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胥叶凡唐若雪- 第三十七章 叫主人

类别:女生小说 作者:一起成功 书名:王胥叶凡唐若雪
    定下赌注后,叶凡没有再废话,直接向韩月发出吩咐:

    “去,弄十只蟋蟀、十只金龟子、十只夏蝉、十只蜻蜓、十只黄蜂回来。”

    韩月鸡皮疙瘩起来:“你要这些干什么?”

    叶凡微微皱眉:“让你去干就去干,还要不要你爷爷好了?”

    “还有,弄回来之后,你亲手把它们给我爆炒成一碟,不要放辣椒,但要撒点盐。”

    “然后密封放冰箱冻凉。”

    他提醒一句:“记住了,要封住香气。”

    “死变态。”

    韩月刚听就差点吐了,狠狠瞪了叶凡一眼,随后带着保镖去完成艰巨的任务。

    一个小时后,韩月戴着口罩出现叶凡面前,手里端着一大盘爆炒的黄蜂等物。

    金黄、酥脆。

    虽然已经冷冻过,但香气还是极其诱人,如非知道这是昆虫,怕是要拿一个尝一尝。

    韩月呼吸急促:“死变态,你要的东西来了,你要干什么?”

    为了这盘东西,她都吐过三四次了,如叶凡纯粹玩她,她会剁了叶凡爆炒。

    “别说话。”

    叶凡示意韩月他们沉默,还让保镖他们四周警戒,免得噪音打扰到自己。

    接着,他拿出两枚银针笑道:“韩老,张开嘴巴。”

    要给自己吃昆虫?

    韩南华看着那盘东西头皮发麻,不过还是顺从张大了嘴巴。

    宋红颜和孙圣手饶有兴趣看着这一幕。

    虽然他们也不知道叶凡在干什么,但相信叶凡不会让他们失望的。

    “嗖嗖——”

    韩南华刚把口腔张到最大后,叶凡两针就刺入了面部穴位,让他嘴巴保持最大幅度。

    韩月见状大惊:“混蛋,你干什么?”

    “闭嘴!”

    叶凡毫不客气训斥韩月,接着把一碟爆炒昆虫,倒入一个透明罐子。

    下一秒,他把罐子堵在韩南华的嘴巴。

    韩月急眼了,刚要喊叫,却被叶凡眼睛一瞪收了回去。

    全场寂然无声,简直落针可闻。

    宋红颜和孙圣手他们死死盯着韩南华和玻璃罐子。

    时间很快过去五分钟,可是,却什么也没发生,这让韩月俏脸变得冷冽起来。

    她正要斥责叶凡是骗子,却见孙圣手眼睛瞪大:“有东西爬出来了。”

    “啊?从嘴巴爬出东西?”

    宋红颜她们眼皮直跳,换了一个角度望过去。

    下一秒,齐齐倒吸一口凉气。

    只见一条一寸左右颜色苍白的活物,从韩南华嘴里慢慢挪了出来。

    宋红颜她们一阵低呼。

    韩月更是转身呕吐。

    她简直不敢相信眼前如此诡异骇人的一幕。

    叶凡挥手制止众人出声:“安静!”

    韩月她们赶紧掩住嘴巴。

    白色活物动作很慢,体积也非常小,好像是刚刚生出来不久。

    它晃悠悠在嘴巴边缘徘徊,似乎不想离开温热环境,可终究敌不过爆炒昆虫的诱惑。

    最终,它扑的一声滑进玻璃罐,对着香气四溢的昆虫一顿乱咬。

    宋红颜她们全部毛骨悚然。

    一分钟后,看到口腔没有其它东西爬出,叶凡就啪的一声,把玻璃罐子盖住。

    “天啊,是蜈蚣,是蜈蚣!”

    “老韩肚子里竟然有蜈蚣?这是怎么爬进去的?”

