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厨- 第四百九十六章 密会

类别:历史军事 作者:二子从周 书名:苏厨
    第四百九十六章密会

    皇家当然也要祭扫,“禁中前半月发宫人车马朝陵,宗室南班近亲,亦分遣诣诸陵坟享祀,从人皆紫衫白绢三角子青行缠,皆系官给。

    节日亦禁中出车马,诣奉先寺道者院祀诸宫人坟。”

    因此其中很多准备工作,就需要将作监来完成。

    什么金装绀幰,锦额珠帘、绣扇双遮,纸衮楼阁之类,都少不得。

    另外还要准备枣锢、炊饼,黄胖、掉刀,名花异果,山亭戏具,这些东西,被称为“门外土”。

    宫中贵人的轿子要以杨柳杂花装族顶上,四垂遮映。

    而且赵顼亲自点名,这次寒食的食物,就不劳内膳房了,一起交由将作监制备。

    汴京散花楼的糕点外卖,如今也是大大的有名。

    苏油要来钱的法子实在是太多,像蛋糕面包寿桃之类的东西,其实利润非常巨大。

    苏油也懒得吃独食,蜀中的时候由文殊坊代理操持,汴京就纯素的交由大相国寺代理,荤油的交由散花楼代理。

    一贯的风格,他只需要两成收益,剩下的该别人赚。

    往年清明节汴京城的坊市,一般就卖稠饧、麦糕、乳酪、乳饼之类。如今大相国寺和散花楼的品种,一处都不下二三十样,两处三班连倒,这糕点竟然都供应不上,寒食前三日起,天不亮门前就排起了长龙。

    不过赵顼一句话,却让人家内膳房尴尬了。

    这事情平白无故得罪人,因此苏油只好提出请求,让内膳房当任监事,分出两波队伍,一路在散花楼,一路在大相国寺,寒食节前一日的晚间,亲自负责监督特供食品的制作。

    为这事膳食尚宫提起来就摇头称赞,光从此一事儿就能看出,咱小苏探花的前途,绝对不是一个将作监这么简单。

    再看看你们这几个心窍都给猪油蒙住了的东西,成天憨吃傻胀,可有一分的伶俐劲儿?官家一来主意你们便没了主意?

    无怪人家在外边能多立功勋呢,光看这份人情,实在是太通透了。

    二月末,汴京城的盐价突然起了波动,一斤从平日里的三十五文铜钱,陡升到了四十文。

    按照常理,这时候官仓就该放盐平定物价,然而这次官府迟迟没有行动,原因据说就是正在筹备宝钞发行,京中盐仓将作为硬通货储备,压仓用。

    接着,市面上传出风声,说是旧引会一刀切作废,接下来将被宝钞代替,如今唯一的途径,是银行宝钞和蜀钞会按照一定的利率进行兑换,因此蜀钞是除铜钱,金银之外,如今唯一的可持有货币。

    一夜之间,四通商号门前排起了长龙,都是前来兑换蜀钞的行商,手里挥舞着盐引,闹着要求兑换!

    市井百姓,开始疯狂抢购物资,盐,酱油,咸菜,咸鱼,腊肉,只要是有点盐味的,恨不得都要往家里搬。

    市面上的盐引似乎突然暴增了不少,带来的相应后果,就是流通货币的大量减少,以及盐钞的骤然贬值!

    一边是盐钞贬值,一边是盐价上涨,这感觉就如同解州,蜀中,淮扬的盐场,突然全部停产了一般!

    恐慌继续蔓延,到二月的最后一天,盐价达到了让人疯狂的五十文!而盐引,则跌到了每斤二十文!

    官场开始不安,御史们开始准备,所有人都知道,这回铁定有人要乌纱不保了!

    当日晚上,一驾马车缓缓驶入了南通巷。

    马车直接进入了和蚨祥,车上下来一位十七八岁,箭袖骑装的英武少年。

    见到这等光鲜的大楼铺,再看到青石大院中开得正艳的雪白梨花,不由得一笑:“皇叔好大的产业!”

