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洪荒棋圣- 闲人与杀手

类别:武侠修真 作者:马脸微漾 书名:重生洪荒棋圣
    闲人与杀手是怎么扯到一块的?

    先说闲人。

    古时候,要是有谁说一个人是闲人,那一定是既在心里瞧不起又会在嘴上骂他。你要是早生几百年,在街上吐口痰,没准就会碰上这么一位。如果你真的一口痰吐在人家脸上,你也别着急害怕。大家都马不停蹄的为生活操劳,抽空吐口痰,那么巧就让他给赶上了,不会是在买彩票吧?不买彩票,那你在街上晃来晃去的干吗?晃得人眼晕。这时,你唯一要做的就是瞪起大眼珠子,给他来这么一嗓子“我操老兄,还没学会走路哩?得了,先回你妈怀里躺着,瞧瞧爷走路的模样。”

    他如果不上来打你,还点头哈腰地给你陪笑脸,后面的事情,就随你便了。那时还没电视,唱曲的也都是陈词滥调的货色,打架又要胆量还不划算,相对好玩一点的,就是找闲人。

    你吐口痰,能不躲避,还能给你接着,再幽默地告诉你“哎呀爷爷,来不及给您的贵痰让道了,您瞧瞧,跑到我这个穷窝里了,还真不能留它住下哩,您说呢?”这事,让你给碰上,你说好玩不?

    你看,这就是闲人。你就是随便吐口痰,闲人也能随随便便给你接上茬。

    《都城纪事》中也有这样一段描述有一等是无成子弟,失业次人,颇能知书、写字、抚琴、下围棋及善音乐。艺俱不精,专陪富贵家子弟游宴及相伴外宦官员到都干事。书中说的,就是闲人的勾当。看起来是有一些不光彩,但在光彩不能当饭吃的时候,这些三脚猫就要跳出来,四处找他的粮食。

    如果够幸运的,可能会听到他们中间一些很有特色的对话哥哥别哭,我知道你苦。他们是啥,是我们种的不长在地上的粮食,人模人样的粮食。哥哥别哭,现在对我们的粮食笑一笑。

    知道什么是闲人了吧?所以,你要是兜里真有俩钱,也不要骚得忘了自己是谁。闲人有的是时间,在他花大把时间跟你玩的时候,你要好好想想。尤其是对那些没事喜欢琢磨的闲人,说你是“粮食”的闲人,你一定要将他的名字记清楚他叫韩信。

    再说杀手。不知道你还记得“昆仑三圣”这个名字否?就是《倚天屠龙记》里面的那个人物。干的都是一样的活,但是你看金庸给人家起的名字就很有诗意,不沾一点血腥气,还多才多艺。剑圣,书圣,棋圣,是谓三圣。但你千万不要误会,以为杀手就是诗人,取人项上头颅,只在灰飞烟灭之间。玩似的,却一点都不好玩。

    真正的杀手,是绝顶讲究技术的。一旦失手,他绝不跟你讲什么荣誉。在他眼里,狗屎都比荣誉值钱。没要到人头,他就肯定要赔你一个。这就是杀手的交待,换言之,也就是杀手的下场。不管你是谁,都不要跟杀手讲什么人生的意义,这样他会笑话你的。也不要问他为什么,小心他喷你一个狗血淋头。这样的杀手不多,可能只有一两个,所以记起来比较简单,他叫荆轲。

    “风潇潇兮易水寒,壮士一去不复还。”现在,再来说说闲人与杀手的关系问题。从二者的人生状态看,平时,杀手和闲人绝对是要袖着两手的,就是睡觉,伸个懒腰也会觉得烦的。做事对他们来说,可能比杀了他们还难受。他们共同的口头禅是我不是农民,就决不种田,我不是商人,就决不算计,我不想当官,所以谁也管不着我。从这一点看,他们又的确是特立独行的。对他们共通的“闲”,大众是既嗤之一鼻,又要敬而远之。

    具体到韩信与荆轲身上,两人则是闲人与杀手的典范。

    这里只说他们的不同。

    韩信之“闲”,是他人生的冬眠,也是一种等待。在这个时期,韩信既是蛹中之蛾,又是行尸走肉。“胯下之辱”就是他这个时期的代表作。荆轲之“闲”,则是他人生的清醒,也是一种召唤。在这个时期,荆轲既是待鞘之剑,又是深山猛虎。所

