,再加上此时果党叛徒频出,更是让他杀意冲霄。

    心中愤懑难平的徐多艺操控着手下的行动队,进行大规模的锄奸行动。

    一时间杀的沪上汉奸人头滚滚,风声鹤唳。

    就在徐多艺指挥手下杀的昏天黑地的时候,延安方面传来的一个消息,如同一束阳光,照亮了身处黑暗的他。

    林娥已检查出有近三个月的身孕。

    不过喜悦是短暂的,更多的是首为人父的忐忑,以及对林娥和孩子的担忧。

    两人远隔数千里,徐多艺什么忙也帮不上,只能相信无条件党组织对林娥的安排。

    紧接着,徐多艺便再次投入到繁重的工作之中。

    锄奸的计划依旧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徐多艺都不得不承认,在这方面比,军统的行动组比他手下的中统特务们强多了。

    故而明明是徐多艺在暗中指挥,最终反倒是成全了他军统戴老板的威名。

    不过对于徐多艺来说,这也未必不是一件好事,毕竟枪打出头鸟,就让老戴替他多吸引点鬼子的仇恨,让他能够更安心的在沪上指挥行动。

    徐多艺作为此时沪上的最高指挥官,整个东南地区谍报网的幕后掌舵者,当然不需要抛头露面去做任务。

    他要做的便是深入简出,减少露面,尽可能为各大战区提供最有价值的军事情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