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投影- 第二百七十三章 元霸持锤来

类别:网游动漫 作者:裴屠狗 书名:诸天投影
    卷宗上记载的人名,石之轩自然是极为熟悉,其中大部分都接受过他的馈赠。

    “李元霸!此人乃是李渊第三子,据传是天界金翅大鹏转世,幼年即被道门的紫阳真人收为门下,传授武功,十二岁那年就已经是宗师级高手了!”

    宇文拓倒是知道,之前他负责指掌天下耳目,紫阳真人前往李阀之时,他还曾前去与之交涉过。

    “不错,当年紫阳前往李阀之时,朕还派太师前去送上一门《诸天龙象决》。”

    顾少伤点点头,道:“这册卷宗之上的高手大多桀骜,四大神功的诱惑虽大,却也未必可以将他们全部吸引过来”

    “此事,就交给裴卿了。”

    “陛下的意思是?”

    石之轩皱皱眉头道:“要将整个天下的高手聚集起来?”

    “当时虽是一招闲棋,但域外天魔将要降临之际,也多少可以起到作用。”

    顾少伤面色如常,淡淡说道:“这群高手齐聚大兴后,还请裴卿前去陈述利害。”

    有关和氏璧之事,早在十年前,顾少伤就早已对宇文拓等人说起过。

    “域外天魔。”

    顿时,在场的三人沉默下来。

    “陛下,域外天魔,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

    沉默片刻,宇文拓微微皱眉道:“和氏璧,以我大隋今日之实力,竟然也不能挡?”

    作为当朝太师,当世顶尖人物,宇文拓并无惧意,反而心生好奇。

    “大宗师之下,皆不堪一击,即使大宗师,也未见得能与之交手。”

    顾少伤的眸子闪动,脑海中闪过那一抹好似那强横无匹的绿影。

    “和氏璧中的预言未见得正确,但也不得不防。”

    顾少伤站起身来,面色冷酷:“朕之大隋,断容不得他人前来破坏!”

    “神来杀神,佛来杀佛!”

    “愿为陛下效死!”

    宇文拓等三人闻声,同时跪倒在地。

    .......

    武科再开的消息在大隋当今的效率下,不到月余时间就传遍了整个天下。

    天下人为之轰动!

    时隔十年,武科再次开启,得胜者更可得时间四大神功之一。

    一时间从者如云,所有自负武功勇力的高手宗师们,全都心动不已。

    大兴城百里外的官道上,车水马龙,来往人群络绎不绝,皆是提刀挎剑,气度俨然的武林人士。

    但最为引人注目的,确是一个鹤发童颜的老道,和一个怪模怪样的小子,缓步踏行着。

    那少年一头黄毛,嘴尖缩腮,面如病鬼,骨瘦如柴,身材矮小,偏生却提着两柄水缸一般的大铁锤。

    看上去怪异无比,惹人发嚎。

    倒是那老道士,鹅冠博带,锦袍裹身,胸前随风飘摆的五缕长须,面色白皙光滑,双眼略带天真色彩。

    端是好卖相。

    官道虽宽,两人却正踏在路中行走,来往行人皱眉不已,但看到那老道士气度不凡,那黄毛小儿倒提的两柄大锤又太过惊世骇俗。

    不敢轻易招惹,于是纷纷调转马头车辆闪开两人。

    “宁老道!你自去大兴便是,拉着小爷作甚!”

    那少年倒提两柄大锤,神色不耐至极的看着前方的道人。

    “你出师门数年,可曾孝敬过你师傅?”

    宁道奇闻言不怒,反而笑着问道。

    “不曾。”

    提起师傅,李元霸脸上的烦躁稍减,道:“师傅想要这劳什子神功不成?”

    “不错,四大神功皆是师兄心爱之物。”

    宁道奇连连叹息,道:“可惜,这四门神功都在一个极为可怕的人手里,平日里万万得不到。”

    “错过此次机会,就难喽!”

    宁老道眼神含笑,惋惜不已。

    他心知这位师侄的可怕,一身怪力简直是惊世骇俗。

    十二岁的时候,以他大宗师的修为,都险些压不下他。

    唯一有些可惜的是,脑子有些不太好用,是以宁道奇每次都哄着他来做事。

    “这有何难?待小爷去将这劳什子四大神功一把抢来便是!”

    李元霸不疑有假,大大咧咧的说道。

    脸上的不耐都是消减了不少。

    “兀那黄毛小儿,胆敢空出狂言?”

    这在这时,身后跨马而来一名白衫青年,冷冷叱骂一声道:“你这老道也是,偏生给孙子糊了这么两个纸锤来糊弄人!”

    那青年身形高大,脸宽鼻挺,精气完足,显然是个一流的好手。

    这青年之前见这一老一少挡在正路上,那两柄大锤好似水缸般将道路阻挡了一小半,就已经心生不耐。

    但还是有所顾忌,未曾出手,此时听闻他口出狂言,忍不住开口斥责。

    “小毛孩,让爷爷教你个乖,祸从口出!”

