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投影- 第三百七十七章 斗佛印月

类别:网游动漫 作者:裴屠狗 书名:诸天投影
    顾少伤长眉微微扬起。

    阿鼻王座之上竟然携刻着一张地图。

    “大周王朝的藏宝之地?”

    顾少伤隐隐觉得没那么简单,大周太祖即使再如何自大,也不可能在将藏宝图画在阿鼻王座之上,还傻傻的丢给自己。

    即使,本来就携刻着藏宝图,在他逃跑的瞬间,也足以将其抹去!

    “此事,不简单!”

    顾少伤手指微微动弹,面色微微有些凝重。

    若是有人观看了他与大周太祖一战,并在最后在他都未曾察觉的情况下,将这幅地图刻在了阿鼻王座之上,那么,此事就更为可怕。

    顾少伤的面色微微有些凝重,他的灵觉何其敏锐,能将他的灵觉完全隐藏,起码是五星级以上的大能!

    “阳神?造化道人?长生大帝?还是哪个隐藏的老不死?”

    顾少伤的念头转动,微微自语。

    他以诸天镜转生到此界,更不是夺舍那么低级,即使此界的世界意志探查,他也是正儿八经,真的不能再真的“洪玄机”。

    如果不是被人发现,那么问题就出在“洪玄机”这个身份之上。

    “洪玄机?”

    顾少伤微微有些明悟。

    阳神世界之中,洪玄机也是极其重要的一环,他虽然并不是完全清楚,但是隐隐记得,洪玄机是一位阳神存在的棋子。

    “造化道!”

    光脑嗡鸣着,最终得出答论,同时顾少伤也回想起造化道的信息。

    造化道,传说中的大门派,是造化道人的道统。

    传说中,造化道人神威无双,哪怕是在阳神中也是顶级存在,更是缔造了天地之间第一神器之王,造化之舟,试图达到彼岸。

    最终,似乎在几百年前,造化道与太上道一场厮杀,最终造化之舟,永恒国度两大神器之王全数损毁。

    造化道灭派,而太上道也是苟延残喘,若不是那一任的太上道主收了梦神机为徒,想必,太上道也不复存在了。

    “那么,造化道人也没有察觉到,我是界外来客?”

    顾少伤的心中一片清明,看着阿鼻王座上的地图,微微一笑:“那么,这就是“洪玄机”应有的奇遇了?”

    他既然大致了解了前因后果,那么,心中反而没了担忧。

    在他那位儿子没成就阳神之前,是不可能有阳神对自己出手的,有足够的时间,让顾少伤进一步成长。

    “既然如此好意,我就却之不恭了!”

    顾少伤手掌一翻,收起了掌中的阿鼻王座。

    .........

    虽然得到了极有可能是造化道的遗迹地图,但顾少伤也没急着去,接下来的日子里,几乎足不出户,默默补足自身的亏空。

    鬼仙渡劫之后,积蓄不够深厚都会有虚弱期,顾少伤虽然没有,但无数次几乎粉身碎骨,其中的消耗不言而喻。

    他九鼎空间之中所积蓄数个世界的灵药,灵米等几乎被他一扫而空,才勉强补回了亏损。

    “一窍通百窍通,拳意实质化,血肉衍生,千变万化,粉碎真空!”

    顾少伤苦笑连连:“看来,去太古龙渊,寻找龙牙米是重中之重,天大地大,吃饭最大,没有足够的积蓄,即使想要渡雷劫也不可能!”

    肉身渡雷劫的消耗太大,九鼎空间之中所积压的,足够十位人仙吃上几年的灵米已经在短短的几天之内,全数耗尽了。

    修炼武道,没有足够的资源,根本寸步难行。

    而修炼狂人白虎,更是闷头苦修,几乎未曾踏出过顾少伤的房门半步。

    以顾少伤的手段,弄来一些道术修行的资源自然很简单。

    资源不缺乏之下,白虎的修为进展自然快的惊人,比之当年大唐世界之中向雨田的进度还要快的多,不过数月时间,其就一脸定神,出壳,夜游,日游,驱物的几个境界,修炼到显形境界!

    一直到了数月之后,新帝平稳继位,玉京恢复平静之后,顾少伤才踏步出了天命堂。

    这数月以来,天命堂的名声倒是渐渐的传播出去,来往看病治伤之人络绎不绝,生意之好让临近的两处医馆心中暗恨。

    数月内出了几次阴招,但根本都用不上顾少伤出手,就都被得了顾少伤几分真传的李醇丰挡下。

    最后只能灰溜溜的关门大吉。

    清风徐徐,初夏之际的玉京天气还很凉爽。

    街道上的行人也恢复了热闹,上一任乾帝之死,除了少数人之外,已经不被民众放在心上。

    即使偶有谈及,也多是一众士子怀念哀悼。

    呼呼~~

    度过雷劫之后,顾少伤的实力提升不小,但有关一窍通百窍,还是没有领会到。

    他所得的诸多秘籍之中,也没有记载这一关卡的,是以,顾少伤此次出来,自然不是没有原因。

    那是因为,当世人仙,大禅寺“斗佛”印月,受当今天子杨云及的邀请,来到玉京共参武道,推广佛法。

    “听说,当今圣上,号召天下有道之士,宗师武圣,人仙鬼仙来玉京,意图编篡出“武经”“道经”两本武道与道术的总纲出来!”

