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41.大决战.蝼蚁之咬

类别:侦探推理 作者:驿路羁旅 书名:艾泽拉斯死亡轨迹
    天之锁。

    一个古怪的名字,代表着古怪的进攻形式。

    它是大领主泰瑞昂在潘达利亚大陆游历时,用曾经的最强古神,七首亚煞极残留下的力量,融合自我的七种强烈情绪而制作的“武器”。

    它没有实体,转以万物生灵的情绪作为剑刃。在刺入生命的躯体后,会引动并加强灵魂的情绪释放,达到削弱对手的目的。

    理论上说,情绪,是一个完整的灵魂在波动时的各种体现,它是组成灵魂所必须的成分。

    而情绪存在的本身越沉重,被天之锁刺中之后,所引发的情绪暴动就越是强烈。

    恐惧、愤怒、绝望、憎恨、疑虑、狂妄、骄傲。

    这七种负面情绪在战斗中一旦被引发,视被束缚者的意志而论,轻者失去理智,重者思维混乱。

    在泰瑞昂目前的所有攻击手段里,天之锁绝对是用来背刺和伏击的不二之选。

    又因为这东西是从上古之神的本源中诞生,以大领主自我的情绪作为存在的基础,因此它所具备的古怪力量中,同时含有虚空和死亡两种真髓,其豁免性极高。

    作为奥术力量顶端存在的泰坦们,这种从世界中孕育而出的纯粹灵魂,有情绪的波动吗?

    他们有!

    但他们的智慧与其独特的存在形态,能让他们在平日里,将这种情绪的释放屏除于理智之外,让他们做任何决定的时候,都不会遭受到来自情绪的影响。

    “你鄙夷蝼蚁的软弱!”

    在月神艾露恩吸引了黑暗泰坦萨格拉斯的所有注意的时刻,在艾露恩被萨格拉斯置于太阳中烤炙的时刻。泰瑞昂挥起左手,天之锁在死亡星海力量的加持下,化为七道光芒闪耀的利刃,伴随着大领主越过星海阻隔,以呼啸向前的姿态,刺向黑暗泰坦的后心。

    “成为蝼蚁吧!”

    在泰瑞昂的咆哮声中,第一道恐惧之刃刺穿黑暗泰坦的躯体,天之锁没有实体,不会伤害到萨格拉斯的泰坦之躯,这东西是直接作用于灵魂的。

    只要有灵魂,只要有情绪,就无法豁免这种意志的进攻。

    在黑色利刃刺穿灵魂的那一刻,萨格拉斯的燃烧双眼中突兀的茫然了一瞬,他古老而庞大的记忆被引动,一副数万年前的场景出现在他眼前。

    那时他还身为青铜泰坦,他是万神殿最强大最正直的战士,他佩戴群星之刃,在无尽星海中漫游,将那些干扰群星秩序的生物,那些恶魔,那些自扭曲虚空最深处诞生的毁灭生物消灭、制服,将它们中最强大的那些关押在泰坦们的囚笼中。

    那时的他是真正的守护者,真正的热爱生命,真正的尊敬秩序。

    直到,在某一日,在群星中心的边缘,他听到了一名尚未成熟的泰坦之灵的痛呼与哀嚎,他迈过群星来到那同胞的身边,他想要帮助他。但映入他眼帘的,却是一颗被上古之神彻底侵染的世界。

    那恶心的,充盈着虚空之力的血肉疮包,那散发着无尽恶臭的血肉菌毯,那虚空的力量已经从世界之心将那幼生的泰坦彻底感染,就像是沾染了病毒,已经无可救药的儿童,他在群星中痛苦的等待着死亡的到来...那是比死亡更可怕的未来,他将成为虚空的爪牙,他将失去自我,成为傀儡。

    那被血肉彻底覆盖的星球,吓到了萨格拉斯。

    并非从内心升腾起的本源恐惧,而是虚空对于秩序从根本上的破坏,让萨格拉斯预见到了最危险的敌人已经出现,让黑暗泰坦看到了一场波及群星万物的残酷战争,以及一个无尽星环化为扭曲血肉的绝望未来。

    那种对于未来的恐惧中,黑暗泰坦怒吼着举起群星之刃,将那彻底被腐化的星球一分为二。

    他亲手给了被扭曲的同伴以解脱...

    但那种对于虚空未来的恐惧,却促使他对万神殿的秩序产生了怀疑。在那种烙印于心底的恐惧推动下,萨格拉斯最终背离了自己的道路,从万物守护者,成为了万物的摧毁者。

    他很强大,但在认识到自己的恐惧的那一刻,他的反应,与凡人无异,与他的眼中的蝼蚁无异。

    “啊!”