    他说着话,长剑陡然出鞘,剑意森森,直刺李元霸的大锤,想将其捅破。

    当!

    李元霸面色惊诧,眼睁睁看着那青年一剑刺到大锤上发出一声金铁交击声。

    心想这是哪里来的傻货,竟然不开眼敢惹李爷爷?

    “不好!”

    那青年一剑刺中,头皮登时炸起,心中冰凉一片,大喊一声:“我师傅是南海仙翁,晁公......”

    李元霸哪里管的那么多,龇牙一笑道:“哪里来的犊子,敢对爷爷不敬?”

    “元霸住手!”

    宁道奇面色狂变,正要出手阻止,就将李元霸大锤上撩,滚滚气浪爆裂,由下而上的砸在那匹马上。

    轰隆隆!

    宁道奇来不及阻止,那青年一句话也没有说完,李元霸霸烈的一锤已经砸在了马腹上。

    狂暴的气浪滚滚而散,在四周行人瞠目结舌的眼神中,那位青年连人带马抛飞十数丈之高。

    唏律律!

    在人喊马嘶之中,登时炸裂成一团血酱,向四面八方爆射而去。

    哗啦啦!

    鲜血夹着内脏好似下雨一般将官道之上染红一大片。

    几个被血淋了一身的行人,也不敢吱声,灰溜溜的驾马离去。

    “元霸,一句口角,就将人打死!”

    宁道奇连连叹息,却也无法。

    他这位师侄不但天生神力,以道门秘传的灵药洗练身体,更练了一门恐怖的外功。

    单臂足有近十万斤的恐怖力道,一身体力无穷无尽,拍人如拍苍蝇。

    偏生脾气暴戾无比,他若是说的重了,怕是连他都要打。

    “连爷爷一锤也接不下的鸟才,死了倒是干净!”

    李元霸龇牙咧嘴一笑,倒提大锤向大兴而去。

    实在是他这两柄大锤太过巨大,连扛着走都闲碍事。

    “元霸,你去了大兴,万万不可动辄杀人。”

    宁道奇心中暗暗叫苦。

    若是去了大兴闹出乱子来,怕是有天大的麻烦。

    不由一变心中埋怨师兄紫阳真人,一边追上去,劝诫着。

    “这一老一少是何方神圣?我的乖乖,一锤砸下来,怕是宗师都接不住!”

    “倒是那青年,好似是南海派,南海仙翁晁公错的弟子,接下来有好戏看了。”

    “嘿嘿,南海派行事霸道,没想到自家弟子被人当空打爆。”

    “这次武科,居然惹出了这样的怪物来,我们怕是白去了。”

    “怕个甚?就当是看热闹了,即使没有这个怪物,你还想着当武状元不成?”

    待到一老一少走的远了,人群才爆发出一阵阵的喧闹声。

    李元霸的出手太过霸烈,行人的议论声久久不散。

    “我的个乖乖,陵少,比武若是碰到这个毛孩,你家寇仲大爷可万万不是对手。”

    人群之中,一位身穿粗布长衫,身形修长,面色俊朗的青年看着李元霸离去的身影啧啧有声。

    “仲少,看那少年的巨力,更加适合战阵,若是我们碰上,未见得就没有一搏之力。”

    在其身边,身穿淡蓝长衫,容姿俊美的青年皱眉思索道:“这样的高手,江湖上去未曾听起过。”

    “哈哈!管他呢,反正这次的武状元我寇仲拿定了,谁也别想抢!”

    寇仲豪迈一笑,一拍腰间长刀,大跨步走向大兴城:“天下英雄们,寇仲大爷来啦!”

    “仲少,仲少!”

    徐子陵无奈的摇摇头,追向寇仲。

    两人身形闪动间,速度极快,瞬息间就消失在官道之上。

    咕噜噜!

    这时,有一座华丽的马车行来。

    头前两位身穿白衫青年跨坐高头大马,眼见人群在此汇聚,满脸不耐的说道:

    “速速让开道路!”

    “哟!这不是南海派的王少侠吗?”

    这时,人群中有认出马上青年的,走出人群连连道:“我是刀王门郑志,之前你师兄在此被一个高手打死了。”

    “什么?!”

    马上跨坐的青年闻声勃然大怒,跳下马来,一把揪住那中年人道:“谁敢杀我师兄?”

    那人还没回答,众人就七嘴八舌的将此事连连道来。

    “兀那小儿!我南海派跟你势不两立!”

    那两个青年闻听自己师兄被人当空打爆,尸骨无存,登时暴跳如雷,杀意森森。

    “哼!”

    马车中,骤然响起一声冷哼。

    声音尖锐,饱含杀意,将人群中的杂音压下,显示出其人高深的内力来。

    唰!

    马车的前帘撩起,一位身穿白袍,须发皆白,身躯高大足有八尺的老者出了马车。

    众人认出,此人就是南海派宗师级大高手,南海仙翁晁公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