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数据修仙- 第497章 摧枯拉朽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陈风笑 书名:大数据修仙
    冯君此来,是协助两个警员办事的,对于人家该不该破门而入,他没有发言权。

    不过,当他发现,刘二不在家里的时候,下意识地又把周边的人看了一看。

    然后,他就发现了刘二真正的藏身之地。

    然而非常遗憾的是,这个单元有后门,直通前面临街的门面房。

    保安们磨磨蹭蹭地找钥匙,冯君却已经发现情况不对了,然后拿起手机假巴意思地打个电话,然后直接发话,“坏了,他们从前面临街的门面房跑了……这里有后门?”

    “这个……”一个保安犹豫一下,还是老实地发话,“安全通道一般是锁着的。”

    俩警察没有丝毫的怀疑,马上就下定了决心,“追!”

    他俩很相信冯君的消息,这不是说两人知道他的神异,而是……今天通风报信的人太多了,如果没有人悄悄告知,他们也找不到这个住处来。

    可想而知,这个刘二做人有多差了。

    然而他们出去得还是有点晚了,一辆车顶着放着警灯的小车,狂拉着警报,消失在了远方的车流中。

    总算还好,朝阳来的警车也是警灯警笛齐全,呼啸着就追了过去。

    然而一步迟步步迟,刘二的小车拉着警报,一头就冲进了市wei宿舍院里。

    而宿舍大院的门岗,则是把朝阳警方的车拦在了门口,“没有通行证,不能进!”

    一个警员尝试沟通一下,“我们想传唤一个人,他躲进院子里了。”

    门卫一听,我擦,你们想传唤能躲进这个院子的人?这说成啥也不能让你们轻易进去呀,“你们想传唤谁?”

    两个警员不敢说了,刘二本来就不住在这里的,而这个大院里,胡长庆有一个独栋别墅。

    但是他俩不敢说,冯君敢说,“传唤刘二,刚才开车进去的那个。”

    “握草,”门卫也吓了一跳,他本来就想着,你们别是来找刘二的,哪曾想,人家还就要传唤此人。

    于是他很干脆地拒绝,“我不认识你们说的这个人,反正没有通行证,是不准进来。”

    他这么坚持,警员也没有办法,于是将情况汇报给窦所长。

    窦所长也生气了,直接来到分局——城关派出所距离分局也就一里地,他强烈要求,借一辆有通行证的警车去抓人。

    局长都快给他跪下了,老窦,窦大哥,窦大爷,你别闹了……通行证只是车能不能进的问题,车上的人没有足够的理由,还是不能进啊。

    老窦黑着脸发话,“我开了传唤证了啊,咱国家也说了,要依法治国。”

    大院门口发生的事情,传到了一号的耳朵里,他招来自己的秘书,“你是不是给窦家什么错误信号了,这么就折腾成这样?”

    “我正要跟您说呢,”大秘苦笑一声,“窦家辉的同学,也就是赞助他开店的那个冯君,他手下的员工,联系的古家。”

    瓦特?一号正在点烟的手,直接停在了半空,“他的员工……就能让古家跟省里打招呼?”

    “还有呢,”大秘苦着脸回答,“晁颖中午去见了冯君,结果下午窦家还是没留手。”

    晁颖……一号知道这个人,常务副晁刚的妹妹,生意做得不小。

    对他来说,晁颖怎么回事,很无所谓,关键是晁刚——那可是云园系的人马。

    晁刚的妹妹出面,都劝不住对方……这个味道就有点怪了。

    一号沉吟一下,然后吩咐一声,“去跟机关事务管理局打个招呼,宿舍大院的门卫换了。”

    他是绕不过胡长庆,但他也不是云园系的人,该有的姿态,还是要表示的。

    这种小事,他不可能去主动联系胡老,至于对方能不能感受到,那就不是他的问题了。

    事实证明,胡长庆的嗅觉很敏锐,很快地,胡老的妻子就打电话过来了,说老胡现在在省城,今天我在门口看到警车了,有什么事需要帮忙的吗?

    反正都是揣着明白装糊涂了,一号就说也没啥,有个疑似刑事犯的嫌疑人,进了大院,门卫阻挡警方办案,这个不好——咱华夏没有法外之地呀。

    胡老的妻子,其实水平有限,听到这话就炸毛了:他们要抓的是我侄儿!

    对于这种人,一号也无须掩饰,不阴不阳地回了一句:以我的身板,哪儿敢抓你的侄儿!

    胡老的妻子确实护短,但是她活了这么大,不至于连这大白话都听不明白,于是马上打电话给省城的胡长庆。

    胡长庆太明白这大白话了:这尼玛……他惹了不该惹的人,要不然谁敢在云园找我的事?

