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天投影- 第七百一十六章 化凡

类别:网游动漫 作者:裴屠狗 书名:诸天投影
    时间匆匆而过,还未察觉,顾少伤的意志已然降临仙逆世界二三十年了。

    这二三十年的时间,顾少伤不急不缓,没有急着提高修为,也没有去寻什么天材地宝,只是一处处的门派走过,阅览了朱雀星之上所有门派的藏书,典籍。

    他的唯一练气决,也渐渐有些成果。

    三门基础法术,也练得极为纯熟。

    呼呼~~~

    风声呼呼吹着,掀起点点灰尘,道旁的大树枝叶抖动,草木弯腰。

    顾少伤一袭黑袍,走在泥泞的官道之上。

    他的身上没有一丝修为外漏,灵气深深内敛着,与凡人一般无二。

    他面上带着一丝笑,嘴角叼着的柳树枝条不住的抖动着,就好似一个外出游玩的小少年。

    一路上,不少凡人武者,骑着高头大马,呼啸而过,这些人对于走在路边的顾少伤,看都不看一眼。

    他们忙着自己的事情,而顾少伤,也只是一步步踏行。

    三十年的修行,纵使顾少伤没有刻意修行,唯一练气决也水涨船高,修炼到了第六十九层,相当于此界元婴巅峰境界。

    而这时,他也略微体会到了此界修行的奥秘。

    那是在气之后的,神。

    化神,化神,这个神字,妙不可言。

    即是精神,也是心灵。

    化神之路,也是修炼心灵之路。

    顾少伤一步步走着,意志不住的流淌着,体会着自身心灵的变化。

    他修行至今,跨行数界,力量提升之逊色,已然超越了无数人,做过王爷,做过宗主,做过皇帝,也当过天帝,心境早已蜕变了不知几此。

    前世孤儿之生涯,万事必争,走进社会之后战战兢兢工作,职场勾心斗角........穿越之后,十年的小心翼翼,将自己伪装成一个真正的孩子........诸天镜开启之后的野望,欲要问鼎诸天之巅的野心........

    初入龙蛇世界的不和谐........初习内家拳之后的喜悦,掌控力量的兴奋........徒步行遍中国的磨练.........昆仑山上一朝入化的明悟........与全球高手的碰撞.........一代黑暗世界的死神........

    大明江湖之中,江湖的洗礼,金盆洗手大会之上的一怒出拳........渐渐霸道乖张的行事.........

    大唐世界之中,一国之龙首,总理天下阴阳,手握万民之生死,一国之荣辱的沉重........

    九鼎世界之中.......一派之源流,武道之宗祖的感悟........生死一战的酣畅........

    阳神中,初为人父的感触.........拳震天下的傲然........

    白蛇世界之中,一怒出拳橫击弥勒的不屈........拳退玉皇之畅快.......三拳胜如来的超然........

    遮天世界之中,万帝大道的磨练........铸就大道之花的欢喜........仙路尽头,群帝低眉的平静........

    一点一滴,一丝一缕,他所经历过的一切心路之变化,都静静的在顾少伤的心底流淌。

    人心不是一成不变,不是非黑即白的决绝,好坏,善恶一体两面,七情六欲夹杂,才组成一个人。

    顾少伤最初是凡人,后来是得到力量的凡人,如今,也不过是更强大的凡人罢了。

    反而,褪去了龙蛇,大明世界之中的浮躁,本来霸道冷漠的性子,似乎也变得更圆润了,相由心生。

    顾少伤心态的变化,让他脸上的笑容也变得柔和,霸道的性子似乎更内敛了几分,更像是一个凡人了。

    “半神半圣亦半仙.........”

    顾少伤突然笑了笑,嘴里叼着的柳枝摆动:“一半,一半,挺好,挺好!”

    仙人皆由人来做,圣人也自人中来,一半当然是不错的。

    恩......顾某人说的,想来是不会错的。

    走着,走着,路途渐渐荒凉起来,宽敞的官道也变成了坑坑洼洼的羊肠小道,路上也不再有那么多的行人,甚至到了最后,走过百里也不见一个人烟。

    群山林立,荒草遍地,入目之所及,似乎没有一丝人烟。

    顾少伤叼着柳条,感悟着心境,似乎毫无所觉。

    心境不同于各界的大道,是完全属于自身的变化,这个世界以气化神之道,对于顾少伤的帮助颇大,纵使没有其他的收获,也不枉费他白来一次了。

    浩日西斜,天边余晖染红了无尽的云霞,好似天边燃起了大火一般,美轮美奂。

    而顾少伤的脚步走过荒山,眼前不禁一亮。

    群山笼罩之中,是一处小小的山村。

    阡陌纵横,屋舍俨然,道道篱笆围拢。

    此时正是晚归之时,各家各户都燃起炊烟,鸡鸭归巢,忙碌了一天的农人也全都回到家中,儿孙环绕,其乐融融。

    端是一处好所在!

    “好村庄!”