    余大郎将少年扶下来:“王爷,国公家的刘翁,乃是钞引行的行首,这等气派,也是应该的。”

    刘掌柜过来拱手:“小人拜见王爷。”

    少年正是昌王赵颢,宋英宗赵曙和高滔滔的第二子,有天资,好学,每学完一经,就赐给讲读官以器币服马。

    好图书,博求善本。书法工飞白体,善于射箭。

    端是文武双全。

    其实在他下边还有个曹王赵頵,也是高太后亲生,端重明粹,工画善书。所画墨竹图,位置巧变,理应天真,作用纵横,功齐造化。尤精篆籀,有尽六幅缣止书一字者,笔力神俊,可谓惊绝,殆非学而知之者矣。

    可奇怪的就是高滔滔,既不像皇家爱长子,也不像百姓爱幺儿,偏偏爱中间这位。

    赵颢一抬下巴:“虚礼就少些吧,朝中小人倡乱,百姓苦不堪言。如今盐价一斤五十文,敢问立朝百年,有这么骇人的事情吗?刘掌柜作为行首,是怎么指导钞引行做事的?”

    刘掌柜赔笑道:“小人还能怎么办?还不是只有多放出盐引,希望商贾们赶紧从解州调运啊,这都已经放出去六十万贯,也算为皇宋尽心尽力了。”

    赵颢哈哈一声大笑:“可谓丧心病狂,不过我喜欢!皇叔到了?”

    刘掌柜躬身:“早就在雅设恭候王爷大驾了。”

    赵颢说道:“好你个家生的奴才,敢让皇叔久等!前头带路!”

    几人上到三楼,却见一位紫衣中年人站在琉璃烧嵌瑞兽之前,正在认真端详这件五彩的铜器。

    听到脚步声,中年转过头来,正是当今皇帝的亲叔,同中书门下平章事,集庆军节度使、检校尚书左仆射,虢国公赵宗谔。

    赵宗谔见到赵颢就摇头赞叹:“宗室里边,就数二郎英姿勃茂,每次见到你,都不免让人感慨,人间最好,还是少年时光啊。”

    赵颢拱手见礼:“皇叔万安。”

    赵宗谔招呼赵颢入座:“安不了了,如今每日十万贯往外洒盐引,直如山崩河溃一般,叔叔这点老家底,眼看着就要空喽。”

    赵颢说道:“皇叔见笑了,盐引十万贯十万贯的往外出,这精盐可是千斤万斤的往里进,这就叫堤外损失,堤内补?”

    “小打小闹,小打小闹。”赵宗谔给赵颢添上茶:“二郎,火候差不多了吧?”

    赵颢说道:“三月一日,皇兄要驾幸金明池,我觉得就是个机会。”

    赵宗谔点头:“几个穷御史也收了钱,答应弹劾计司乱政,胡乱改制,导致汴京物价飞涨,民怨沸腾。”

    赵颢说道:“那是,唐介老儿穷光蛋出身,家中怕是清寒得收刮不出一千贯来,如何掌控百万的流水?皇兄忧心国政,未免操切了些,四通毕竟是外人,国财不由宗室掌握,交给外人运作,是什么道理?”

    赵宗谔一拍大腿:“正是如此!宗室之中,能掌管皇宋银行的人,非二郎莫属!”

    赵颢叹了口气:“御史言官,只知道职责时弊,却拿不出解决办法。忧国忧民的,可不就还是我们吗?唉……我说搬出宫来以免兄长嫌疑,奈何娘娘就是不听,很多事情,虽然忧心忡忡,却又提都不敢提啊……”

    赵宗谔暗骂了一声“小狐狸!”,面上却大声附和:“提!必须提!二郎觉得不便,这话我当叔的来说!不过,不过……”

    赵颢说道:“皇兄才二十,我们更小,宗室之中,还是得仰赖老成之人操持。叔叔一辈里边,愿意出来做事,还做得好事的,能有谁?还不就皇叔你?所以这大宗正一职,本就该皇叔挑起来才行。”

    赵宗谔顿时眉开眼笑:“哪里哪里,其实说来说去,还不都是为了天家的体面?二郎,叔叔这回可都是为了你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