    刘二那货……本来也上不了桌面的,没啥大事的话,快让他认怂吧。

    于是,当天晚上,晁颖再次造访云园大酒店,但是这一次,她没有去找冯君,而是直接找上了窦家辉,“刘二表示,可以答应你提出的条件。”

    “那是我中午提的条件,”窦家辉一点都不给晁总面子,他跟冯君商量过了,觉得对这种不见棺材不落泪的主儿,绝对不能客气,“现在……他退出灯饰市场。”

    晁颖猛地睁大了眼睛,沉默片刻之后发话,“这话我会帮你传到,但是……不保证他同意。”

    窦家辉想一想冯君的话,不以为意地笑一笑,“无所谓,他可以不同意。”

    轻描淡写的回答中,透露出的,是满满的必得之心。

    晁颖也只能暗暗地感叹,现在的年轻人,真的是不得了啊。

    她将消息传了出去,不多时,她哥哥晁刚回话过来:这个条件可以答应,刘二表示会去省城发展,不过他要求确定一下,一旦他离开,这件事就算彻底揭过。

    窦家辉对这个答案并不意外,他只是不无遗憾地表示,便宜那小子了。

    他答应放过了刘二,窦所长可是没有放过其他人的意思。

    当天晚上,混混们又受到了惨无人道的折磨,不是警员动的手,把人往小黑屋里一关,窦所长稍微暗示一下,自然有那些被留置的本地人出手。

    等到第二天,又有两个混混熬不住,招供了,不过更多的内情,他们还是不肯说。

    有个警员假巴意思地叹口气,“不知道你们还在撑啥,刘二都跑路了,店子也转让了。”

    这真是晴天一个霹雳,这些人之所以坚持,可不就是等着刘二来捞人吗?

    当然,也有人是碍于刘二的淫威,不敢交待。

    靠山最大的这位都跑路了,大家的坚持,还有意义吗?

    有人觉得,这可能是警方虚张声势,然而没过多久,有混混的家属从云园来探视。

    所里选了两个脸上比较完整的混混,出来见了家人,而家人确认了这个消息。

    混混们的侥幸心理,彻底被击得粉碎。

    如果不是眼下这种情况,就算靠山跑了,他们也未必认栽,身为社会人,遇到麻烦,该硬扛就得硬扛——没几分骨气,混啥的社会?

    然而非常遗憾的是,他们对的是窦所长,不但没多少专业素质,还异常心狠手辣——敢亲自出手,打折人的腿骨。

    很快他们就交代了多起敲诈勒索案,以及一些保护伞。

    老窦去分局开传唤证,这次他要传唤章队长,就不能自己开传唤证了。

    分局局长又坐蜡了,老窦啊,这个事儿,我得跟市局沟通一下,你见谅啊。

    我都有不止一个人证了,还沟通个啥!窦所长拍案而起,你就只怕他们,不怕我吗?

    怎么跟领导说话呢?局长心里暗恨这厮嚣张,但是也没有办法,其实老窦平日里还算老实,这次儿子被人敲诈勒索,暴走也是可以理解的。

    他只能一边说“马上给你开”,一边使个眼色,让人赶紧把消息传出去。

    窦所长刚拿上传唤证,章队长的电话就打了过来,“老窦,你特么太不是玩意儿了吧?”

    “老子跟你不熟,”窦所长冷笑一声,“你等着,我现在就去请你来喝茶。”

    “你特么的,”章队长气得大骂,“不就是你儿子跟我勒索五十万,我没给吗?你放我一马……这五十万我马上给!”

    这时候,他也不想什么干掉窦家父子的事儿了,人就是这样,发狠容易,真的进入实操,那就很考校自身的勇气了。

    老窦虽然迷糊,但是应该有的警惕,他还是不缺的,所以他并没有在电话里说什么五十万,只是冷哼一声,“你说的我都不了解,你可以跑,只要你敢跑,我就敢发协查通报。”

    我特么跟你有这么大仇吗?章队长都快哭出声了,然后他心一横,咬牙切齿地发话,“老窦,你这是非要断我前程了是吧?”

    “断你前程?”窦所长冷笑一声,“你特么包庇纵容黑社会,人证物证俱在,你要么跑路,要么等着吃窝头吧你。”

    这句话有若重锤,彻底地粉碎了章队长刚刚积攒起来的一点勇气。

    挂了电话之后,他二话不说,直奔窦家辉的灯具店,现在他只能自救了。

    此刻的他分外后悔,早知道这父子俩能整出这么大的动静,我昨天何必省那五十万呢?

    昨天他舍不得五十万,今天倒好,可能直接被移送检察机关了。

    可惜的是,这世界上,真的没有后悔药卖。

    (更新到,召唤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