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初月君北齐- 你真的甘心吗

类别:女生小说 作者:佚名 书名:南初月君北齐
    说这句话的时候,南初月的面上没有任何的悲伤,反而透出了一种喜悦的神色。

    好似和君耀寒同归于尽,对她而言是再好不过的结果。

    这时候九稚开口了:“小姐,那就让九稚陪你去吧。从你救下九稚的那一天起,我就是独身一个人。纵然送了这条命,也没有什么可惜的。”

    九稚是剑门世家的传人,被灭族之后,整个剑门就只剩下了他一个人。

    南初月对上他的眼睛,眉头微微皱了起来:“九稚,你怎么能这样说?你是剑门最后的希望,如果你真的出事了,那么整个剑门就真的灭门了。”

    最后几个字她说的很重,眼中的意味也很是深长。

    九稚的眉头深深地皱了起来,想说什么,却又不知道从何说服南初月。

    她看着他反而笑了:“乔大哥,九稚,其实我觉得你们都太过悲观了。这件事,我并非是一点胜算都没有。现在的君耀寒对我并没有起疑心,只要我办事利落,他绝对不会起疑。”

    “可是……”

    “乔大哥,没有可是。这件事,我没有退路,也不可能改变。”

    说话的时候,她对上了乔青峰的眼睛。

    她的眼神看上去很是淡然,似乎没有任何的情绪可言,可是又有着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让人觉得她的眼神很有力量,那是不可能因为外界任何阻力,而改变她的行为的。

    最终,乔青峰只是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大小姐,既然你已经定下这件事。那么届时我和兄弟们一定会在暗中守着,等你……一击击中之后,立即带你离开。”

    “好,那就有劳乔大哥了。”她点了点头之后,淡声吩咐,“我还有事情要处理,如果你们没有什么事情,就先离开吧。”

    “是,小姐。”

    眼看着乔青峰和九稚离开之后,南初月面上的笑容瞬间消失,眉头也紧紧的皱了起来。

    她怎么都没有想到,他们竟然为了帮她,抱了必死的决心。

    唯一好的一点是,这件事从头到尾都是橘秋在帮她处理,没有任何人真的参与其中。

    不是她不心疼橘秋,而是真的这么多人参与进来的话,最后的结果定然会变的无比糟糕。

    且不说君耀寒是否会死在她手里,宫中的云太妃知道这件事之后定然会彻查,到时候乔青峰和九稚都逃不过。必须得想一个办法,让他们和这件事完全脱离处理。

    南初月轻轻地叹了一口气,言语之间带着些许的无奈:“好好的一盘棋,为什么会让我写的如此凌乱呢?”

    接下来的几天,她以安排刺杀君耀寒的过程里缺少必要条件的理由,分别将乔青峰和九稚支走了。

    现在,她身边就只有橘秋一个人。

    平日里很是乐天派的丫头,此时也是整日的愁眉苦脸。

    南初月几乎可以想象,到时候君耀寒只要看一眼橘秋,就能联想到很多的事情。

    她试探着的说道:“橘秋,明天的事情,你就不要和我去了,好好地待在家里吧。”

    “小姐,这样的事情怎么可以不带着我?”

    眼看着橘秋一脸的急色,整个人慌乱到了极致。

    南初月立即做出一个噤声的手势:“橘秋,不是我不想带你去。只是你也知道,本身你没有武功,就算你去了,也帮不上什么忙。与其如此,你就别去了。”

    “小姐,”橘秋“啪”的直接跪倒在地,眼睛里满满的落下了眼泪,“橘秋知道自己没有什么本事,不能帮你做什么。但是不论你去哪里,橘秋都会跟随。纵然是一条死路,橘秋也不会落下。”

    眼看着橘秋情深义重的模样,南初月终究没有说什么,只是点了点头。

    ……

    南初月站在院墙处,她看着扑蝴蝶的南昕予,眉头轻皱:“嬷嬷,她这段时间一直是这样子吗?”

    “回大小姐,二小姐自从醒来之后,就是小孩子的心态。”

    “有说过什么特别的话吗?”

    “没有。”

    “好的,你下去吧,我在这里陪一会儿她。”

    嬷嬷怔了一下,还是点了头离开了。

    南初月走到院子里的时候,南昕予似乎完全没有察觉到,依然开开心心的扑着蝴蝶。

    直到她摔倒在地,却没有第一时间哭,而是扭头看了看。

    她才哭出声有,对着南初月伸出手:“大姐姐,摔得好痛,要抱抱!”

    对于这样的情况,南初月确实有些错愕。

    不过很快,她就走了过去,蹲在了南昕予的身边。

    南昕予趴在地上哭闹,南初月却一点伸手去扶的意思都没有。

    不知道过了多久,南昕予终于止住了哭声,面上却显现出了不满:“大姐姐,你为什么不扶我?”

    “你真的疯了吗?”南初月根本没有理会她的话,入木三分的问道。

    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南初月直直的盯着南昕予的眼睛,一点放过她眼神的意思都没有。而南昕予的眼睛也那么直直的与南初月对视,似乎完全不明白她话里的意思。

    南初月轻轻地叹了一口气:“南昕予,我不知道你是不是真的爱过君耀寒。但是我想你现在应该清楚的明白,从头到尾,君耀寒都没有爱过你。”

    说到这里,她扯唇笑了笑:“他接近你的目的,和最初接近我是一样的,不过是为了利用我们而已。现在你为了他失去了多少,你真的是视而不见吗?”

    “纵然是南家庶女,你也是人人称羡的南家二小姐。可是现在呢?由于他的设计,你成了为南家抹黑的二小姐,更是人人轻贱不已的存在。这一切,真的是你最初期待的吗?”

    原本一脸茫然的南昕予的面色终于变了,她趴在地上,眼角的眉头突突的跳着,似乎在压制什么情绪一般。而她原本自然的放在地上的手,已经狠狠地抠入到了泥土之中。

    南初月看到之后,抬手轻轻地摸了摸她的脑袋:“我身患噬心蛊的事情,你应该也知道吧?他将我们姐妹俩逼迫到这样的地步,却获得逍遥自在,你真的甘心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