    顾少伤抚掌一笑。

    他本是兴之所至,随意而行,来到此处,心灵微微有所触动,也不他去,径直向着那山村而行。

    村庄并不大,约莫也就不到百户,数百人的样子,简陋,却宁静。

    顾少伤的到来,村里人似乎有些惊讶,有人询问,顾少伤就笑着回答,就说自己是游玩而来的士子,失却了同伴,想要寻一处借宿。

    就有村人笑着指点:“兀那后生,东头王木匠家里,儿子有了仙缘,拜入仙人门下,想来,就他家有空房了吧!”

    村里人都不太富裕,没有太多的空闲房间,都不是不愿意收留顾少伤。

    “谢过老丈啦!”

    顾少伤笑着拱手,沿着村庄唯一一条青石小路,向着东头而去。

    走到东头,就看到粗大的篱笆围起的三间简陋的房子。

    透过篱笆,可以看到院落之中,一个身穿粗布衣衫的老人坐在台阶之上,“吧嗒,吧嗒”的抽着旱烟。

    那老人年岁不小,脸上满是岁月的风霜,一头花白的发丝之下,是满是枯黄皱纹的脸颊,以及带着几分浑浊的眼睛。

    啪啪~~

    老人磕着烟袋,看着门外,带着丝希冀,似乎在期待着什么。

    哒哒哒~~~

    顾少伤敲敲门:“老人家,路人借宿,您家有闲着的空房吗?”

    老人抬起头,看了看顾少伤:“啊,有的,有的,后生不要客气,进来吧。”

    说着,他回转头:“老婆子,多做些膳食,家里来客人了!”

    房子中,一个同样苍老的妇人擦擦油腻的手,喊道:“知道啦,老头子你先招待客人,饭菜一会就好!”

    “老人家,不用麻烦了。”

    顾少伤走进院子,笑着道:“我刚吃了些干粮,不饿。”

    这两口老人,自家还不富裕,顾少伤自然不愿拖累他们。

    “不妨事,不妨事。”

    老汉笑了笑,道:“客人贵姓啊,老汉姓王,叫我王老汉就行。”

    “小子顾少伤,见过老丈!”

    顾少伤微微拱了拱手,挨着老人,坐在台阶之上,道:“老人家,听说您儿子拜入仙门了?”

    “是啊!”

    王老汉满脸的皱纹都舒展开了,浑浊的眼睛都带着亮光:“是啊,俺家铁柱被仙人收下哩!”

    提起儿子,王老汉的精气神都好似涨了许多,变得十分健谈,絮絮叨叨的跟顾少伤说着自家儿子。

    什么,自己儿子从小身体孱弱,别人说养不活,取了个铁柱的名字,名贱好养活了,儿子从小听话........

    老人年纪大了,记性也不大好,一番话来回说上好几遍。

    顾少伤也没有不耐烦,坐在台阶之上,听着老汉絮絮叨叨。

    最后,王老汉的神情微微黯淡下来:“什么都好,就是,这十几年来,都没有看到他的人哩!”

    “许是忙吧。”

    顾少伤安慰了一句。

    “老汉也知道,就是想他啦!”

    王老汉“吧嗒”吸了一口旱烟,带着刺鼻的烟雾飘荡而起,使他看着有些朦胧:“早些年,总想着让他有出息,好叫人看得起,不想让他和他老子一样,一辈子做个木匠.......”

    说着,老汉眸子闪烁着泪光:“现在想来,却只想他来看看我........”

    顾少伤心中有些触动。

    “咦?这是您雕刻的木雕吧?”

    顾少伤伸手将老人身边摆放着的木雕拿起来,说道:“这就是您儿子吧?”

    木雕还未雕刻完好,却也能看出来,雕刻的是一个小小少年,瘦弱,憨厚,却带着一丝倔强。

    老人的雕刻手艺是极好的,将少年那一身打碎脖子,也不低头的倔强之意雕刻的活灵活现。

    正好,这个少年,顾少伤也认得。

    他叫王林。

    “啊,还没雕好,还没雕好.......”

    老人枯黄的手掌将木雕握在掌心之中。

    随即带着丝不好意思,说道:“闲暇下来没事,就想雕点啥,这个还没雕好,后生你看别的吧。”

    小小木雕,似乎是他的宝贝一般。

    “老丈手艺真是极好的。”

    顾少伤微微侧目,就看到房间之中,大小不一的木雕,小的不过指头肚大小,大的也不过婴儿拳头大小。

    一眼扫去,足有数百上千个,姿态形状不一。

    却好似是一个小少年自出生,丫丫学步,到读书蒙学,远去离家等等不一而足。

    是木雕,也是记忆,也是对儿子最深沉的爱。

    “有啥好的,不过是给别人做工剩下的边角料,寻摸着别浪费了,就雕了点小东西,后生见笑了。”

    老汉这么说着。

    “老丈,我想跟你学一点木匠手艺,您看行不行?”

    顾少伤突然站起,一躬手道。

    “啊,一点小手艺,后生想学,当然可以......”

    王老汉摆摆手,笑着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