    黑暗泰坦放开了禁锢艾露恩的手臂,在群星之中,他后退了一步,用灵魂的反击将那回忆的画面击碎。下一刻,他愤怒的挥起利刃,砍向身后偷袭的大领主,但在他挥起戈瑞勃尔的那一刻,大领主的第二剑与第三剑也呼啸而来。

    那是红色的,如跳动的火焰一般的愤怒之刃。

    那是灰色的,如跗骨之毒一样流转的憎恨之刃。

    “噗、噗”

    两声如利刃刺入血肉的声音在这黑暗的群星中响起,萨格拉斯拼了命的聚拢意志,试图抵抗那种从心底冲出的情绪的困扰,但他承受的压力,与自我给予的责任,让这种深藏心底的情绪一旦被引发,就再也无法遏制。

    挥下的利刃又出现了片刻的停滞。

    一幅幅记忆的场景如走马观花一样在萨格拉斯眼前流转着,那是他无尽愤怒的罪孽,那是他本源憎恨的显现,在见识到虚空的破坏力之后,黑暗泰坦的内心中升腾起对虚空的极致愤怒,他憎恨它,他从未像憎恨虚空那样,憎恨过群星中的某些存在。

    即便是那些恶魔们...那些无恶不作的混蛋们,萨格拉斯也只是怜悯它们,那些天性混乱的生物,无法理解到秩序的美好,因此萨格拉斯怜悯它们。

    但对于虚空,那是发自内心的厌恶与憎恨。

    在那两种最激烈的情绪的爆发中,在萨格拉斯历尽千辛万苦,才在群星中央找到虚空裂痕,在竭尽全力才击退了一名虚空大君之后,萨格拉斯看到了自身的软弱。

    他意识到,自己还不够强大!

    要让这片群星摆脱虚空的可恶侵蚀,他就必须变得更强大!

    在愤怒与憎恨的加持下,青铜泰坦回应了扭曲虚空的呼唤。于是,最本源最纯粹的邪能,自诞生起就代表着摧毁的邪能之力显现于他的躯体,那庄严雄壮的泰坦之躯被从内部撕裂开,在那种极端的痛苦跳动中,萨格拉斯得到了新的力量。

    足以对抗虚空,足以毁灭虚空的力量!

    而作为代价,他亲手杀了自己...杀了过去那个正直而威严的青铜泰坦,守卫者死在了虚空的战场上,更恐怖的黑泰坦萨格拉斯,重生了。

    “邪恶的戏法!”

    萨格拉斯躯体上的邪能裂痕在这一刻轰然爆开,连续被击中三次,这让黑暗泰坦觉察到了泰瑞昂手中那流转的光刃所带来的巨大威胁,在这一刻,他不再留手,属于黑暗泰坦的无尽力量缠绕在戈瑞勃尔的毁灭剑刃之上,在萨格拉斯的咆哮中,这恐怖之刃呼啸着斩向眼前的大领主泰瑞昂。

    但正如泰瑞昂所言...

    萨格拉斯面对的,是两个对手!

    在他身后,挣扎着从太阳中摆脱的艾露恩全身都在燃烧,恐怖的太阳之火加上萨格拉斯的灭世之火的双重烤炙,让她美丽的躯体都被融化了小半,但好在,她依然还有反击之力。

    “呀!为了万神殿!”

    “为了艾泽拉斯!”

    缠绕着阴冷暗月之光的泰沙拉克长剑转过一道弧形的光芒,在艾露恩的娇喝声中,那冰冷的月光之刃从背后,刺穿了黑暗泰坦的腹部。

    “噗”

    滚烫的泰坦之血如群星之雨一样挥洒在死寂的群星中。

    “啊!不!!!”

    受此重创,黑暗泰坦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哀嚎,他的躯体被撞击的向前倾倒,而他斩下的利刃,也擦着泰瑞昂的躯体落下。

    “直面自己的内心吧,萨格拉斯。”

    “我说过...”

    “你,不是主宰万物的神!”

    大领主平静的看着黑暗泰坦双眼中涌动的情绪,他的手指挥起,剩下的四道利刃,在轻灵的旋转跳动之中,一道接一道的刺穿了黑暗泰坦的灵魂。

    在群星战场上,与虚空进行着无尽战争,那种无法祛除的狂躁。

    在正面战场取得了压制性的胜利,但却预见到了狡诈的虚空绕过正面战线,在他身后的群星中遍地开花时的绝望。

    对于这个软弱的群星时代,这片群星下的万事万物能否抵抗虚空腐蚀的怀疑。

    以及...

    所有强者都无法祛除的最后顽疾。

    对于自身,以及自己秉持的毁灭与新生意念的坚持,那种认为自己是绝对正确的致命骄傲。

    四种根深蒂固的强烈情绪的同时爆发,让本欲反击的萨格拉斯心灵震动,甚至连挥舞手中的戈瑞勃尔都做不到。

    在成为黑暗泰坦之后...