    以,韩信之于荆轲,是一种俗生活,是入世,荆轲之于韩信,则是英雄的史诗,是出世。但二人最终毕竟殊途同归了。不管是秦王,还是刘邦,都不过是在借他们之口,说出英雄是如何生活和诞生的罢了。

    卷起历史的画卷,让英雄从市井中来,再回到市井中去。现在,我想说的是,如此的闲人与杀手,毕竟离我们太过遥远,也太过神圣。他们可能湮灭在过往的历史里,也可能就消失在我们的中间。你看,说着,一个人就朝你走过来,彬彬有礼,面含微笑地问你先生你好,想与我下盘棋吗?

    这就是今天的闲人。你碰上了,他就是杀手。不过你别担心,他要的不是你的性命,是你口袋里的钱财。你要是运气不好的话,可能就要被他们当羊羔宰了。在你走进棋社的时候,他们会说羊子来了。你走的时候,他们又会说羊子走了。

    你还要当心,回到家,没有钱上交,你在老婆的眼里就与“闲人”无异了。她说“你真是闲人。”她可能根本不知道,“闲人”到底是一个什么东西。而她嘴上的“闲人”,早已是一个经过改造了的名词而已,意思是说“你真是讨厌,你烦不烦啊!”就这些。

    棋道与棋趣

    有一个人,棋下得非常好,因此有许多徒弟。有一次,他教两个徒弟下棋,布局刚刚开始,一个徒弟就仰面朝天,另一个也连忙看。师父问徒弟,你们看见了什么徒弟回答天鹅。师父却说不对,是影子。徒弟低下头,见师父收棋入奁,便提醒师父,棋还未下呢。师父一脸疑惑,胜负已决,棋何以为继。师徒面面相觑,最后师父摸出两粒黑子,问徒弟你们看见了什么。影子。师父却收回它,说,不对,影子已飞走,是我的手,妙手。

    有一个人,箭射得非常准,因此有许多徒弟。有一次,他教两个徒弟射箭,刚刚张弓搭箭,一个徒弟就仰面看天,另一个也连忙看。一个想如果此刻有一堆火就好了。另一个也在想有一只锅该多好!师父就在一旁间徒弟你们看见了什么天鹅。徒弟说完,低头一瞧,师父正啃着一只香喷喷的肥鹅。

    这是两则故事,多少有些杜撰。但接下的一段,绝对野史有载。有两位当时非常有名的大文人,被一个做官的朋友(也可换作做大生意的大款)盛情邀至家中。酒足饭饱,搬出棋枰一副,又黑白子,众人前呼后拥移至凉亭观棋。弈至要紧处,忽然下起雨来,接着轰隆隆一声雷响,棋枰上就多了一个怪物。对弈者却不耐烦了,一起用手去拨拉它,说观棋不语君子也。不料,话音刚落,一句“观棋不语非君子也”就跟上了。两人抬头一看,连忙拱手施礼,原来是龙兄。再一瞧,不对呀,看它两只角,身子却像犀牛般粗笨,于是又问,龙身何在呀谁知不问则罢,一问它却哇哇大哭起来(就是雨越下越大),冲二人大喊大叫这儿用老鼠偷油,这用盘角曲四,这用大头鬼,这用镇神头,为什么不用不用都不用呀,你们要把我气死恨死,我急呀,扇自己两耳光还不解气,就下来告诉你啦!

    还未看到过写“龙”对弈的文章,所以,暂且委屈称它为“超级棋迷”吧。不过,与人对弈时我倒的确有过“龙”一样的愤怒。明明很简单的几步棋,因为简单而忽略了次序,招来败局。看别人下棋,很清楚局面只在关键处放一子,可谓一招制胜,可人家偏偏不走,尽捡无关痛痒的地方,你不走,对方仿佛也故意气你似的,也不去走,于是就生气,恨不得伸手替他走,又气自己,关你什么事呢于是只好掉头而去。人走气还在,这口闷气只好憋在肚子里。

    也有胜固欣然败亦可喜,但他肯定是臭棋篓子,是要被对手欺负的。师父教徒弟,徒弟常常要饱含泪水。出了师,面对一局败棋哭鼻子的高手,也大有人在。下围棋,不怄气,不愤怒,不耿耿于怀,不夜以继日,不朝思暮想,不一辈子不忘的,人间少有。但,因下围棋,当官丢