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厨- 第二百四十八章 至宝丹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二子从周 书名:苏厨
    第二百四十八章至宝丹

    乞第龙山也要跟上,被苏油制止:“乞第你是夷人,只怕更易被传染,你赶紧回山,通知部落关闭寨子,不要轻易下山,也不要接触外人。我去眉山乘坐掠水舟,你太重,也搭不上船。”

    乞第龙山见苏油说得这么严重,也吓得不行:“那我先回山了。”

    苏油心急如焚,与张散同乘一匹快马,奔到江边,解开可龙里号的帆缆,向眉山驶去。

    可龙里号航程极速,在水面上飞驰,苏油和张散轮换着操作和休息,两日一夜,赶到了眉山。

    赶到纱縠行,见门口停着几匹马,黄雏也在其中,苏油不由得心里略略放松了一些,玉局观的人也到了。

    快步进入屋内,就见只有两人,戴着口罩。

    元德公正在给程夫人号脉,转头见到苏油:“薇儿,把口罩给他们戴上。”

    口罩还是苏油发明的,他也顾不上问元德公如何知晓,颤声道:“德公,我嫂嫂……我嫂嫂她……”

    元德公说道:“来得晚了,凶险万分。”

    苏油扑通一声跪下了:“德公,你得救救我嫂嫂,她于苏油,便如母亲一般,求你一定救救她啊……”

    元德公手扶着程夫人的手腕号脉,叹息道:“痴儿,能救岂能不救。夫人已见高热神昏、抽搐痉厥、间有便血,这是邪热已入营血之兆。这次时疫,发于春夏之分,传变迅猛。如今之法,先得将夫人的血热降下来……等等……怎么你一到来,病人生机减弱了……不好!薇儿,施针!”

    苏油心念电转,程夫人可能还有意识,这是听见自己到来,放松了心事,失去了与病魔相抗的动力。

    立刻扑倒床前,哭喊道:“嫂嫂,嫂嫂你要坚持住啊!子瞻子由,他们已经高中进士了!你不想看着他们得意回乡光耀门楣吗?你难道想让他们才得高中,便要守孝三年耽误选任吗?嫂嫂,你不想穿上儿子们给你挣来的诰命衣冠,端坐祠堂,让他们向你礼拜,告慰祖宗之灵吗?”

    元德公看了一眼苏油,眼神中露出了赞许之色。

    石薇迅速在程夫人人中,地仓几个穴位施针,终于听见程夫人喉间一声轻响,嘴巴松开,口鼻中溢出一些污血来。

    元德公将程夫人身子翻侧过来,在其背部行导引之术,污血更多了,还伴有一些血痰,石薇赶紧端上铜盆接住。

    苏油看得几乎快要晕厥过去,他完全不知道这是转好还是转恶的征兆,内心里边充满了无力感。

    推拿得一阵,元德公又将程夫人放平,蹙眉道:“邪热深入,阴血耗损、心神受病,难以料理……”

    苏油拱手道:“德公,德公我们不惜代价,但求你一定尽力。”

    元德公忽然眼神一亮:“不惜代价……”

    说完一拍大腿:“着啊!眉山不比其它地方!小油,乌犀,玳瑁,此等贵重之物,蜀中他地难找,你们这里有没有?”

    苏油立刻答道:“乌犀有,大理小高相公送的,玳瑁,玳瑁……”

    张散立刻接话:“玳瑁有!”

    苏油都不知道:“怎么有玳瑁?”

    张散说道:“可龙里做眼镜架子的材料里,最精贵的就是玳瑁!”

    苏油喜出望外:“真的?赶紧去取……”

    元德公摆手:“等等,还要麝香、安息香、龙脑,这几种也难凑齐。”

    苏油大松了一口气:“麝香、安息香,苏家都有,至于龙脑,那更是多得不要不要的……”

    元德公也是大喜:“如此夫人有救,薇儿,熬参汤,我这就开方子!”

    取过纸笔刷刷刷写完:“这本是给宫里用的方子——至宝丹!赶紧去取药材。”

    苏油接过方子一看,纸上全是名贵东西——乌犀、玳瑁、琥珀、朱砂、雄黄、牛黄、龙脑、麝香、安息香、金箔、银箔。

    加上送药的参汤,这药简直比黄金还贵。

    心里边不由得暗叫侥幸,要搁前两年,这有方子都没钱配去。

    将方子递给张散:“三哥,骑黄雏,去可龙里取药!”

    取药的时间是煎熬的,不过元德公表情镇定,再次让程夫人侧躺,让石薇给她施针,让苏油用酒精抹程夫人手腕,脖子,尽量降低体温。

    苏油暗自惭愧,这法子自己应该是知道的,完全是吓傻了,还需要元德公来提醒。

    终于,药材送来了,八公害怕东西不够来回折腾,鞍前马后挂了四个箱子。

    箱子打开,两对犀角,四片玳瑁甲,金锭四对,银锞子十二对,琥珀一大匣子,蜜蜡一大匣子,还乱入了一支象牙,龙脑更是满满两盒。

    其余的药材,程家药铺那就太多了。

    元德公用手指沾了些龙脑的粉末:“这龙脑怎地如此精纯?”

    苏油都快急死了:“德公,先配药吧,这些后来在细说,够用了不?”

    元德公说道:“哦,先给夫人服药。”

    至宝丹是治疗营分受热,瘀阻血络,瘀热交阻心包的神品,将药连同参汤用鹤嘴给程夫人灌下,元德公说道:“应该能救得回来。”

    苏油总算是松了一口气,紧跟着感到头晕目眩,摇摇欲坠,就听石薇喊了一声:“小油哥哥……”然后就昏了过去。

    ……

    等到再次醒来,已是天亮,苏油睁眼看着帐顶,迷糊了片刻,突然回忆起来,一下跳了起来。

    石薇侧卧在床榻上,被苏油惊醒,喊道:“小油哥哥,你醒了?”

    苏油赶紧问道:“嫂嫂怎样了?”

    石薇说道:“最凶险的时候已经过了,不过还没醒,小油哥哥你快吃点东西,胡子公公说你两天一夜没有吃东西,是饿的……”

    苏油跳下床:“我先去看看嫂嫂。”

    石薇说道:“我跟你一起去,先戴上口罩,胡子公公说温病从口鼻而入,你发明的这个口罩,能够隔绝病原,是好东西,他要求来眉山救治病人的道兄们都戴上。”

    苏油奇怪道:“德公如何知道它能够隔绝病原?”

    石薇说道:“德公说你的口罩连酒精气味都能隔绝,酒精气体挥发入空中,无色无形,他猜测温病病原或者也是如此。”

    苏油不免感慨,谁说古人不聪明来着。

    胡乱喝了一碗粥垫底,苏油和石薇重新来到程夫人房里。

    摸了摸程夫人额头,苏油说道:“烧已经不明显了。对了,薇儿你和德公怎么来了?其他人呢?”

    石薇给程夫人号了脉,又从程夫人腋下取出一个小玻璃管,看了看说道:“高烧已经退了。这东西真好用,胡子公公说这次时疫玉局观有功德,这东西小油哥哥你要送玉局观一百套。”

    苏油挥挥手:“两百套!小天师的杜仲橡胶管子弄出来没有?弄出来了我还能送他一样神器!先说你们怎么来的吧。”

    石薇说道:“是眉州知州报上了疫情,赵爷爷便求到了玉局观,天师哥哥就带着我们来了。”

    事情再要问得更细,石薇也不知道了。

    正说话间,程文应和八娘,还有王弗,二十七娘也来了,也全都戴着口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