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武大宋- 第六三九章 旷世之战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寂寞宇宙 书名:侠武大宋
    许多年以后,看过这一场战斗的武林人物或者遭遇横祸或者寿终正寝,但仍有残存在世间的耄耋老者,他们会对他们的孙子说起这一场旷古绝今的惊世大战,他们会说,他们曾经看见过这个世上最为不可思议的擒龙控鹤。

    不可思议只在于远,那是世上最远的擒龙控鹤,远到超乎了人们的想象。

    五只轮子的确是同时落下的,却并没有落在白胜的身边,由于龙卷风的作用,把它们卷到高空后离心打散,而当龙卷风消失之时,它们的落点就已远离联功大阵的周围,其中距离白胜最近的金轮也在七丈开外。

    七丈的距离对于一个轻功好手来说只是一纵一跃的事情,但对于擒龙控鹤来说就远得不可想象。

    但就是在这样遥远的距离上,陡见白胜伸臂作势,五指箕张,望四面连续抓了五下,那五只轮子竟而停止了下落之势,悬浮在距离地面丈许的高度。

    就连三十丈开外的松巴都震惊了,以他武学的渊博和造诣,当然看得出白胜这手法绝对不是使用内力加巧劲去控制飞掷而出的五轮,这绝对是擒龙控鹤!但擒龙控鹤怎么可能施展到三丈之外?这简直是不可想象的事情。

    因为即便是人类的内力达到了他松巴这样的程度,最多也不过控制三丈开外的距离,想那十多年前的契丹高手萧峰也曾当众施展擒龙控鹤,而当时萧峰抓起地面上的单刀,控制的距离也不过是区区七尺而已!

    换言之,要想在三丈开外的距离上施展擒龙控鹤,就需要有令人无法想象的深厚内力!

    没错,白胜控制僧侣大阵可以打出这样的超强内力,但是他现在这手法与之前僧侣大阵拍出的三记劈空掌完全是两回事,因为那三记劈空掌是从松巴的手里拍出来的,而现在白胜施展擒龙控鹤,是他本人的手臂及掌指在动作。

    松巴身为萨迦教派的武功第一人暨大宗师,更是这僧侣大阵成员的师父,当然也能够进入联功大阵,与五十一名徒弟联合起来,只是他从来不认为有这个必要罢了。

    而此刻最让他想不通的是,白胜究竟是怎样控制了僧侣大阵的?目测白胜此时距离僧侣大阵的距离仍然在一丈远近,也就是说白胜从来都没有与僧侣进行“并体”,那么他又是如何操纵联功大阵的?

    难道是用他最擅长的那种匪夷所思的地面隔物传功?

    还没等松巴想明白,更令他惊骇的事情发生了,悬浮在空中的那五只轮子竟然不约而同地向他飞来,轮子飞行的速度并不很快,明显不是暗器的打法,而是……这居然还是擒龙控鹤!

    五只轮子围绕在松巴的身边展开了近身攻击,人们惊愕地发现,那些轮子的运行路线竟然与三十丈外白胜的动作合拍若节。

    白胜挥臂,则轮子劈落,白胜抬手,则轮子撤回,总之在白胜的手掌和五只轮子之间,就好像联系着看不见的五条连线,那五只轮子就好像是被皮影戏艺人操纵的傀儡,白胜动则轮动,白胜停则轮停。

    “请教詹老拳师,白大侠这耍的也是擒龙控鹤么?”有虚心的年轻人就向詹姓老者讨教。

    詹老拳师面色凝重,不敢轻下断言:“年轻人要多看,多听,少说……”

    场面虽然震撼,但是白胜的五只轮子威力并不算大,只是打得蛮不讲理。

    说威力不大是因为他不懂这种轮子的招数,纵有几招能够称得起招数的也都是从松巴之前的金轮招法模仿而来,轮子这种东西并不在十八般武艺之列,虽然白胜多有涉猎,善于融会贯通,也使不出能够媲美打狗棒法那样的完美招数。

    高手之间的对战,对于招式的要求是很高的,招式不够精微玄奥,给敌人造成的威胁也就有限。

    说他打得蛮不讲理,是因为他这是妥妥的立于不败之地,五只轮子围着松巴横冲直撞,而松巴却对三十丈开外的白胜无可奈何。

    所以松巴虽然一时之间不致落败,但也气得暴跳如雷,此刻他最迫切的愿望是冲到白胜的身边,当然,他不是想要跟白胜再次肉搏,而是想要接手僧侣大阵,将自己的内力与众徒弟的内力合并起来,把白胜打成肉泥。

    然而白胜如何看不出松巴的意图?打不死松巴也就罢了,再让你冲到联功大阵旁边来,那就是开玩笑了,那不是将自己身体里汇聚的将近六百年内力拱手相让么?

    虽然他一时之间模仿不出松巴的五轮幻影,但只凭这五只轮子硬打硬碰,也要将松巴阻止在二十丈开外。

    之所以允许松巴移近十丈,是因为在缩短了十丈距离之后,他操纵这五只轮子的威力成倍增加。

    所以现在的松巴就成了刚才的白胜,硬着头皮顶着五轮冲向大阵,只不过他抵达目标的难度就比刚才白胜大多了,大到没有可能。

    在两人相距二十丈的距离上,每一只轮子砸过来都不能接架,但凡接架,身体必然会被砸得后退数步,这轮子上的力量实在是大的离谱,他已经可以确认这力量的确来自于僧侣大阵,只是实在无法想通白胜是如何将这股力量聚于己身的。

    恰在此时,第三道龙卷风已经消散,李若兰的身影从空中坠落下来,她的落点预计在僧侣大阵的南边十二丈处。

    僧侣大阵之前,众番僧如同中了定身法一样地看着白胜在面前挥拳踢腿,每个人都能感觉到自己的内力不停地往巴悉京铭的身体输送,知道这样很不对劲,却偏偏停不下来。

    而白胜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在发现李若兰从天而降之时,立时拨了两只轮子去斩杀疾速下坠的李若兰。

    反正这六百年的内力绝大多数都不是自己的,反正自己的内力可以得到星光的源源补充,那么何不尽情挥霍?

    人不是飞鸟,在空中很难平移躲避,此时正是斩杀李若兰的良机,他催动内力,将一只银轮和一只铜**控着斜斜飞向南面的半空,打算把李若兰的小蛮腰拦腰斩断!

    与此同时他忽然想到了还有灵兴那个贼秃十分可恶,竟敢骚扰潘金莲和阎婆惜强索丁春秋的消息。嗯,一只羊是放,一群羊也是放,既然内力如此充裕,何不把灵兴也给宰了?

    心念一动,便即调离了铁轮,同样以擒龙控鹤的手法去攻击站在大阵东首的灵兴。

    于是这场旷世的大战就变成了白胜一人勇斗当世三大绝顶高手,一场武林中空前绝后的大战正式上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