    “怪不得不能喝热水,只能吃冷食,原来是要照顾蜈蚣饮食。”

    在场十几号人窃窃私语,难于置信盯着罐中活物。

    “嗖嗖——”

    叶凡反手把两枚银针取了下来,然后让人拿白酒给韩南华漱口。

    韩南华直接冲到门外吐个不停。

    等他被韩月搀扶着走回来时,叶凡拍拍玻璃罐子:“这就是毒源了。”

    韩月俏脸尴尬无比。

    宋红颜娇笑问道:“华叔,现在感觉怎么样?”

    叶凡给韩南华递过去一杯温开水。

    “咳咳!”

    韩南华眼皮直跳,颤抖着双手接过玻璃杯。

    以前每次吃热乎的东西,肚子都会翻江倒海,痛不欲生,所以现在捧着杯子,老人有些本能畏惧。

    不过他最终还是咬牙咕噜噜喝了下去。

    片刻后,杯子空了,肚子一阵温热,但再也没有昔日绞痛。

    那种翻江倒海的折磨,也彻底消弭于无形。

    他欣喜若狂:“好了,好了,真的不痛了。”

    韩月他们也能感受到,韩南华精气神好了不少。

    “叶老弟,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孙圣手眼里闪烁一抹炽热:“老韩肚子怎会有蜈蚣?”

    叶凡一笑:“如果我估计不错的话,韩老喜欢吃冷食……”

    “没错,我追求原味和口感,所以特别喜欢吃冷东西。”

    韩南华很诚实点头:“生菜,生牛肉,生鱼片,生海鲜……我都吃。”

    叶凡笑着点头:“韩老吃这些东西的时候,不小心误食了蜈蚣卵。”

    “一般情况下,胃液足于消化掉这些东西,可韩老经常吃生冷食物,给蜈蚣卵提供了存活环境。”

    他指着蜈蚣解释:“于是这条蜈蚣最终孵化了出来,还凭借韩老不断进食的生冷东西成长。”

    孙圣手打了一个激灵,眼睛亮了起来:

    “蜈蚣是肉食动物,还喜欢潮湿阴暗之地,所以老韩一吃热食或开水,蜈蚣就在肚子里闹腾?”

    “而且蜈蚣无论大小,每隔半个月就会排毒一次,毒素一排,就会进入韩老胃里循环。”

    “因为开始的毒素不多,所以老韩没多大反应,只是五脏六腑慢慢衰竭。”

    他完全想通了病因:“而昨晚毒素积攒达到人体极限,老韩脆弱的身体就扛不住昏迷?”

    “孙老所言完全正确。”

    叶凡点点头:

    “昨晚我遇见韩老,看到他中毒,我施针想要帮他把毒素化解,毒物逼出来。”

    “结果要落下第九针时被韩月捣乱,所以最终只是拔掉毒素,却没有把毒源逼出体内。”

    韩月俏脸通红很是惭愧:“是你亲戚说你不会医术……”

    孙圣手好奇追问一声:

    “那叶兄弟今天为何不再施展神针逼它出来?”

    叶凡笑着解释:“昨晚已经打草惊蛇,再来施针逼它,估计刚动手它就会警惕。”

    “到时它四处躲藏或撕咬,一不小心就会害了韩老。”

    “所以今天我就不再威逼,而是食物诱惑了。”

    叶凡一指玻璃罐子:“这不,自己爬出来了?”

    孙圣手闻言感慨一声:“叶老弟简直是神乎其技啊,老孙佩服,佩服。”

    韩月神情犹豫着问道:“那我爷爷没事了?”

    “毒物揪出来了,不过韩先生身体太伤,还需要服药一个月。”

    叶凡望着韩南华一笑:“待会我给你们写个药方,按照上面抓药煎服就行。”

    韩南华连忙施礼:

    “那就辛苦叶老弟了,你有什么条件尽管提。”

    叶凡一巴掌拍在韩月后面:

    “叫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