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投影- 第二百五十四章 围杀!

类别:网游动漫 作者:裴屠狗 书名:诸天投影
    顾少伤跨出太子府,早有车架准备就绪。

    杨坚被向雨田下的暗手,顾少伤早已让其解除,但杨坚的病危还是比历史上早了几年。

    尤其是年前,与其相守数十年的皇后独孤伽罗病逝之后,其更是一病不起,少有上朝。

    即便偶尔上朝,也变得越加乖戾,手段酷烈,动辄鞭打,与之前英明神武的隋文帝,相差不知凡几。

    “驾!”

    顾少伤上了马车,侍卫催马前行,前往皇宫。

    .......

    大兴皇宫,杨坚寝宫中。

    “咳咳!咳咳!太子呢?还没来吗!”

    杨坚脸色蜡黄的躺在龙床之上,周围的太监宫女跪倒一片。

    “陛下,已经派人通知了太子殿下。”

    跪倒在地的内侍,躬身开口。

    “咳咳!这个逆子,朕还没死!他就已经迫不及待了吗?”

    杨坚一甩手,将手中的密信丢落在地。

    “陛下,太子殿下拉拢一众大臣,更与太师交谈,您死后的一应事物,实在是有违孝道!”

    龙床前不远,一位体型消瘦的中年男子叹息着开口。

    “陛下,陛下!”

    这时,一位身穿宫装华服的美妇人掩面而入,哭的梨花带雨,好不伤心。

    “爱妃,谁人胆敢欺负于你?”

    杨坚本就怒火上头,此时见得其自独孤皇后死后最为宠爱的宣华夫人哭啼,不禁更加愤怒。

    “陛下!臣妾,臣妾险些被人欺辱了!”

    在杨坚的连番追问下,那美妇人哭哭啼啼的说道。

    “什么人,胆敢如此大胆!”

    杨坚煞白的脸色陡然浮起一丝血红,呼的一声做起身,咆哮道。

    “是......是......太子!”

    那美妇人抽泣着,匍匐在杨坚胸口,大哭起来。

    “噗!”

    杨坚身子一震,一口鲜血喷出,脸色顿时变得煞白,大骂道:“畜生何足付大事!独孤误我!独孤误我!”

    “咳咳!逆子!逆子!逆子!”

    杨坚大怒,大拍着床榻,含怒咆哮着:“柳述,元岩!”

    “臣在!”

    身形消瘦的柳述及一旁站立的元岩躬身下拜,齐声开口。

    “寡人命你二人草拟诏书,朕要废黜杨广,立秦王杨俊为太子!”

    杨坚脸色煞白,强撑着下诏。

    “微臣遵命!”

    柳述,元岩对视一眼,眼中喜色一闪而过,随即急速收敛起来。

    “传朕口谕,左右侍卫,前去殿外,将那逆子擒拿过来!”

    说罢,杨坚强撑的一口气散去,脸色煞白的倒在床榻之上,呼吸细微,命悬一线。

    “陛下!陛下!”

    那美妇人匍匐在杨坚身上哭喊几声之后,站起身来。

    “你们都听到了陛下的旨意,还不前去将杨广擒下!”

    她厉声斥责,脸上哪有一丝泪水。

    “是!”

    跪伏在地的太监内侍慌忙起身,大步踏出殿门。

    “成了!”

    那美妇人与柳述,元岩三人对视一眼,露出一抹微笑来。

    “微臣告退!”

    柳述,元岩两人躬身告退,走出杨坚寝宫。

    “大事已成!”

    柳述手捋颌下长须,微微一笑:“杨广尚未登基,就敢向我等世家下手!我等怎能任其登基!”

    “不错!他尚未登基,就敢向世家,佛门动手,已然犯了众怒!”

    元岩哈哈一笑,戬指远处宫门道:“此刻,宫门之内,已有三千禁军严阵以待,更有佛门了空大师在此,杨广此次,定然在劫难逃!”

    “哈哈!”

    两人相视大笑。

    .......

    “吁!”

    马车停下。

    “殿下,陛下还在等待,还请速速前去!”

    顾少伤刚下马车,就有一身甲胄的士兵上前躬身说道。

    “嗯!”

    顾少伤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那士兵,直看的他一头冷汗涔涔,几乎跪倒在地,才淡淡出声。

    哗!

    顾少伤扶正衣冠,大步走向皇宫。

    “呼!”

    一身冷汗的士兵直起身来,长长出了一口气,只觉得两股战战。

    在顾少伤直视他的那一刻,他的心脏都几乎碎裂,此时脑海中嗡鸣一片,直到顾少伤走进宫门,都反应不过来。

    踏踏!踏踏!

    顾少伤独自一人走在午门的大道之上,长靴踩踏着石板,清脆的回音在整个皇宫上空回荡着。

    武道修行到他这个程度,几乎不存在被武力不如自己的人围杀的可能。

    他刚刚踏上马车,就已然感觉到,冥冥中就感觉到一股杀气袭来。

    轰隆隆!

    随着顾少伤缓步走进宫门,身后的大门缓缓关闭。

    踏踏踏踏!

    一连串的脚步声夹杂着甲胄碰撞声,潮水一般涌来的禁军士兵,团团将顾少伤围拢在内。

    哗啦啦!

    人群正中出,一员身材高大的老者,身披甲胄,手提长剑,跨步走来,冷冷注视顾少伤。

    那老者身高八尺,面色冷峻,一身黑甲之下,是充满爆炸性巨力的身躯。

    赫然是宇文阀当代家主宇文伤,其一身冰玄劲独步武林,乃是大隋中仅次于杨素的宗师级高手。

    顾少伤倒不意外其出现在此处,因为其子宇文化及,乃是执掌午门的禁军统领。

    “微臣宇文伤,参见太子殿下!”

    宇文伤微微抱拳,脸色冷漠,寒声说道。

    “宇文阀主?今日你来此拦住本殿下,意欲何为?”

    顾少伤面色平静,一身黑色王袍微微摆动。

    “殿下手段惊人,我等老臣子,实在是心生惶恐啊!”

    宇文伤看着表情自若的顾少伤,叹息一声。

    “呵呵!”

    顾少伤淡淡一笑,没有理会宇文伤的惺惺作态。

    自从对世家门阀下手之后,顾少伤就知道他们不会善罢甘休,果不其然,于最为紧要的时候突然动手,就要一击必杀。

    “本以为殿下会带你手下的宇文伤以及那位神秘高手而来,却没想到,殿下如此大意。”

    禁军中,脸带冷笑的宇文化及跨步而来。

    “阿弥陀佛!”

    高声念响的佛号声中,一身灰白衲衣的老僧自角落里走出,正是洛阳静念禅院的主持,了空。

    “殿下手段酷烈,若是登基,着实不是百姓之福。”

    了空双手合十,微微叹息,一副悲天悯人的样子。

    “哈哈!”

    顾少伤扬天大笑一声,眼神中却没有一丝笑意,扫视周围,冷冷叹息:“区区几只小狗,也敢来围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