    萨格拉斯感觉到,他从未...从未如此的虚弱过。

    他是群星中最强大的生物,但在面对自己的心魔的时候,他并不比那些蝼蚁们更强大...而这些交织在一起的情绪波澜,就像是现世群星中的蝼蚁们力量的集合,在这一刻,朝着无敌的萨格拉斯刺出了最后的反击。

    自身所具备的恐怖力量,在这个时刻无法帮助到他,因为,要战胜自己,要祛除自己的心魔...并非单纯的外力所能做到。

    在那七种情绪不断的徘徊于内心的时刻,黑暗泰坦甚至对自己都产生了怀疑。

    燃烧的远征,真的是正义的吗?

    黑暗泰坦在审视自身的时刻,他突然发现了一个自己几乎从未考虑过的问题...

    为了根除虚空在群星中的遍地开花,而被决定进行的燃烧远征,真的起到效果了吗?

    他用恐惧作为利刃,用毁灭化作铁蹄,将群星中软弱的生灵赶尽杀绝,但对于那些侥幸逃脱了毁灭之日,对于那些预见了毁灭之日的生灵而言,对于恶魔和黑暗泰坦的恐惧与憎恨,会让他们寻找到一切方法来对抗这无尽的远征。

    就如绝望的困兽甚至会断尾逃生一般。

    在面对无可匹敌的燃烧军团的时刻,那些生灵们,会本能的抓住一切机会,向一切可能存在的力量祈祷...

    圣光、生命、奥术、邪能、死亡、虚空...

    燃烧的远征...

    正在把那些本可能拒绝虚空引诱的生命,逼向虚空那边...因为那些生命想要活下去!为此,他们甚至可以付出一切...甚至,甚至是向虚空低头。

    “啊!”

    这个恐怖的猜测,让黑暗泰坦头痛欲裂,在意识到,自己很有可能在自身的心魔作祟中,落入了狡诈虚空设下的陷阱之后,他几欲崩溃。

    怪不得燃烧的远征进行的如火如荼,但虚空的对于群星的腐蚀却始终没有被压制。

    怪不得群星中心的正面战场打的虚空抱头鼠窜,但虚空大君们却毫无反应。

    怪不得这数万年来自然复苏的世界之灵越来越少,泰坦的传承几近灭绝...

    他是虚空的棋子!

    他是虚空的帮凶!

    希望永远不可能在毁灭中滋生,即便是他焚尽群星,在那温暖的灰烬中也不可能诞生出完美的时代...因为虚空的种子,早已经在那些灰烬中种下。

    在燃烧远征所到之处,混乱的阴影在散布,而在那混乱之中,虚空的火花也在闪耀。

    由他开启的下一个时代...

    不会属于秩序...

    “啊!!!”

    黑暗泰坦扔掉了手中的戈瑞勃尔,他抱着头,痛苦的嚎叫着。

    他没有被泰瑞昂与艾露恩的联手击溃,他被自己击溃了,他被那可能存在的真相,击溃了。

    看到萨格拉斯失去了抵抗的意志,艾露恩上前一步,就要挥剑砍掉黑暗泰坦的头颅,但她挥起的泰沙拉克,却被一道道从世界倒影之外延伸出的苍白锁链束缚,大领主不会允许萨格拉斯死在此地。

    虚空的威胁是双重的,群星的正面战场需要一位无敌的统帅。

    这片群星的存续,需要黑暗泰坦萨格拉斯!

    在死亡星海中,大领主收回暗淡的天之锁,为了能催发萨格拉斯内心的情绪,这武器被提升到极致,它已经濒临崩溃了。

    而在内心翻滚的情绪逐渐消退之后,萨格拉斯混乱的意志也渐渐恢复了理智。

    他意识到...

    刚才那恐怖的猜测,只是个猜测...它还没有成为现实,那是情绪流转之间,被勾勒出的绝望未来,那是大领主泰瑞昂,希望萨格拉斯看到的未来...

    那并不是真的。

    还有...还有补救的机会!

    艰难的挺直身体,黑暗泰坦萨格拉斯盘坐于一片死寂,遍布行星碎片的群星中,他抬起头,看着眼前的大领主泰瑞昂,后者轻声说:

    “燃烧的远征,从一开始就是错误的。”

    萨格拉斯默不作声,只是闭目休养,这种姿态,也算是默认了泰瑞昂的说法。

    “对于抵抗虚空的战争而言,毁灭永远只能是手段,而不是目的。你是个伟大的人,萨格拉斯,你所做的一切让我感觉到钦佩,我们不该成为敌人...我也愿意与你一起,进行这对虚空的战争。”

    泰瑞昂向前踏出一步,他也盘坐在萨格拉斯对面,他看着黑暗泰坦,他说:

    “现在,你冷静下来了吗?”

    萨格拉斯冷冷的瞥了一眼泰瑞昂,他的十指握紧,似乎下一刻就要暴起,燃烧的戈瑞勃尔在萨格拉斯身边嗡鸣中,但最终,黑暗泰坦紧握的拳头还是放松了下来。

    直到看到这一幕,大领主才真正松了口气。

    “所以,要听听...”

    “我对这场战争的看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