    大柳树下,一位身穿长衫的古板中年,淡淡说道。

    “李兄,这编篡武经与道经之事,可是早些年就有了!受朝廷册封的太上道,正一道,方仙道等等门派,都有遣人来玉京。”

    另一位身材高大的青年摇摇头,显然觉得这位李兄的消息太过落后。

    顾少伤脚步微微一停,饶有兴趣的站在道旁,倾听着。

    这两位士子,都没有丝毫的武道道术在身,其身上却充斥着一股浩然阳刚之气,虽然不能长生久视,也不能用来好勇斗狠,但却可以百邪不侵,一般的阴神鬼祟都莫敢加之!

    尤其那位“李兄”,其一身浩然正气,隐隐让顾少伤都有些侧目,莫说是阴魂,便是鬼仙,也未必就敢进身。

    “读书人刚正严明,自身念头强大纯净,已经近乎道家中的阳神天仙,比起那些不能显形,只能托梦,报应的阴神要强大得多!圣上假求道术,却并不可取!”

    那位李兄摇摇头,淡淡道:“武道可以强身,但道术却万万不可轻传。”

    “修道之人,自持道行高深,往往目无王法,若是道术修行流传出去,国将不国!”

    那位李兄面色古板,气势厚重,一番话说的同伴有些瞠目结舌。

    “李兄慎言!那太上道,正一道,方仙道都有门人在玉京,切记祸从口出!”

    那身材高大的青年连连四下看了几眼,低声劝道。

    “哼!我李严行的正,坐得直!岂会忌惮区区阴神报应?”

    那中年人抖动长袍:“他日若能执政一方,定要扫除天下妖氛!”

    “你,你!唉!”

    他同伴连连跺脚,叹息一声转身就走。

    顾少伤倒是知道,此时之大乾,道术修行之人众多,朝廷却没有足够的武力弹压,每每有学得道术之人暗害旁人。

    这名叫李严的士子太过正气阳刚,当街直斥道术之弊端,难免被人记恨,他那同伴,恐被连累,才急忙退走。

    “正直聪明为神,读书人只要内心刚正,严明,念头就自然和神一样的强大,区区道术怎么能报应你?”

    李严看着同伴转身就走,摇摇头,叹息一声道。

    “上古圣皇在位,订立人道规则,掌管亿万人类生灵,其中更有着无数的鬼仙、人仙、造物主,却丝毫不见齐乱,反而因道术之助,百姓生活更加美好!”

    顾少伤立于道旁,淡淡说道:“非是修行道术者目无王法,而是王法无力束缚!”

    “嗯?”

    李严转过身来,看着顾少伤微微有些惊愕:“你是哪家的孩子?妄自谈论圣皇?”

    他眸中微微闪动,未曾回话。

    他身为当朝尚书,岂有于道旁与一稚子辩论之礼?

    “上古诸子,若是没有足够的力量,又凭什么推翻圣皇“愚”的统治呢?”

    顾少伤轻轻的说了一句,也不待身后的李严回答,踏步向着国宾馆而去。

    人心念头多变,没有足够的力量束缚,自然有人铤而走险触犯王法。

    唯有以绝对的力量,立下不可触犯的铁律,才能束缚天下人。

    若是乾帝乃是阳神,梦神机胆敢刺杀?各地的鬼仙胆敢触犯律法?

    .......

    大乾国宾馆建立于皇宫数十里之外。

    占地数百亩,地势开扬,气势雄浑,大门口一对足足有三人高的红漆石雕麒麟,数百披甲执锐的精锐士兵,围绕着国宾馆,来回巡视。

    乾帝被梦神机刺杀之后,继任的杨云及召集了天下高门大派,许下许多承诺,请来无数的高手,前来编篡武经,道经。

    太上道仅仅是禁止皇帝修道,而不是禁止天下人修道,是以,不但不会阻止,反而还派来几个外门弟子前来。

    而大禅寺自然不必说,不提那位日食“四牛”的斗佛印月,淡淡寺内的数万武僧,每天吃喝如山如海,难得的敲竹杠的时机,自然不会放过。

    是以,如今的国宾馆之中,不但有数位鬼仙真人,还有那位当世第一人仙,斗佛“印月”坐镇。

    “斗佛印月,现在如来经!”

    顾少伤负手立于国宾馆之前,微微眯起双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